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金童 今日銅老 (蘭雨靜)

蘭雨靜

趙少康不再是「金童」 KMT 如今也是個「銅老」黨 

8月20日趙少康又開口說話。「幫美國化解尷尬 趙少康:民進黨別光嘴說,台灣應接納1000名阿富汗難民」。

老趙從政壇隱居三十年,今年初忽然出來說要選KMT主席、要選2024總統。而且還自薦說,他是可讓KMT起死回生,可讓台灣過好日子的「唯一人物」。

事過才幾個月,主席、總統,都聲明「不選」。聰明的台灣百姓的「解讀」,是老趙從政壇隱居幾十年,老來不甘寂寞,想出來出出風頭,解解「孤單」之愁而己。

這個解讀應該是非常「中肯」。因為天天只看他利用媒体,為自己做「廣告」,卻没見過他為KMT、為台灣,做過什麼事。如此草草寥寥渡過不多的餘生,未免太可惜。

阿富汗和台灣相距十萬八千里,兩者一向没有什麼往來。阿富汗政權轉移,老趙想藉機出點風頭,說「 全世界都在批評,責怪美國粗暴地從阿富汗撤軍,唯獨民進黨死命維護美國,將質疑美國的人打成失敗主義者、中共同路人。」

美國粗暴地從阿富汗撤軍,世界各國有責怪也有没有責怪的。簡單地,比方說,大國俄羅斯、中國等,都没有責怪。老趙憑什麼說「全世界都在批評、責怪」「唯獨民進黨死命維護美國」?顯然是基於他個人的「偏見」,而非客觀的事實。是老來糊塗之言。

「聽其言,觀其行」是古今中外審度人物的可靠性最好的量尺。如果拿這把量尺來審度KMT的「品質」,非常容易,可以發見老KMT 人具有的一個共同「特質」。舉幾個實例來說明吧:

例一:2021年一月,馬英九上午前往大溪謁陵,事後他在臉書發文盛讚蔣經國對台灣的貢獻,借古諷今,批評今日台灣新威權主義興起,黨意碾壓民意。他說,「但如今,台灣已經民主化33年,直選總統已經7次,卻在執政者的帶頭下,掀起一股反民主的逆流。」。老馬借機専事批評民進黨,卻絶口不提KMT 過去的獨裁専制,欺壓百姓。

例二:2019年十月,老歌手劉家昌在臉書撰文挺韓國瑜,說有八百萬上下的選票。之前,他先說了下面的一段「開頭序言」:「台灣是人類史上最畸形的社會,一群不愛中華民國的騙子,從總統、院長、部長
都對著憲法、國旗,宣誓效忠中華民國,這群騙子,享盡中華民國的榮華富貴卻不認同中華民國,還想繼續執政.台灣人不是傻子,人民全看懂了,不會再上當了。」

例三:2020年,李前總統逝去,郁慕明說,「台灣真是一個是非價值錯亂的地方,李登輝的國葬就是明證!」,「一個致力要消滅外來政權中華民國體制的人,死後卻享受中華民國國葬榮典,中華民國國旗還要為他降半旗。」

例四:2020年一月,趙少康誣賴李登輝,說,「前總統李登輝因為搞意識形態,已經把台灣搞得很慘」。

據2019年10月遠見雜誌 公布調查結果,在「歷屆總統中,對台灣發展最具獻的,第一是蔣經國,其次是李登輝10%,第三,蔣介石2.1%,第四,馬英九1.6%…。把台灣搞得很慘的人,政績遠高於蔣介石、馬英九,卻没聽過老趙批評過蔣介石、馬英九半句話。

從以上的實例非常清楚可以看得出,一個共同的老KMT人的特質。那就是「反台灣」「反台灣人」的意味非常濃厚。

由於KMT是獨裁専制的政黨,實行權貴壓制人民的政治幾十年。終被台灣人民把它打倒,因此產生老KMT懷恨「台灣」的不正常心態。

創立於中國的KMT被共產黨打敗,不自我反省改革,學阿Q罵中共為「共匪」,以求「精神勝利」,自我欺騙。逃亡來台後本性難改,執政不得民心又失敗下野。結果還是一樣畫葫蘆,把失敗全歸罪在別人身上。

這就是中國國民黨傳統的「特質」。另外一個特質是很會「甜言蜜語」。台灣現在正走在「康莊大道上」,未來是非常光明。台灣人民千萬要記住,不可以讓KMT有機會再欺騙善良的台灣人民。(作者為南加台僑)082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