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機第三航站看公共工程流標原因(蘇明通)

令人驚豔的基本設計圖常讓評選委員沖昏頭。

桃園機場第三航站計畫興建之樓地板面積達六十四萬平方公尺,土建及機電工程在民國一○七年第一次合併招標後,經過多次流標、提高預算、檢討設計、延長期程、拆分二標後,土建工程終於在今年三月三十日決標,機電工程則在八月三十日決標,預計一一五年六月完工,距離原計畫一○九年底完工,已經落後約五年半了。

本工程關鍵的設計標,在一○四年由英國建築師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與我國世曦工程公司合作,獲得十一位出席委員(六位是國外的專家學者)評選為設計監造標第一名優勝得標廠商,其波浪造型屋頂、屋頂有天溝及玻璃天窗、室內天花板懸吊十三萬支具吸音效果的金屬管子懸吊於方格框架上、大片玻璃帷幕牆,有人譽為令人驚豔,誰知惡夢在後頭。

這樣的主體航廈工程設計,二國業者合作提出投標文件時預估所需土建及機電工程經費為二二一、二億元,在桃機公司公告的預算範圍內。由於本案評選項目包括工程經費及期程規劃,占百分之十五的配分,投標時提出的預估經費如果超過預算會被扣分,因此投標者通常會以公告的預算為上限拼湊出預估經費供評選,至於是否能在此預估經費內完成其設計之工程,評選委員通常不會花時間細究,只要在預算內即給予高分。此一情形,造成在預算範圍內提出對應造價之其他務實設計方案,無法獲得第一名的不公平評選結果,值得各機關警惕。

果不其然,桃機公司依照二國業者提出的航站土建及機電工程細部設計結果,於一○七年五月辦理第一次工程招標時,公告的預算金額已經大幅提高為三九五億餘元,證明業者原來的預估經費,相對於其設計造型及裝飾,明顯不足。但是桃機公司沒有捨棄這樣的設計,卻配合大幅增加預算逾一七○億元,這是桃機公司需要檢討之處。以剛舉辦東京奧運的主場館建築為例,日本政府評選出第一名的設計者後,發現其工程造價將超出預算約一千億日圓,立即簽報安倍首相廢棄不用,重新招標結果省下約一千億日圓。

然而,即使大幅提高工程預算,一○七年二次招標都無廠商投標,業界對於這樣的設計案,依舊反映預算不足、工期太短、需要引進大量外籍移工等問題。經過更換二位董事長,及交通部、工程會、勞動部、行政院等多方協助,包括強力要求桃機公司及設計者降低成本修改設計、拆分為土建及機電分別招標、專案核准可引進逾二千名外籍移工後,預算金額仍再度大幅提高至今年已先後決標的土建工程四四五億餘元,及機電工程一二七億餘元,合計五七二億餘元,較設計者於投標時之預估所需經費高出約三五一億餘元。

這樣的結果,經費暴增、工期落後六年,任誰都無法接受,但誰該負責呢?設計者歸咎於物價上漲、業主額外需求事項增加成本;桃機公司則要設計者負起預估經費與設計不切實際的責任。可是,這是你桃機公司評選出來的第一名優勝者,既沒勇氣廢棄原評選結果,如何求償?如何計算求償金額?

此一個案可以讓各界瞭解,令人驚豔的基本設計圖常讓評選委員沖昏頭,而忽略了原編預算能否承受及投標者預估經費低估拼湊的情形,造成未來工程流標、追加經費、延長計畫期程的苦果。因此,唯有捨棄華而不實之設計方案、務實評選合宜之設計方案,才能避免重蹈覆轍。

(作者為公共工程委員會主任秘書退休)自由時報090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