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沒格調的候選人(莊榮宏)

 

先別談治國理念了,隨著候選人的人格特質在選舉過程中顯露無遺,這回總統大選可以定調為「格調之戰」。

閉上眼睛想,倘若台灣人選出一個粗鄙不文、用語歧視、見異思遷、亂開支票、肉麻當有趣的總統,台灣的未來將陷入何等處境?

粗鄙使國家淪為笑柄,歧視製造社會對立,見異思遷鼓勵年輕人勿腳踏實地,亂開支票損國家財政致債留子孫,肉麻當有趣則降低人民素質並教壞囝仔大小。

想到這裡,就一身冷汗。

何況總統是國家領導人,必須具備重大危機的處理能力。如果有一個候選人,連自己的一泡尿都處理得尿猶未盡、滴滴答答,有沒有上廁所都說得不答不齊,把尋常無奇的一泡尿,處理得尿騷四溢,搞得社會紛紛擾擾,害得基層警察背黑鍋受罵名,必須勞駕全民辦案幫忙抽絲剝繭;如此「一廁之不治,何以天下為?」若當上總統處理國家危機,結果可能是製造更多危機,台灣人能有幾條命陪他玩?

此人不是庶民,他太太經營的維多利亞學校更是收費貴族等級;更可笑的是,老婆收學費是貴參參,卻叫政府對未償還的學貸「不如就吞下去」,她自己怎麼都不吞呢?不是說「莫忘世上苦人多」?若這不叫偽善,那什麼才是?

此人不是庶民,他被踢爆二○一一年在台北市訂購一戶七千兩百萬元的房子,此事若真,這種價位根本就是豪宅,有哪個庶民膽敢下定?那一年他正值失業期間,依其標準,他不僅是庶民,更是失業的庶民,如何有錢下定?他中了樂透?繼承巨額遺產?是的,庶民當然有買賣房子的權利,但訂購豪宅又要自命庶民,表裡不一,這就令人難以容忍。

這筆購屋最後有沒有成交不是重點,單是他下定的實力和膽子就令人五體投地,一般庶民工作一輩子,也沒錢訂購這等豪宅,由是確知,所謂庶民根本是話術,也是騙術,往後再聽到他以此自稱,可以大聲提醒他「豪宅哥,莫忘世上苦人多」!

但他確實有其能耐,不可小覷,其信口開河,漫天鬼扯,本事不小,最厲害的是推己及人,凡其光環所照之人,無不受其影響,瞬間弱智、呆若木雞,從電視畫面看到,他在台上胡謅一通而自鳴得意時,環繞他周邊的從政者無一人清醒,全都跟著喪失心智,陪笑傻笑,一體陪葬,連藍營較正派的陳學聖,也因此人的一泡尿而形象直墮地獄。更別說連一個追蹤器到底有沒有,其市府局長竟能回答「在有和沒有之間」,此人若當總統,他的文武百官還能有是非?

話回正題,台灣若遭「一國兩制」,北京必定欽點此人出任「特首」,幸好中華民國尚未淪落敵國之手,此刻還擁有百分之百的民主;人民若擔心國家形象受損,若擔心國家危機不斷,若擔心教壞囝仔大小,若擔心債留子孫,那麼明年一月十一日,記得用手中的選票,讓這種沒格調的候選人出局。自由時報110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