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春風與吾黨所宗 (蘭雨靜)

~ K黨人是沒有歌唱的民族 ~

中華民國的「國歌」,開口第一句是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顯然地可看得出來,是國民黨的黨歌,而不是「國家的歌」。KMT把「國民黨黨歌」簡稱為「國歌」來冒充「國家的歌」,欺騙老百姓。難怪中華民國很快就被中國老百姓給推翻。

中國著名的文人林語堂在他的大作「吾國吾民」裡,暢談中國人生活的藝術時說,如果不知道人民日常的娛樂方法,便不能認識一個民族。他列出中國人「日常的娛樂」多達五十七項。自嚼蟹、啜茗、服春藥、抽鴉片、到生兒子睡覺都有,但是就是沒有歌唱這一項。

一九六0年代,有次國府飛行官在美受完訓參加美方的惜別歡送晚會,晚會有唱有跳辦得有聲有色,接近尾聲時,美方邀請國府飛行官們唱首純中國味的歌助興,卻難倒了這些中國的摩登人類,他們也許可以唱幾首洋文歌曲,但是一首中國民謠都不會。

由於事關國家的體面,經過一番商量後決定合唱「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只有這首他們全會唱、因此只好拿國歌當民謠唱。事後與會的老美人人覺得很有趣,他們驚奇地說,中國人唱民謠也要立正不動,非常新鮮。

中國人寧愛嚼蟹、啜茗、服春藥、抽鴉片、生兒子睡覺,以致爭權奪利,就是不愛歌唱。因此整個社會充滿「肅殺」之氣。一句「三民主義、吾黨所宗」,既可當國歌用,也可當民歌唱。

回想一九九五年春節,李登輝政府的駐美代表,魯肇忠在台僑新春聯歡會上高歌一曲「望春風」,鄉音十足,博得滿堂的喝采。魯肇忠是位「芋仔官」,這位「芋仔官」歡喜地唱「蕃薯民謠」,把蕃薯芋仔放在同一鍋裡煮,大家同歡,象徵台灣社會該走的方向。K黨媒體就不屑報導,不屑報導的主因,除了看不起台灣民謠之外,就是如林語堂所說「中國人沒有歌唱」的緣故。

獨夜無伴守燈下,冷風對面吹,十七八歲未出嫁,見著少年家…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

這兩句那一個像「民歌」,任何人都可以領略,唯有中國K黨人分不清。

有首日本民謠,從前在台灣人人也喜歡唱,歌名叫「誰か故鄉を想わざる」( 誰不想念故鄉 ) 。當時許多台灣人喜歡的第二段,歌詞如下:

ひとりの姊が嫁ぐ夜に   唯一的姊姊出嫁的夜晚
小川の岸でさみしさに  我弧單單地、蹲在小溪邊
泣いた淚のなつかしさ  淚流滿面、至今依舊難忘
幼馴染のあの山この川  幼時伴我的、那些小山溪流
ああ﹐誰か故鄉を想わざる  啊、有誰不想念故鄉

台灣人日本人喜愛鄉土民謠,韓國人也喜愛唱「阿里郎」,唯有中國人不太一樣。尤其K黨人就只會唱「吾黨所宗」而己。因此2016年,蔡英文就職時開口一句「Wu dang sou zong」,K黨媒體認為她唱「吾黨所宗」,就發狂似地大事報導。

記得從前在讀書時,我們非K黨同學都以「無黨所宗」(沒有人要) 代替「吾黨所宗」。音同意不同,有誰看得出。蔡英文既非K黨人,開口的「Wu dang sou zong」,按常理其意是「無黨所宗」的可能性遠大於「吾黨所宗」。K黨媒體,你們發狂是在高興什麼?

在中國被推翻的K黨中華民國逃亡到台灣後,依然不改欺騙老百姓的本性陋習,你?它能存在多久!

自古早,台灣島是以風景美麗、民心純樸著名。大家都知道,近幾十年來的「政治惡鬥」,幾乎把這些台灣固有的寶貴價值破壞殆盡。什麼樣的人不喜歡歌唱而喜歡政治鬥爭?林語堂在「吾國吾民」一書裡說得很清楚…是中國人。

長久以來,台灣每遇到困境,百姓們就會引頸指望「台灣的歸來」。台灣民謠等於是台灣人的靈魂。只要是台灣人,聽到台灣民謠,絕不會無動於衷,一股「想念」台灣的過去,「愛護」台灣的現在,「保護」台灣的未來,的心意必定會油然而生。

明年初台灣將有大選,是決定台灣前途的大選。誠懇地奉勸本土政黨,少吐一些口水,多播些民謠,像「望春風」、「天黑黑 欲落雨」、「思想起」等等,的優美歌調和歌唱,讓台灣民眾有機會重新和「故鄉」緊緊地連結在一起,好讓人人「思想起」故鄉,「思想起」應該把票投給母親「台灣」。我相信效果必定會比單純地大聲叫嚷好很多。(南加州台僑)120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