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車情緣 / 也談CT Scan (稚竹)

外子在一九八四年買了一輛新車,是全紅龐蒂亞克(Pontiac)的車子,當時老公開了這輛車子到紐約來接機。我們在那兒停留了幾天,也到大西洋賭城遊玩,之後一路開回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鄰近教堂山(Chapel Hill)時一路蜿蜒起伏。一眼望去,兩旁翠綠的牧場上,有許多牛羊低頭在吃草。正如《敕勒歌》中所言【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還有尖頂的建築物,誠如高中時地理課上所提的。是為了防止積雪。才有如此的結構。

記得學生時期,一到放假時,我們便開著此車,到處遊玩。曾與大學同學到馬里蘭州的海灣抓螃蟹,到費城去遊玩,因為學生時期手頭不寬裕,所以大部分都是住友人家或停在休息區睡覺。我與外子也曾多次到紐約,維吉尼亞州,北卡海邊等地去玩。剛開始車子沒有冷氣,靠洗試管賺來的錢安裝冷氣。這輛車陪著我們走南闖北,行萬里路,承載了我們許多青春單純月的回憶。

我們很幸運的買到此車,它一直都沒有出什麼毛病。後來一九九二年,因為有了兒子,需要較大的車子,於是買了一輛本田雅閣(Honda Accord)的車子,而這輛舊車,光榮身退,最後登廣告,以兩千元的價格把它賣出,結束了與它的情緣。

~~~~~~~~~~

也談 CTScan

前陣子可能因外子膽結石動手術,兒子得Cov-19,壓力大,再加上睡眠不足,所以鬧頭痛,無法入眠,後來又撞到冰箱,疼痛加劇,於是與醫師網上視訊(virtual doctor visit),然後他要我去做 CT Scan 【(Computed Tomography) Scan,斷層掃描】 ,去急診室(emergency room), 考慮到費用,想再過一兩天看看,結果隔天頭痛難捱,所以一早便到急診室報到。

醫生幫我診斷,然後靜脈輸液【IV Fluids(Intravenous Fluids)】【醫生還加了一些藥在裡頭】,做新冠病毒的聚合鍊式反應測試 【The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PCR) Test for Covid-19】,最後做 CT Scan。首先他們要我拿掉耳環,手錶等金屬飾物。然後推我到一個房間, 只見一個圓筒似通道型的機器,連著一張床,CT Scan 機器的直徑比床寬度大一點。我躺在其上,他們以連於床上的固定帶, 將我腰部固定住,然後把床輸入圓筒狀機器中,只見機器夾層中有亮光, 隨著圓筒形軌道旋轉繞行,約五分鐘就完成了。

因不知價格如何,我曾詢問過專做 CT Scan 的放射科公司 (Radiology Co.),他們三百一十元。但醫院的價格可能會較貴,但一般 CT Scan 的價格會比 MRI(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核磁共振成像)便宜。      

後來結果出來,一切正常,還好沒有腫瘤,沒有骨折, 血管沒有破裂(沒有中風)。醫師要是有事,大概就是要開刀了,

靜脈輸液後回家,果然覺得身輕氣爽,哪兒都不痛,還元氣十足,只是不知稍後,這個偏頭痛(migraine headache)或緊張性頭痛(tension headache)會不會又回來找我,那就只好再到家庭醫生那兒報到了。(作者為北卡州台僑)060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