橋載風情(10) (秦雪華)

陳雲錦 David Chen/2012年攝

十、甘甜龍眼

小蓮華的父母在夜市賣龍眼,她獨自守家,深怕被鬼看到而矇在被窩裡苦苦等待。她已經回憶不少往事,無奈父母尚未返家。

酷熱幾乎使她喘不過氣,她決定起床,反正鬼會穿牆鑽壁、會掀開她的棉被,再躲也無用。她只好安慰自己:「無做歹事,免驚!」

她猜想父母應該快回家了,他們一定會帶龍眼給她吃,可是他們也一定很累,所以她想先燒一鍋熱水,等他們回來時就可以馬上洗澡。當她一走進廚房,突然水缸後面跳出來一個黑影,還大聲鬼叫!

蓮華「呱!」一聲哭了出來!

「是我,是我,我是阿杉。」

蓮華一面悽慘地哭泣,一面定睛一看,果然是阿杉,不是鬼!

「你哪會匿置茲 嚇驚我!明天我要報告老師。」她嗚嗚咽咽地抗議。

「失禮啦,失禮啦,不要報告老師啦。我剛才入內,想要看你的功課寫好了未?我要給妳借來看。看到妳仆置(pak5 di3)桌仔頂在睡。」

「這樣你就要來嚇驚我?」

「我想妳做班長,應該什麼攏不驚。不要報告老師啦,他那呢惜妳,他會打我。拜託你不要講,後次我攏聽你的話!」阿杉哀求著。

去年剛上小學的第一天,老師要大家站成一排,結果阿杉最高。

老師說:「阿杉,你做班長。」

阿杉每天得意地喊:「起立!敬禮!坐下!」眼睛還向左右睥睨。

他還常常向同學們指指點點,又說:「無聽我的話,我要報告老師!」同學們對他心有畏懼。

今年上二年級的第一天,新來的老師問:「誰是第一名?」

「蓮華!」「蓮華!」同學們已經都知道這個祕密。蓮華羞澀地舉手。

「蓮華,妳做班長。」老師又問:「誰是第二名?」

「曉玉!」曉玉舉手。老師再問:「誰是第三名?」

一位男生舉手。

「你做副班長。」

蓮華瘦小,但寫了一手工整的字,老師常常給她一張講義,要她寫在黑板給同學們抄。她站在一張矮凳上,寫黑板時不像磨石磨那麼緊張。男同學對她沒有異議,女同學對她很好。隔壁的阿嬌、阿滿和麗娟總是遵照她們母親的囑咐,每天早上都提早到她家門口等她一起上學。有的女生口袋裏裝糖果或剝好的玉米粒,下課時拿給她吃。

邱德雲 Te Yun Chiu/1960年攝

台灣孩子自從上學以後,由於校方嚴格規定:在學校要說「國語」(即華語),否則受罰,所以蠻多台灣小孩以生硬的「台灣國語」交談。

平日在家,同學之間的交談是家鄉的台語,但無形中也夾雜了一些華語。     蓮華對阿杉說:「我做班長,攏沒欺負同學,無像你!我還有予同學橡皮。」

「是啦,是啦。」

蓮華放學回家的路上有一塊田埂種植一片植物,學生們都稱它「橡皮樹」。他們將它的細枝折下一小段,撥去樹皮後放在嘴裏嚼噘,則成QQ黏黏的一團,曬乾後可以擦拭鉛筆痕跡,成為免費橡皮,雖然它擦筆跡不甚乾淨,但比口水強得多。蓮華有時候把這種自製橡皮送給女同學,她們尊敬也喜歡這位班長。

她平時和男生少打交道,大掃除的時候,不知道男生們是懶惰還是笨,只是在教室裡走來走去,工作都是女生在做,副班長也無所作為。女生掃地或搬桌子的時侯,還得一面指揮男生不要擋路。

羅達茂就經常站在李賢淑的掃把前面,於是賢淑尖叫: 「『羅大貓』!再不走開,我要把你掃掉!」

接著一群男生嘻嘻哈哈地讓著:「『我大貓』愛『妳錢鼠』!『我大貓』愛『妳錢鼠』!『妳錢鼠』生氣了!要把『我大貓』掃掉!」

李賢淑不甘示弱,舉起掃把要打男生,蓮華趕緊勸解: 「賢淑,不要理他們!他們再欺負妳,等一下老師來了,我報告老師,老師會打他們。」

男生們頓時猶如老鼠見到貓,靜悄悄。班長和賢淑都笑了。

其實,蓮華沒有打過小報告,以「報告老師」的方法來抵制男生的胡鬧,長久怕起不了作用。此時,她靈機一動,心想:男生們這麼調皮!要是阿杉能聽她的話,那麼以後要向男生發號施令時,可以叫他代言,畢竟他身材高、嗓門大、一副會打架的樣子。

