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前總統與三位日本人 (賴東明)

前總統李登輝

 

七月卅日晚間九點多在家收看日本NHK新聞頻道,第一則新聞就是「台灣前總統李登輝逝世」。這則新聞讓我驚動,除了不捨他高齡過世,也驚訝於日本傳媒之首的NHK敢於播出台灣新聞,且不顧忌其鄰邊大國。

日本對台灣向來是畏首畏尾的友好,但這次NHK的新聞快報,與翌日在日本發行份數首位的讀賣新聞在頭版報出消息,讓人深思日本對台態度,是否正在轉變,台灣官方與民間應予正視。

日本對台灣,在官方向來不敢明目張膽,總是暗度陳倉,也不如民間公開。茲舉這十年來,日本民間人士拜訪李前總統之往事。

第一位是末永先生,是企業家,是扶輪人、事業是供應鐵路便當給日本九州地區所有的火車站。他一手賺錢一手花錢。他花錢,是花在私人捐建的畫館(收集日本畫家散佚在海外的作品)及禮堂(提供九州大學樂團做為訓練、演出之用)。

末永曾擔任日本扶輪社所捐贈設立的米山獎學金主委,此獎學金嘉惠各國留日學生,台灣亦有近千留日學生曾獲此援助。

筆者早聞此溫馨人情曾思台灣應有回報,於是號召台灣扶輪人捐款給日本米山獎學金基金。當時台灣捐獻團一行十多人冒雨前往,米山主委親自接受此百萬日幣捐款,他還捧著該筆現鈔,深深鞠躬良久。

末永夫婦來台拜見李前總統時,曾說米山獎學金發放給近百國家之留日學生,從未有其母國人士回捐給該會。台灣是第一例,令他和眾人感動不已。李總統聞之,笑著說:「台灣人很可愛」,有回報心。

第二位是佐藤千壽,是扶輪人,也是生產機器零件的企業家,他喜愛古文物,因此在其工場空地建有一棟六角樓,存放著世界各地古代瓷器、鐵器供人欣賞。

他也在高雄加工區設廠投資,因此常來台視察業務,於是與台灣扶輪人相識。乃提議與台灣扶輪人設立交流會所,獲得我扶輪人之贊同,於是由雙方資深人士奔走,成立台日扶輪親善會和日台扶輪親善會。一年在台、一年在日舉行親善會。與會者每次約有二五○人左右。會議並選在該國之名勝地區,既舉行會議又可觀光。

佐藤千壽促成台日雙方扶輪親善會,使扶輪人交流更密切。他曾在我陪同下,到桃園拜會李前總統,兩人談話大都聚焦在司馬遼太郎所著的「坂上之雲」一書。旁聽之餘,實感受益良多。

佐藤千壽曾率扶輪幹部團(社長級和地區指導)拜會李前總統的淡水辦公室,談「人」的管理與其存在價值。經卅分鐘的會談後,與會的日本扶輪人對我說:「日本政治家談不出如此透澈、深奧的道理來。」台灣人真福氣。

第三位是土屋亮平,是企業家,經營旅館、土地。其在千葉的一家旅館,館內擺設有許多德國著名M牌的瓷器,讓旅客欣賞,大會廳有一幅很大的蒙娜麗莎的馬賽克畫作,是他在鶯歌購買的,讓「台灣之光」在日本發亮。

土屋還在烏山頭水庫周圍種植櫻花,嘉惠當地居民及遊客;照顧台灣留日學生的生活與學業,又設立獎學基金,獎勵研究醫學的日本學生。土屋曾率日本高中學生一團卅人來台,聽李前總統的求學之道。聽畢,有學生喊:「偉大!」

三位日本扶輪人均在不同時間擔任過不同地區的地區總監,協助國際扶輪總社社長一任一年裡的社務推行。扶輪一地區內有十社以上規模。地區總監的影響力往往有風行草偃之勢。而李前總統的談話內容,透過這些地區總監及團員傳至日本社會,效果不遜於媒體。

李前總統接見參訪團,對其本身亦有幫助。他總會詢問日本近況如何?如此一來,獲得的內容更比一般人的認識更新鮮、更深入。三位日本地區總監陸續率團來請教李前總統,對日台之民間外交助益頗大。然此曲已斷弦,對兩國均是莫大損失。

住在台灣的人定有傷心感,但與其傷心難過,不如齊唱「千風之歌」,以感謝之情、感激之心來替李前總統送行。

(作者為台中五美文教基金會董事長)自由時報080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