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三月野花行(劉文義)

三月中旬,在美國中西部大學教書的小女兒,趁著學校放春假 (Spring Break) ,一家三口,特地搭機前來南加州 Laguna Woods ,探望我們。

武漢病毒疫情爆發後,我們夫婦兩人,一直就深居簡出,居家避疫,深怕一不小心,染上武漢瘟疫,那「代誌」就「大條」了;因而往昔例行乘搭飛機,去小女兒住處的「探親」行程,也就一再拖延。

雖然這兩年多來,也經常採用 FaceTime 與小女兒通話,小孫子更常面對鏡頭,說著 Ah-gon, Ah-ma I love you, 但是只憑如此的影像和一些詞彙,相互問好,感覺上有些虛無與不踏實。

最近這一、兩個月來,加州疫情似乎穩定了下來,Omicron 病毒,也不再那麼的囂張恐怖,女兒提出想來探訪老父老母的建議,我們當然滿心歡喜,舉雙手歡迎。

親眼見到了長高的五歲小孫子,著實有些吃驚,真是「一年大一尺」;他已是位乖巧可愛的小男孩,除了好動外,整天嘰嘰喳喳,順口成句,溜出一大堆可愛的童言童語,而我也常套用他的口頭禪 “cool”,跟他 cool 來 cool 去,祖孫兩人就如此「交談」、互動得笑哈哈,真酷!

小女兒,從小就隨著我們經常到附近四處走動,一起旅遊,所以幾次她借著三月春假的空擋,來加州探望我們時,我們都會安排觀賞南加州野花綻開的盛況,她也欣然同意,樂此不疲;今年雖然南加州的野花,並不如2019 年時,那七年一次的 super blossom 那般「華麗」,加上去冬雨量不多,但是我們夫妻兩人和小女兒一家人,驅車北上 223 公路 Arvin 路段,甚至東至 Diamond Lake 觀賞野花,這兩趟行程,大家也都玩得很開心。

南加州觀賞野花,我主要還是依靠下列網站所發佈的情報訊息:

https://www.desertusa.com/wildflo/ca.html 根據這網站 3/11/2022 報導, 223 公路 Arvin 路段,野花盛開。

我已住在南加州多年, 也有好幾年的春天外出看野花之經驗,算是看野花的老鳥,但是到此路段,觀賞野花,算是生平第一遭。

三月十三日,循着405 公路北上,因為是星期天早上,車輛出奇的少, 真棒,一路以 70 – 80 MPH 速度, 高速行車,很快就接上五號公路,通過 Tejon Pass 下坡路段時,瞥見山丘土坡上,處處多是黃黃紫紫的斑痕,疑!這不就是 poppy (罌粟花) 和 Lupine (魯冰花 )等的「幼皺」野花植被嗎?如果再等些時候(大約四月上、中旬左右),難不成此路段久違的漫山野花麗景,將再重現?

很快,將轉入 223 公路,這是一條鄉間公路,難得能找到吃食的餐廳,看一下車上儀表,正是早上11:30 左右,也該是停車休息,進食午餐的時候,因而選擇了五號高速公路旁之 In-N-Out 速食店午餐。

餐後上路,轉入223公路東行,經過之處,是一被起起伏伏山丘包圍的遼闊平地,畜牧與農作發達;難不成這塊平地,是億萬年(?)前,大湖湖水消失後而成的地表跡痕?

沿着223公路,繞著這塊平地東南側的丘陵地帶,蜿蜒而行,一路眺望遠方,朦朦朧朧、高高低低的山丘,襯上藍天白雲,結合了少有建物的平地上之農稼、畜牧景象,構成了磅礡的天與地,面對如此樸實的景致,還能不鬱卒全消嗎?

罷了,憑着這份舒暢的感覺,就值得到此開車溜溜。

就在Arvin Cross 附近, fiddleneck(琴頸花)、lupine、poppy 漫山遍野;fiddleneck 是加州原產的野花,綠色的花梗、彎曲得像提琴琴頸而得名,花梗上有一抹不搶眼的小黃花,並不特別吸睛,然而此處 fiddleneck 比比皆是,如此闊綽的「蓋地」花景,還是令人感動。

有幾處山坡和野地覆蓋著橘色 poppy 、紫色 Lupine、黃色 fiddleneck 和白色forget-me-not 編織成的一幅幅美麗地景圖案,特別顯眼、俏麗。

有人相機和拍照技術特別好,將牛畜、魯冰花、不知名的野黃花、田稼作物及遠山拍成一張照片(3-16-22 上網),而黑牛彷彿在啃食野花過活,如此高超、有趣地拍攝,不是我使用 iPhone 13 能辦得到的。

在 223 公路上,車子跟著其他車輛,開開停停(停在路肩上),不時上、下車,遠、近觀賞、拍攝沿途野花麗景,開心極了;一小時左右後就離開此區,驅車前往 Antelope, 南加州 poppy 朝聖之地。

