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抓老鼠就是好貓(莊榮宏)

 

一條街如果有一隻盡責能幹的貓,整條街的老鼠就不敢輕舉妄動,這叫作「治安穩定」。

但有些貓只會曬太陽,瞇著眼睛度姑,這種懶貓,有跟沒有差不多。

還有一種貓會和鼠輩搞曖昧,貓鼠和睦,這就足以動搖貓本,進而危及人本了。

鼠見貓應該要逃,貓見鼠應該要抓,鼠輩為何有能耐和貓打交道?因為背後有狗當靠山,這隻狗就是「政治力」。

鼠輩結交狗,躋身狗的圈圈,而狗掌握貓的升遷,由狗派官的貓「愛狗及鼠」狗貓鼠一家親,生態秩序顛覆,倒楣的是良民。

狗掌握政治力,「好貓不吃眼前虧」自然曲意逢迎,於是發生一群貓恭謹上桌,而主位端坐著卻是鼠和狗,驚現官場的動物奇觀。

有些狗熱中干預貓的人事,凡有重要職缺,貓須先求見,讓狗端詳骨骼是否精奇,最要緊的是要表忠,驗明DNA,顏色對了,才給派官。

有些貓得到狗的加持,升官如坐直升機,一貓升天,眾貓開眼,「人窮志短,貓瘦毛長」,於是紛紛向狗低頭,踏上捷徑,而認真做事的就變傻瓜。

也有不肯低頭的貓,終究鳳毛麟角,品種稀少。

走狗這條路子的貓,並非都沒本事,有些也扛得住場面,但更多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稀鬆,歷練還不夠,已連竄好幾波,沒那個屁股就先坐上那個位子,遭逢考驗,馬上破功。

幾個月前,台北市警方處理社會矚目事件時一手導演「貓鼠握手大戲」,白道黑道和解的畫面傳送全國,成為史詩級笑話,警界自家人目瞪口呆,不禁問:「首都何時淪落至此?」這就是狗不當介入,導致貓「德不配位」的後果。

當時被瞎貓描述為「沒有幫派背景普通年輕人」的鼠輩,不但被證明是黑幫成員,昨天更因暴力討債罪行而被緝捕,餘波仍然盪漾。

台北市的貓頭子本月中旬退休,大家關切派哪隻貓來收拾爛攤子,名單確定才鬆了一口氣,因為「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接任警察局長的楊源明既然會抓老鼠,則「管他黑貓白貓」管他是什麼人馬?

新的貓頭子卅多年前初入警界,就在台北掃黑除暴,檢肅強梁,深諳京城黑幫,任官乃適才適所,若不派任,反招物議。

並不是說狗就不能推舉貓,重點是要負責到底,不能只會施恩,卻不察考貓品;貓若出狀況,狗須當連坐,豈可射後不理,有權而無責?

因為派官不當會危害治安、損及執政威信,執政是國之大事,警察是國家公器,不是讓狗培養私人班底、擴大羽翼或做人情用的。自由時報072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