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路,咱沿路唱歌;無路,咱蹽溪過嶺 (自由社論)

台灣總統蔡英文不對中國低頭,贏得台灣民眾好評。

十月十日中華民國生日,台灣人民守候在一起,祝福台灣在「疫火」中重生,更祈願能對多災多難的世界盡一分心力。同時,蔡英文總統對於中共軍機艦一再挑釁,堅定表達「我們不會冒進,也會堅守原則」、「不畏戰,不求戰」的立場。蔡總統並呼籲,只要北京當局有心化解對立,改善兩岸關係,在符合對等尊嚴的原則下,我們願意共同促成有意義的對話。遺憾的是,中共當局仍然粗暴回應,指斥這些講話「延續對抗思維和敵對意識」,讓兩岸失去理性對話,化解危機的契機。

蔡總統對兩岸關係的表態,不卑不亢,既未示弱,也未示好,可說一方面站穩維護台灣主權的立場,但也試圖開啟一扇兩岸對話的機會之窗。然而,意圖以武力霸凌台灣的中共領導人,一向無視民主台灣的存在,對於蔡總統的談話,一貫予以扭曲、貶抑,乃在吾人意料之中,不足為奇。事實上,中共近日對台秀肌肉的騷擾行徑,乃是對台政策的必然結果,無論如何它是不可能坐上談判桌,也不會以對等尊嚴方式對待台灣。首先,一旦與台灣談判,就價值觀、制度與生活方式的對比,海峽兩邊早已經是不同的世界。中國在中共打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旗幟的統治下,專制獨裁升級為數位科技層級,全面掌控人民的生活,徹底扼殺民主基本人權,讓反對者無所逃於天地之間。而台灣則歷經本土化、民主化的寧靜革命後,已是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所有國民都得到自由與平等的保障。換言之,這兩種制度與生活方式,形同水與火,無法共存。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對於台灣人民可說沒有任何吸引力。尤有甚者,即便中國近年最自傲的經濟成就,那也是十三億人口撐起的龐大經濟規模,就平均國民財富而言,中國可說遠遠不如台灣。兩岸存在這些本質上的差異,中共怎可能透過談判,而非威逼的手法,讓台灣人民自願接受其專制獨裁的統治?

更重要的是,回顧外來政權四百年的殖民歷史,此刻是南島民族原鄉的台灣,本土認同與生命共同體意識最凝固的時候。無論原住民、漢人移民、隨著蔣政權來台的中國大陸難民、與近年透過婚配、移民而來的新住民,絕大多數人都已經融合在民主自由與多元的社會中,成為一家人。這些溫柔敦厚、文明好禮的自由人,也成為世人讚譽的最美麗的風景。反觀那些統治過台灣的外來政權,只是因緣際會成為短暫的過客,絕對不是這塊土地的永久主人。可笑的是,從未統治過台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竟然厚顏宣稱「台灣是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並以併吞台灣作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祭旗。如此缺乏歷史依據與現實感的領土主張,本質上就是一種霸權心態的反映,並非合乎國際法的文明行為,要強加在台灣人身上,只有使用武力一途了。這就是中共堅持台灣必須接受一中原則的賣身契,才願意進行談判的真正原因。

其實,中共不願意與台灣對等談判,繼續對台武嚇,固然造成台海「兵凶戰危」的危機,卻無法動搖台灣人民走自己路的決心。只有內部附和中共的聲音,才是台灣真正的危機所在。台灣過去的統派,包括兩蔣及威權時代的國民黨,即使主張反攻復國的統一立場,但反對中共,亦是絕不動搖的核心立場。而今天打著「一中各表」,走統派路線的藍營大老、退將,卻放棄了「反共」,將統一的價值置於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之上,這與已經將民主自由視為陽光空氣般的台灣人民漸行漸遠,形同向獨裁政權低頭投降,注定了不得台灣民心,乃逐漸泡沫化、邊緣化。

台灣對抗中國是一條崎嶇坎坷之路,同時卻也有更多台灣人民看到了台美斷交、台灣淪為國際孤兒四十年以來最好的機會。台灣人民一向樂觀正向,「有路,咱沿路唱歌;無路,咱蹽溪過嶺」。國民黨近日的種種作為,似乎力圖擺脫親中的污名,若能下定決心與那些親中大老切割,甚至駁斥那些「首戰即終戰」、「台灣戰力是零」,以及敵我不分的「我反戰」等謬論,跟台灣人民站在一起。那麼在朝野團結合作下,台灣就能真正擺脫中國的糾纏,與全球的民主夥伴形成價值同盟,捍衛人類的文明、台灣的民主與生活方式。自由時報101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