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備無患 給台灣認為它需要的武器(羅曼)

羅曼

(Walter Lohman)

如果中國武力犯台,美國會出兵協防台灣嗎?就像台灣的大多數朋友一樣,我已經說了好幾十年「會的」。不過,不論是政府內部還是民間,其實我們都不知道確切的答案。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建議台灣如何為這種可能出現的情況做好準備時,都需要保持謙卑的原因。

畢竟,這是他們的國家,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承擔一切後果。

「不對稱」武器包括哪些?

幾週前,紐約時報刊出一篇文章,對這種現實進行赤裸裸的剖析。正如文中所述,拜登政府鄭重地對台灣在武器採購方面的選擇做出限制。這並不是前所未有的特例。數十年來,美國和台灣不斷就台灣的防禦能力規劃進行磋商。台灣向來未必能夠取得它想要的武器。

對「不對稱戰力」(asymmetric capabilities)的關注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台灣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和中國正面交鋒。無論是在台灣還是美國,沒有人否認這一點。

然而,還有另外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中國是否有能力跨越分隔台灣與中國大陸的一百哩水域,成功實現入侵行動。按照美國官員的看法,從美軍印太司令部(INDOPACOM)指揮官到國家情報首長(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都認為,中國可能很快就會擁有這種能力。華盛頓的政治領導階層正在逐漸接受這種可能性,再加上烏克蘭戰爭的催化,讓這個問題變得更為緊迫。

不僅拜登政府關注這個問題。國會山莊同樣也是。而且,美國府會都愈來愈傾向於認為,他們知道什麼對台灣因應中國入侵的能力最有利。

這就引發另外一個問題。所謂的「不對稱」武器到底包括哪些?美國行政部門有一份清單。國會山莊領袖也有自己的看法。對於最近加入這個議題的人來說,答案很簡單︰「看看烏克蘭。就是給台灣人盡可能多的刺針(Stinger)防空飛彈和標槍(Javelin)反坦克飛彈,還有魚叉(Harpoon)反艦飛彈。」

只有從符合美國利益的角度來看,這才會是一個看起來值得考慮的選項。毫無疑問,俄羅斯人希望在基輔建立一個傀儡政權。但由於烏克蘭人民英勇抵抗,俄國人未能如願以償。烏克蘭浴血抗戰成就了史詩般的英雄事蹟。但站在整體人類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場噩夢。

優先強化台灣防禦能力

現在,持平而論,這種支持嚴格限定「不對稱」如何解釋的意見,是不希望台灣經歷烏克蘭的慘況。他們認為這是所謂的「報復性嚇阻」(deterrence by punishment)。也就是說,中國人會看到普廷政權在烏克蘭戰爭中付出何等慘痛的代價,如果我們以相同的方式武裝台灣,他們應該不會想要重蹈俄羅斯的覆轍。

北京當局勢必正在研究東歐的戰情,但更可能是為了獲得戰術上的啟發,而不是戰略上的提示,是為了如何更有效地作戰,而不是要不要打仗。這是因為北京的戰略七十年來一直很堅定︰就具體目標而言,它希望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分。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中國將不惜發動戰爭。

在這個命題裡,必須優先強化台灣的防禦能力,而不是美國自己的戰備狀態,「報復性嚇阻」在政治上也不需要大費周章。相較之下,讓美軍有能力阻止中國奪取台灣的「拒止戰略」(a strategy of denial),成本則相當高昂。這個選項也是有風險的,尤其是存在美國軍事能力下降、政府預算縮減,以及國會預算持續失衡等不利因素。

美台須對「不對稱」達成妥協

拜登政府對不對稱戰力的嚴格限制,只有在台灣獲得安全保障的情況下才有意義。這種做法傳遞給台灣的訊息就是,「我們只需要你們堅持下去,直到我們加入你們的隊伍。」台灣在此期間做出的任何犧牲,都不會是徒勞無功的。

可是,問題在於這種保證不會出現。而且基於許多原因,包括前述關於美軍是否有能力承擔風險,勝任保衛台灣任務的問題,美國也不應該提供這種保證。如果華盛頓需要更明確地表述它準備為了協防台灣做出哪些努力,最好能夠先展示可以達成這項目標的能力。

由於缺乏明確的安全承諾,華盛頓必須就從事「不對稱」作戰所需要的條件,與台灣達成妥協。我們還記得將F-16戰機送到烏克蘭的請求。嗯,台灣也認為,這些戰機有助於擊退來犯的侵略者。這就是川普政府為何同意賣給台灣更多F-16戰機的原因。台灣還表達了採購反潛直升機和空中預警機的意願─它們的不對稱作戰價值似乎不容置疑。然而,這些軍備系統不符合拜登政府對不對稱作戰的定義,因此台灣被拒絕了。

最後,還有一個必須考慮的問題。台灣面臨的威脅不僅來自於中國的全面入侵。台灣還需要應對一系列的突發事件,即使美國認定這些突發事件不會升高到與中國開戰的層次。中國實施封鎖、侵擾台灣防空識別區(ADIZ)滲透其領空、人道救援演變為敵對行動,以及出兵佔領離岸島嶼等,都是台灣除了全面開戰之外也需要做好準備的可能情況。

尊重台灣人的選擇

我想說的是,一旦衝突爆發,美國肯定會協防台灣。但是我也知道,如果我是台灣人,我不會把自己國家的命運託付給這種斷定。因此,要尊重台灣人的選擇。可以和他們辯論軍購問題,但是不要讓他們受制於這些美國政治和戰略思維的流行趨勢。我們應該提供台灣人他們認為在美國沒有出面的時候,需要什麼武器來保衛自己。這就叫做有備無患。(作者羅曼為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自由時報052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