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半島和平 那裡不妥? (羅曼)

Walter Lohman

南北韓領導人在九月十八日的第三次高峰會,以及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袖金正恩可能在下月舉行的第二次「川金會」,讓首爾當局眾多懷抱善意的人士─以及華府若干人士─對永久性終止朝鮮半島戰爭狀態滿心期盼。因此,在面對抗拒的聲音時,他們不免納悶:「怎麼會有人反對和平?」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現實的發展遠遠落後於期望。在未經檢驗的情況下,如果對於和平的渴望被貿然寫入「和平宣言」─如同南韓外交部長康京和在十月三日刊出的華盛頓郵報專訪中所闡述的─真正的和平前景將更加渺茫。儘管康京和聲稱,這類韓戰和平宣言或可換取北韓拆毀位於寧邊郡的主要核設施,但美國及其盟友不會因此獲益,反而變得更為弱勢。

讓我們退後一步思考,從今年六月川普與金正恩舉行歷史性會晤,開啟一連串外交進程以來,美方究竟著眼於什麼目標。美國的目的不在於為朝鮮半島的戰爭狀態尋求解方。正是因為北韓對南韓的生活方式,以及保護南韓現狀的重要盟友美國抱持敵意,才會導致南北韓處於交戰狀態,美方也才會調派兩萬八千五百名男女官兵進駐,確保雙方維持休戰。

北韓堅持擁核 敵意從未消失

儘管近期在平壤舉行的第三次「文金會」,以及六月在新加坡舉行的首次「川金會」中,我們可以看到三方人馬握手、微笑的畫面,但北韓的敵意從未消失。北韓的最終目的是達成朝鮮半島統一─而且是以北韓的方式完成,而要促成這樣的結果,尋求擁有核子武器是必要的努力方向之一。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公式。一旦擁有可攻擊美國本土的核武器,平壤即可嚇阻美國在衝突爆發時不敢馳援南韓。只要北韓具備這類能力,就可以讓南韓人民捫心自問:「美國願意冒著洛杉磯或芝加哥被攻擊的風險協防南韓嗎?」

對於這個問題,美國可能會有兩種回應方式。

首先是拋棄南韓,以避免美國受到損傷。但這種做法將為金正恩嘗試透過武力或脅迫達成統一開路。而且,除了南韓現狀將受到毀滅性衝擊,美國在世界各地的安全承諾,尤其是對台灣的承諾,可信度也會大打折扣。南韓將從此落入一名經證實獨裁成性的領導人之手,日本也可能三不五時地面臨核武訛詐。

第二種方案則是繼續與我們的盟友站在前線,減輕美國本土遭到攻擊的風險,並挑明若北韓動用核武,將導致自身政權土崩瓦解。這個方案雖然不太動聽─想想川普去年在聯合國大會上如何揚言摧毀北韓即可知道─卻能維繫和平。在此同時,世界各國也同心協力對北韓施加最大壓力,試圖說服北韓放棄核武。

這是廣泛且長期維護和平及安全的必由之路。川普政府選擇這個方案,應該受到肯定。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在對平壤開啟外交通道時,會明確地將北韓無核化列為目標。

宣告韓戰終止文件 恐迫美軍撤出

然而,華府和首爾當局必須了解的是,「和平宣言」將是導向第一種方案及其衍生之一切代價的秘密途徑。一份宣告韓戰終止的文件,將無可避免地成為美軍撤出朝鮮半島的口實。畢竟,美國公眾將會質問,既然戰爭已經結束,「為何美國還持續在朝鮮半島派駐軍隊?就此而言,美韓結盟還有什麼作用?」若未能消弭北韓對南韓的大規模傳統武器威脅,朝鮮半島將更有可能走向戰爭。

落實北韓無核化 半島才有和平

不僅如此,這種所謂的「進展」並無法使美國解除核威脅。北韓將持續掌握─而且可以決定是否擴散─核武器,為全球各地的獨裁政權提供一份範本藍圖,得以將其自身企圖強加於美國身上。同樣地,一旦戰爭爆發,「和平宣言」也無法確保美軍可以不必像一九五○年般出兵朝鮮半島。一份所謂的「和平宣言」只能在最後步驟出現,亦即北韓以完全、可驗證、不可逆的方式廢除核武器,而且它對南韓的傳統武器威脅降低之際。拆毀寧邊核設施顯然遠遠不夠。

沒有任何一位美國人希望戰爭發生。然而,歷史已經證明,簽署文件並做出莊嚴的宣示,並無法避免戰爭,尤其是在容許潛在的敵人保有武器的情況下。即使和平前景似乎充滿希望,維持自身強大才是避免戰爭及確保自由的不二法門。有朝一日,永久和平將會降臨朝鮮半島,但前提是來自北韓的真實威脅最終獲得排除。

(作者羅曼為美國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中心主任)自由時報101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