大約一小時左右車程後,終於抵達了此南加州唯一的 poppy 保護區,今年 poppy 並不如 2019 那年,四周各處山頭,poppy 處處爆開,熱鬧非凡。此時卻只能在保護區前後及左右,幾座小山丘,才見得到橘黃色的 poppy 叢影,真是略感失望。

當時野風狂吹不息,我下車走了一會,就很快地折返車內,靜候小女兒一家人賞玩 poppy 花景後返回。

如此一趟北去 223 公路 Arvin 路段和 Antelope 觀賞野花,當然不能滿足小女兒的賞花慾,因而太太又安排另一 Diamond lake 的觀賞野花的行程。

1995 年完工,水域面積為 4,500 acres 的 Diamond Lake ,原先建造的目的,是作為南加州乾旱時期,備用的供水系統,如今也成了一處春天南加州觀賞野花的勝地。

記得往年三月,Diamond Lake 湖邊土坡總是漫山遍野的 poppy, 令人目眩,美不勝收;此時是三月中旬,查看網站,並沒有什麼 Diamond Lake 的花訊報導,太太還是不死心,忍不住打電話到 Diamond Lake Authorities 查詢,卻被告知野花已經到處綻放,雖然我還是滿腹狐疑,但是依然決定三月十六日(星期三)前往該處觀賞盛開(?)的野花,睹一睹運氣。

我選擇了沿著 74 公路東行,這條山路彎彎曲曲,開車上山,得相當小心,不久就抵達山顛,停車向東俯望,視野開闊, 一眼望去,藍天白雲下,Lake Elsinore 附近的房舍,和15號高速公路東側起起伏伏的山丘,儘入眼廉,面對著如此天高地遠的悠悠天與地,心頭頓然湧出喜悅,一路開車上山的辛苦,自然煙消雲散,休息了一會後,旋即繼續開車下山,轉接15號公路南下。

不久就抵達 Diamond Lake,買票(每人$4,另加停車費 Senior 每車 $5元)進入觀賞野花區,在環湖路邊的山丘土坡上,只見到一些又小又矮「袖珍型」的 poppy 、Lupine,Canterbury Bells 等等的野花叢跡。

小女兒和太太拿著印有此處十六種野花圖片和文字説明的「The Wildflowers of DVL」手冊,與小孫子玩起看野花 match 手冊上的花名遊戲,Ah-ma、小女兒和奔奔跳跳的小孫子,沿路興高采烈地尋花看圖,識花名,一路玩得笑呵呵,而小孫子竟然能指認出環湖大道路邊的十三種野花花名,真是不簡單。

走了一大段路後,迎面而來幾位賞花客,隨口問問,何處有大遍野花可觀賞?他們一致告訴我,再走遠些,沿著環湖大路,轉入另一支徑、wild flower trail (野花徑)走,此時正是觀賞野花怒放的好地點 ,原來如此!

往年三月,來過好幾次 Diamond Lake,只見環湖土丘山坡上,滿山滿谷多是綻放的橘黃色 poppy,而我們總是只停留在此水邊的山丘區域,穿梭於漫漫山坡 poppy 花叢裡的小徑,轉來轉去,盡情地觀賞 poppy 的嬌俏,賞玩得不亦樂乎;如此兩、三小時下來,已是相當疲累,所以即使也看過這「野花徑」指示牌好幾回,卻是視而不見,略過而不遊。

此刻環湖大路旁的山丘坡地上,並未見 poppy 爆開,只是 DVL (Diamond Valley Lake) 這十多種野花,沿着路旁,點點綴綴地綻放,總難滿足我想看的,過去那種「滿山滿谷」都是 poppy 的盛景,當下也別無選擇,只好走進這「野花徑」,祈望能扭轉乾坤,不致於掃興而歸。

走入不久後,「野花徑」兩旁的丘陵土坡,一叢又一叢的 California goldfield (加州金田野)的小黃花和 Baby blue eyes ( 一種葉芹菜科植物) 的小藍花,處處可見,真不賴,總算能見到黃、藍如此小野花怒放的盛景;當然矮小的 California goldfield 和 Baby blue eyes 比不上 poppy 俏麗,但是這些數不盡的黃、藍小花叢,嬌小古錐之模樣,也能引人心喜。

寬敞花徑盡頭,是一小土丘的頂峯平台,平地上擺放一木製長桌帶長椅的野外 picnic table,坐下休息,喝飲料,撥食橘子;舉目俯看西邊,崖下是數不清的房舍,林立於平野間,更遠處,是連綿不絕的山丘;而轉回頭,也能遠眺東邊 Diamond lake 的周遭美景。

此處竟能將兩側的崖景與湖色,儘收眼底,真不愧是觀景的「好所在」。

回程中,循著「野花徑」loop 指標,爬過另一山頭,再接環湖大路走回,一路上,也沒有什麼特別出色的野花花叢再現。

可惜的是未見Diamond Lake 湖邊 poppy 綻放盛景,不知今年此處 poppy 爆開之景是延後?或是就是如此?我不知道。(作者為南加台僑)032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