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自由行 (王健椎)

Shibuya

今年(2022)五月初,預定五月21日到東京出差兩星期,申請商務簽證,手續要求繁多,時間緊迫,所有文件來往,都是最速件處理,不容有絲毫差錯。加上出發前七十二小時,新冠肺炎的檢測,增添無形壓力,因為兩年多來,沒有做過任何檢測,雖然沒有症狀,但誰知結果會如何,何況檢測也不是百分之百正確,一直到20日早晨,拿到檢測報告,才確定能如期出發。23日下午五點抵達日本成田機場,另一個新冠肺炎關卡,費了一番力氣,對著那小小的量筒,勉強吐了足夠的口水,達到可以檢測的份量,交給醫護人員,只求沒有意外,否則還要被隔離。等待檢測結果時,用手機上日本官方網站,下載一份繁冗的問卷,除了個人資料外,連旅館的住址都要,出發前只關心旅館名稱,如果不是工作人員幫忙,真不知如何完成入關手續。從下飛機到拿到行李,耗了大約兩小時,而大部分時間,就是為了那新冠肺炎。

五月出差到東京 手續繁冗終成行

新冠肺炎多瓶頸 吐好口水慢慢等

拿著護照和多張的文件,到預定的座椅,等待檢測結果,擴音器不斷地在廣播號碼,雖然仔細地聽,但是腦袋空空,不知道自己的號碼,也不知道是否已錯過,過了一段時間,覺得不對勁,不能這樣無知地耗,開口問了旁座的一位先生,如中大獎般的高興,因為他不但聽懂英文,說起英文也流利,然而看來不像美國人,發現他是來自墨西哥時,想到複雜的簽證,有點意外和好奇,問他要在東京待多久,他說他家住東京,已經有十二年,帶著太太和兩個小孩,才剛從墨西哥探親回來,要回日本的家。我飛了五千多英里到東京,只要再稍微衝一下,就可以到台灣的家,奈何新冠肺炎之禍,無法趁機回去,三年沒回台灣,不算短的時間,不但如此,還得一個人獨行,看到老墨全家旅遊,忽然很羡慕。出關後,請人代買火車票,坐近八點的成田特快,到達品川櫻花王子旅館,已是晚上九點半。

老墨飛越太平洋 定居日本新故鄉

攜家探親稍納涼 獨行的我心嚮往

週末清晨七點多,帶著兒子準備的購物單,和簡單的路線圖,從品川坐日本鐵道往涉谷(Shibuya) , (找不到那個中文字,只好用音似的”涉”代替),雖然是週末清晨,鐵路車站內,外部的街道,已擠滿人潮,和工作日沒大差別。大東京的人口,近一千四百萬,難怪處處人擠人,出火車站,穿梭人群中,經過一番摸索,找到那家文具店,店門的告示,十點才開,一看手錶,不到八點半,等一個多小時,有點太久,決定回鐵路車站,先買東京地鐵車票,準備當天的路程。去時找店難,回來照原路,簡單多了,買了車票,再往文具店方向走。清晨四點多,太陽就露出曙光,此時已高掛天空,艷陽四照,看到十字路口有棵樹,高興地擠到樹蔭下,納涼一番,等紅綠燈過馬路,正當感覺很享受的時候,聽到“粕”的一聲,似乎有團東西掉到右肩,左手自然地去擦摸,收回手掌,靜心一看,不得了,滿手灰白渾濁液,不識相的日本野鴿子,竟然如此對待遠客!

日本野鴿目無天 放肆尿屎撒我肩

灰白渾濁很顯眼 看了灰頭又土臉

東京漫遊都還沒開始,就先沾到鴿屎,很不是味道,但是,似乎沒人看到我的窘態,至少沒有人關心問候,有被忽視的孤零感。看到旁邊一些女孩,個個撐著陽傘,心想遮太陽,大概不是唯一目的吧,能擋住鴿屎更值得。沒有時間想太多,轉頭回鐵路車站,找到公共廁所,脫下襯衫,用水強力沖洗,越洗越大片,等到洗得差不多乾淨時,衣服已濕了一大半,無法再穿上,只好手拿著襯衫,穿著內衣回大馬路,沿途沒有人多看我一眼。找到另外一個路口,不再迴避艷陽,還希望它更強烈,早點將襯衫晒乾,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莫非就是此類的心態。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穿飄撇的襯衫,或是僕素的內衣,除了我之外,沒有任何人在意。拿出手機,向千里外的兒子傾吐,告訴他野鴿子撒野的事,他關切地問細節,覺得很溫馨,此時,更意識獨自旅行的孤單,也感受到親情的可貴。

飄撇襯衫再挺卓 染到鴿屎總要脫

若是人生地不熟 身穿內衣誰囉嗦

背著兒子要的畫圖文具,突然覺得身心輕鬆,因為那是此行程的任務之一,隨後搭著東京地鐵橘色的銀座線,從大東京西南角的涉谷,坐到東北角的淺草,五年前全家旅遊的去處,看到那熟悉的景色,身邊卻都是陌生人,有點戚戚感。寺廟週遭沒有大變化。想起當年太太在那附近,也遭到野鴿子的偷襲,忽然覺得有點好笑,似乎旅途中的意外插曲,都是難忘的回憶。走出寺廟景點前,又看到猴子的表演,和五年前類似,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隻,舉止動作近乎人類,帶給觀眾歡樂笑聲,牠真的是猴子嗎?牠快樂嗎?坐著方便的地鐵,淺草逛完逛上野,空曠的大公園,也是熟悉的景色。因為有點累,坐到樹下的板凳休息,看到不遠處,有個藝人不停地在表演,但是沒有一個觀眾,我在上野,沒人相陪,短暫的孤獨,他在上野,沒有觀眾,生活會出問題,令人同情。回涉谷前,到銀座下車,街道上行人滿滿,到一家知名的鰻魚飯店,兒子幫忙找的,一魚三吃,先是清吃鰻魚飯,再來鰻魚飯加蔥和芥茉,最後鰻魚飯加湯,體驗了不同的鰻魚滋味。料理再好,自己一個人吃,總覺得少了什麼似的,文章再流暢,少了台灣話,好像就不道地。 

淺草鬧熱古廟寺 上野公園無底比

銀座街路人滿是 鰻魚三吃好滋味

(作者為南加台僑)061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