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物語(劉文義)

每天早上六點鐘左右起床,盥洗後,第一件事,就是準備、進食早餐。

我的早餐,是一碗「自以為是」的創意「近日式」蒸蛋,一中碗「加料」頗多的 Oatmeal (燕麥粥),加上一大杯的黑咖啡。

當然這早餐的蒸蛋、燕麥粥或是黑咖啡,決不加糖,加鹽,加油,這三樣調味料,是耆老者飲食的三大忌。

早上喝上一杯咖啡,那是過去上班三十多年積下的習慣,改不了,而如今早上的黑咖啡,配上了兩小茶匙的Rare Pumpkin Seeds (生南瓜子), 是為了控制男性獨有的攝護腺之 PSA 值,這帖別人告訴我的偏方,對我而言,頗有成效,我也轉傳給了不少親朋好友,大多數人的反應,還算不錯,我也因此成了 Laguna Woods 村裡的「密醫」之一員,真是始料未及,一笑!

我喜歡在我自己的書房𥚃「用」早餐(註一),這時候,不僅可以凝視窗外隨著季節變化的草木與妍花,也可發痴,胡思亂想,思索一些「有吔嘸吔」的問題,譬如曾思索過,眼見這窗外的景物之大小,到底是「真」?是「假」?

這古怪的念頭,進入腦門後,至今還是迷惑於真假之間。

眼睛對物相之認知,不止僅局限於三維空間( 3 dimension ) ,另有一存於視覺功能內的「距離」維度,影響了眼睛對「遠方」實物之真實大小之解讀,譬如就拿窗外的遠樹、遠山來説 ,相較於近處的樹木、山丘,其大小不就被眼睛給「縮小化」了嗎?

眼睛視覺因有「距離」維度的存在,造成了對於「遠方」物相的「尺寸」之不真實認知,不僅誤導了遠物大小,甚至被消失不見。

然而望遠鏡、顯微鏡等等之應用,引進了另類的維度「們」之介入,對於物相尺寸大小之解讀,推翻了肉眼「原生」的距離維度,而作了一全然迴異之詮釋,如此不僅「開啟」眼睛從未有的「新」視野,同時電子顯微鏡也輔助了裸眼,看見了千千萬萬未曾見過的世物之存在。

這花花世界,太神袐,太複雜了,存在著許許多多未知的維度,使得單憑著裸眼之「眼見為準」的「看」法,已經無法精準掌握物相之大小與存在,不是嗎?

也罷,「看」待人間世物,何必太認「真」,自尋煩惱?
(南加州台美人)0701

註一:進食早餐,按照台南在地人的習慣説法,該是「用早餐」,「用」這個動詞,在台南人的口中,真管「用」,許多動詞多已被「用」字取代。

我是台北縣九份人,早年六、七十年代,在台南成功大學土木系念學士、碩士和教書,總共八年,多多少少受台南人的「用」之用法影響,如今也喜歡「用」這個動詞,藉此回味多年前,生活在台南時的那段好時光。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