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何以淪落至此?(莊榮宏)

 

從雲林到台北,相繼發生「特權施打疫苗」的亂象,此事之危機在於,兩案都出自地方政府的濫權,輕則徇私苟且、施恩人情,重則瀆職圖利、失能失靈。

雲林是地方家族政治的獨霸坐大導致一手遮天,台北是首都精英政客的傲慢專斷導致局勢失控,兩地不當施打疫苗,都造成階級不平的嚴重剝奪感,驅使民心浮躁、憤恨難平、蠢蠢欲起,台北的負面影響更是千百倍於雲林,這個笑話是國際等級。

全球缺貨,疫苗是打擊病毒的唯一彈藥,地方政府違法支配疫苗與「盜賣軍火」有何差別?每一劑疫苗都是民脂民膏,政客私相授受與「挪用公帑」有何不同?何況施打疫苗亂象極可能招致國際減量供應的制裁,國家利益恐遭重大損害,進而危及廣大人民,豈是私事小事?所以必須強烈支持司法調查,早日釋群疑還公道、實現公平正義,恢復人民信心,解除國安危機。

當每一劑疫苗被施打在錯誤對象,就是讓應被施打者失去一次保命的機會,不該打的打了一大堆,該打的卻苦等不到,這是昏官貪官王八蛋官在草菅人命,莫怪台北市藥師公會和基層醫護要高呼「心寒」,柯文哲良心可有一絲不安?

自視高人一等,不屑中央種種,遇有不合,拒絕理性溝通,先端教授架子,嗆聲「我今天若在台大當柯匹,石崇良還在急診處,我早就病歷砸過去了」,墊高自己,踐踏中央,他完全是故意,就是這種「貢高我慢」眼高於頂的人格特質,讓他在施打疫苗的低層級事務,栽了疫情以來最大跟頭。

他起先慢條斯理,羽扇綸巾,等侯友宜、盧秀燕趕工打完,壓力全到他身上,他就慌了手腳,先找替死鬼,扣醫護帽子,推稱他們不想打,被醫護群起反彈,他轉向底下施壓,限期全部打完,「苛伯」軍令如山,誰敢不從?只好病急亂投醫,尋求大型診所快馬加鞭,拚命施打,入夜猶燈火通明,終至曝光,一敗塗地。

歸根結柢,問題不都出在市長大人?若非將帥傲慢,豈會整死三軍?他怎麼好意思,臉不紅氣不喘,把黑鍋丟給一個小小股長?

「一市之不治,何以天下為?」「疫苗打不好,怎麼治國家?」他有心大位,問題是連台北市都管不好,是要如何管全國?他身為醫生,卻連疫苗都打得亂糟糟,是要如何託付他治理國家?

柯文哲曾說:「國家資源不當使用,也是一種貪污腐敗,人民想看到政府反省的態度。」在此原句奉還:「疫苗資源不當使用,絕對是貪污腐敗,人民想看到柯匹道歉的態度。」自由時報061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