「 不要報告老師啦!妳報告老師,老師就會打我!拜託啦!」阿杉還在哀求。

於是她說:「好,我不報告老師。以後你攏不可以嚇驚我,我也會送你橡皮,你攏愛聽我的話。」

「好!好!班長!」

「阮爸爸在賣龍眼,我有真多龍眼好吃,有真多龍眼籽,我可以予你一些。」

「好啊!好啊!這樣我和同學打龍眼籽就不怕輸了。以後我攏聽妳的話。」

「以後我要叫男生做工作的時,你要替我喊。」

「好啊!我大聲喊,他們攏會聽我的話。」

阿杉得意洋洋地回家了。

蓮華一面升火燒熱水、一面想著今晚對於鬼魂的冥想以及阿杉的惡作劇,不禁苦從中來,分秒難度。

終於父母回來了!

父親一進門就打開一個紙包,說:「蓮華,妳看!龍眼!這些我不賣,要留予我的乖查某囡吃。」

蓮華「呱!」一聲哭了出來,撲向母親,抱住她,悽切地說:

「我不要一個人置厝,我真驚!我驚鬼!我要和汝去賣龍眼。」

「憨查某囡,有什麼好驚?『無做歹事,免驚!』妳留置厝內讀書。」母親安慰道。

「媽,我帶書去讀。」

「好啦,阿蕊,予她和咱同齊去賣龍眼。」

蓮華破涕為笑,說:「爸媽,我有燃燒水予汝洗身軀。」

「真乖!趕快去吃龍眼,真甜!真好吃!」

「爸媽,汝也來吃!」

「阮有吃,阮一面賣、一面吃。」

蓮華笑瞇瞇地吃龍眼,又把龍眼籽包了起來。

草蓆上、電土旁,蓮華坐著開心地讀書,寫字的時侯她將母親用以包龍眼的紙墊在腿和本子中間,小心翼翼地,倒也能寫出整潔的字體。她有時候停筆,欣賞父母做生意。

「龍眼真甜!試吃看!賣你較便宜!」父親神采奕奕地叫賣著。

「嗯,有甜,包一斤。」

「有甜,予我斤半。」

母親忙著秤重量又用蔴繩綁龍眼,父親一面收錢。

母親有時候會拿幾粒龍眼給她,說:「這『落米』的龍眼予妳吃。」

「落米」的龍眼就是沒有帶枝的,通常比較成熟、比較甜,但不耐存放。

蓮華暫時擱筆,一面吃龍眼、一面打量旁邊的地攤,藍色塑膠紙上排列著片片切開的西瓜,地攤上面架了一支橫竿,橫竿中間掛著一粒轉動的圓球,綁在圓球下面的一把布條飄動著,驅逐蚊蠅。在電土的照明以及旋轉飄動的布條下,片片西瓜像綠色船隻,撐起紅色的帆,漂浮在月光中的湖泊上。她回想母親曾經帶她看歌仔戲,戲中的佈景是藍綠色的湖泊上有扁舟,庭閣架於湖泊上,遊客漫步其中。

「西瓜!西瓜!……」

「龍眼真甜!試吃看!賣你較便宜!」父親不時叫賣著。

蓮華微笑地望著父母,崇拜他們的能幹,慶幸一家三人相親相愛的情緣。啊!和爸媽在一起的時光,真快樂!

一位婦人牽著兩個小孩走來,特地到蓮華旁邊看她寫字,再對小孩說:「汝看!這個小妹妹這呢認真,字寫佮這呢媠!汝愛和她學!」

接著又向蓮華的母親說:「汝查某囡這呢乖!我買兩斤。我每晚攏要帶阮囝來這兒給妳買龍眼,看汝查某囡寫字。」

小蓮華微笑地看了婦人和兩個男孩一眼,羞澀地低頭繼續寫字。

自從父親回鄉以後,小蓮華和母親就沒有再磨糯米賣給蔴薯伯 , 雖然有時候她難免懷念曙光裡上菜場、吃蔴薯酥以及把玩粿粹的日子,可是母親再也不必辛勞地推石磨,令她欣喜。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