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前總統與森喜朗前首相始終有緣 (王輝生)

駐日代表謝長廷前來羽田機場送機並與「日本弔唁團故李前總統訪台團」成員合照。
八月九日森喜朗前首相將代表日本,前往台灣弔唁李前總統,我聞訊真是百感交集。
七月三十日,李前總統的噩耗傳來,日本上上下下,不論官民、不分朝野及所有媒體都不約而同地同表哀痛之意,安倍首相真誠流露地說:「衷心感到悲慟至極、(李前總統)為了日.台的親善友好關係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在野的立憲民主黨枝野幸男代表更是推崇有加:「李前總統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而暱稱李前總統為「多桑(父親)」的東京小池百合子知事也淚眼婆娑地特地前往台灣駐日代表處致哀弔念,麻生太郎副首相及菅義偉官房長官也都破例地親自前往代表處致悼念之意。
如今,日本舉國上下,如此哀思綿綿地悼念李前總統,與二十年前對侍李前總統的薄情寡義,真是天壤之別。
二十年前李前總統卸任官職後,一心一意想重訪日本及母校京大,以重温舊夢,然而,日本政府卻百般阻擾,拒發簽證(2005年以後日本才開放台灣人免簽來日),身為在日台灣人覺得不可思議,就以京大校友身份,在日本發起「贊同李登輝前總統訪問日本及母校京大」的簽名運動,針對京大所有的教授及醫學院或農經學系的畢業校友,以一人一信的方式,共發出了一萬八千多封求助函,得到熱烈迴響,當時的醫學院院長本庶佑教授(二O一八年諾貝爾醫獎得主)更是率先簽名,共有包括八十八名京大教授在內的一萬五千多人簽名支持。
此舉,驚動了籌創並經營「松下政經塾」22年,時任「PHP綜合研究所」的江口克彥前社長,在他的安排下,當時森喜朗首相的側近人士椎名素夫參議員(台灣近代化的最大推手後藤新平前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的外孫)與李前總統的私人代表彭榮次先生(前亞東協會理事長),連袂前來寒舍相商李前總統的訪日大計,在有附加條件之情形下(不能去東京及京都、不能開記者會、不能與政治人物接觸及不公布簽名運動的成果),森首相允諾發證放行,但當時傾中的外務大臣河野洋平堅決反對,並以不惜辭職要脅,使得森首相陷入舉棋不定的僵局,以致李前總統被迫在台灣親自召開記者會,表達其赴日就醫的強烈意願,並措辭強硬地指摘日本政府「膽小如鼠」,我遠在日本,眼看手無寸鐵李前總統,都躬親上陣,而掌握利器(簽名成果)的我豈能袖手旁觀,所以,在二OO一年四月十四日,我先禮後兵地致函森首相,並上呈有一萬五千多人的簽名成果,由於毫無回音,所以我在四月十六日,決定放手一搏,在熱心的記者們穿梭安排下,於京大校園內將此一代表日本民意的簽名成果公諸於世,隔天十七日,日本輿論譁然,十八日森首相突然以「與國民之間的信賴關係産生了巨大的隔閡」為由,發表辭職下台的聲明,二十六日小泉純一郎上台接班成為日本第87任的首相。
我似乎成為壓跨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二十年來始終耿耿於懷而歉疚難安。
尤其,當看到今天八十三歲高齡的森前首相,身體違和,曾因前列腺癌而開過刀,五年前因肺癌而切除左肺,去年又因腎功能低下,目前正在接受每週三天的洗腎折磨,由於東奥延期使得身肩「東奥組織委員會」會長的他更是心力交瘁,然而,既便是滿身創夷,仍然,千里迢迢地毅然遠赴台灣,去送別李前總統,更讓我感激涕零而深深鞠躬。
李.森這兩位台.日前元首之間的千絲萬縷關係,正好見證了這二十年來台、日交流苦盡甘來的滄桑史,值得台、日兩國人民細細品味及深深反省。
(日本醫療法人輝生醫院理事長於日本琵琶湖畔鞠躬)080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