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醫師的花開花落 (潘寬)

五年前太陽花學運,三二四行政院血腥驅離一案,日前法院判定北市警局應該要為「踰越比例原則」的暴力賠償。台北市長柯文哲受訪時卻表示,「太陽花抗議者沒有直接證據顯示受傷是因警察施暴所致,北市沒有道理不上訴。」

縱然對判決結果每個人都有上訴的權利,但難免有人會質疑,柯文哲當年也是趁著太陽花的潮流選上台北市長,如今怎麼可以翻臉像翻書,背棄這些曾經視柯文哲為盟友的學運參與者,這種見利忘義的行為令人難以置信。當年與我們站在一起的柯醫師呢?

另外一點是,柯文哲說:「沒有直接證據顯示受傷是因為警察施暴所致。」然而當晚負責驅離的是警察,驅離記者後施暴的當然也都是警察,判決書上也清楚說明了。當然法律上攻防會以證據力為依據,但從一個曾經和太陽花抗議者站在一起、甚至從中獲取政治利益者的口中說出此話,聽來真的十分刺耳。細思「沒有直接證據顯示」這句話,柯文哲難道暗示當晚的抗議者們是自己撞成頭破血流?又或者是為了選票利益不惜護航當晚施暴的員警?切記,法院的判決並非「否定驅離正當性」,而是針對「踰越比例原則、報復與攻擊群眾」的暴力行為。這讓人想起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葉毓蘭荒唐護航港警,只敢批暴民,卻絲毫不敢面對抗爭者遭警方槍擊或是變成浮屍的事實。

綜觀柯文哲言行:由自稱墨綠的二二八受害者家屬,變成對中國從來不敢失言的政客、抗中變親中,對香港警方開槍暴行,甚至評為「擦槍走火」、稱反送中抗爭為「小波浪」等等。各種立場的搖擺,是否對得起那句漂亮口號:「政治不難,找回良心而已。」

(作者為太陽花學運參與者 )自由時報112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