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的平衡感(松田康博)

 

二○二一年四月十六日,美國總統拜登和日本首相菅義偉在華府舉行的美日高峰會後,發表聯合聲明,提到「台灣海峽和平及穩定的重要性」。該聲明對於不斷挑戰現行國際秩序的中國而言,乃強烈的警告訊息。

台灣則出現「美日攜手挺台」、「美日一起轉向『戰略清晰』」、「台灣已進入與美日兩國進行戰略合作的新時代」等評論。由於美日有必要藉由對中國發出強烈訊息,使台灣人民放心,因此該聲明已達到此一政治目的。

不過,這些評論中,亦夾雜著不正確的部分。讓筆者藉此機會加以釐清吧。因為,筆者認為這次的美日聯合聲明意味著台海「戰略模糊」的外交藝術,已開花結果。

「戰略模糊」旨在嚇阻中國

在解釋何謂台海「戰略清晰」時,以「同盟(alliance)」為例,肯定就容易理解。直到一九七八年,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和美國還是同盟關係。美方會協防的中華民國領土範圍,也預先明確劃定。亦即若中國攻擊台灣,美國就會依盟約,近乎自動地出手協防台灣,中國因此被嚇阻。此為戰略清晰。然而,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將因為中國或台灣的動作而捲入與中國的戰爭。

可是,美國「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規定,如果台灣遭受攻擊,美國政府及國會將採取「適當行動(appropriate action)」。戰略模糊的本質在於,透過不清楚表明未來會採取哪些行動,針對欲改變現狀的中、台雙方,起到「雙重嚇阻(dual deterrence)」之效。換句話說,一方面嚇阻中國攻台,另一方面也抑制台灣挑釁中國。戰略模糊乃美國為了既保有使用武力的決定權,又維持兩岸現狀的積極戰略,並非消極地逃避責任。

日本也向中國指引了「合作之道」

此次的美日峰會聯合聲明,亦貫徹了戰略模糊的精神。其所寫的是「台海和平及穩定的重要性」,而非「防衛台灣」。此外,這次自由世界幾無專家認為,應該要抑制台灣。貫徹維持現狀的蔡英文政府,受到了高度評價。因此這次所寫的雖是「促進兩岸問題的和平解決」,但二○○五年(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時期)美日外交部長、國防部長會談(2+2,俗稱二加二會談)所共同發布文件的語詞—「透過對話」,則未寫入。由此可見,美國目前想要嚇阻的是中國,不是台灣。

這次的美日峰會聯合聲明,和三月十六日在東京舉行的美日二加二會談後發表的聯合聲明一樣,均點名中國,尖閣諸島(台灣稱釣魚台列嶼)、台海、南海、香港、新疆等問題全都提到。感到驚訝的中國為了阻止此事而施壓日本,但到頭來拜登及菅義偉仍將與二加二會談聯合聲明幾無二致的內容,寫入美日峰會聯合聲明。

惟希望各位好好注意的是,和美日二加二會談聯合聲明不同,美日峰會聯合聲明刻意寫道:「美日承認(recognize,認識する)與中國進行坦率對話的重要性,重申今後直接(向中方)表達(美日)關切議題的意向,並認識到(acknowledge,認識する)有必要在具共同利益的領域,和中國合作。」這可以看作是在日方要求下寫入。因為五月六日在倫敦舉行的「七大工業國(G7)」外長、發展部長會議後發表的聯合公報(G7 Foreign and Development Ministers’ Meeting Communiqué)對中國的措詞,沒有這一段,整體來說則比美日峰會的聯合聲明更為強硬。

也就是說,從中能夠看出日本在試圖嚇阻中國舉動的同時,亦正設法避免造成中日關係不穩定。當然,暫且不論最終能否成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日本的計畫,目前仍未取消。結果比起美日二加二會談後,中國對日本的反應在美日峰會後反而更為柔軟。

有朝一日如果中國決定對台動武,由於提供美軍支援的將是日本,因此對台灣來說,屆時日本所做的選擇仍是生死攸關地重大。美中關係一惡化,日本的身價就會水漲船高。為了使習近平訪日成功,中國不得不顧慮日本。筆者認為,日本或許是唯一一個既可以維持對中關係穩定,又能夠經由加強對美同盟,對區域內的和平及穩定做出貢獻的主要國家。

許多媒體對美日「拜菅會」的評價,都僅止於這兩位領袖對中國的看法高度一致。然而,要理解日本外交在美中之間的平衡感,這還不夠深入。所謂的國際政治,就是虛虛實實的複雜過程。

(作者松田康博為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自由時報052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