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芒果乾 (鄒景雯)

鄒景雯

 

一位穿梭兩岸的政商人士,最近談起多年來與中國國台辦長期打交道的親身經驗,有一套非常實際的描述,那就是早年的國台辦與現在的國台辦官員,在素質上有什麼不同?以下的對照,連國台辦自己都不太能反駁,過去的國台辦人員是把兩岸關係當成事業,甚至志業來處理,習近平時代的國台辦,多數只把它當作職業,等而下之者,領薪餬口罷了。 

會出現這種變化,一方面反映了中國菁英培養體系很自然出現的世代落差,不同的世代有不同的歷史經驗與養成背景,對於「台灣問題」的因應,肯定底蘊不同;再方面則是北京的權力更迭,起了翻天覆地的大變,在習一把抓一條鞭權威領導下,中層的執行空間大幅限縮,多半是聽命辦事以保平安的庸才當道,也不太可能再出現多出色的涉台人物。什麼程度的人,就會辦出什麼程度的事,兩岸關係會走成這德性,主導權在大國手上,當然要由中國負責。

瞭解了這個背景,再來看國台辦每回對台所放送的訊號,就能群疑盡釋、一笑置之,他們懂什麼台灣,懂什麼地緣影響,不過都是些照本宣科的二流(一流的都調去應付美國川普了),因此對台工作愈搞愈擰,成天給自己鬥爭的對象送槍送砲,也只是剛剛好而已。例如,台灣藍綠在大啖芒果乾,國台辦竟也主動加入搶食。站在台灣大局的角度,最佳的做法就是不動聲色、不予理會,光揀槍揀砲都來不及。

國台辦引用「這個『芒果乾』流淌著綠色的血液,是一杯『鴆毒酒』」,刻意咬文嚼字、借題發揮,顯然是有備而來,以為可以場外吆喝、當眾助拳;殊不知這些鎖在中國深井裡的,完全不面對井外的世界現在是怎麼看待中國的?特別是「台灣年輕人不要上當」一出,在香港同儕群起以身拭血、沒完沒了的時空下,根本連鼓譟蛙鳴更不值一屑,又怎麼會有說嘴的動機呢?

國台辦的誤判,只應了最近傳出的對岸策略,似乎不是空穴來風,老共想要在台擴大芒果乾與芒果乾的對決,最後導引出北京其實不在意蔡英文當選,這樣更利於未來統一的氣氛,以為此等操作可以影響台灣中產階級的投票行為。

這事若在從前,或有一試的機會,但是在二○一九年的現在,再怎麼樣的芒果乾,都比不上習近平這片最大的芒果乾。最近習皇帝在訪問尼泊爾時所發的毒誓,已經好幾代中國領導人不再輕觸的,他居然提了。所謂「任何人企圖在中國任何地區搞分裂,結果只能是粉身碎骨」,這話是說給誰聽的?處置香港如果氣定神閒,放狗咬人就好,需要勞動他開金口放狠話嗎?答案不言而喻。

奉行「一個中國」的香港,到頭來,證實粉身碎骨,下場如此,「一個中國」在台灣還能有什麼可幻想的?中國芒果乾就是說破了嘴,也是愈幫愈忙,國民黨人若仍清醒,豈不知要紛紛走避!自由時報101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