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流網狀組織的威力(陳茂雄)

陳茂雄

 

民進黨新潮流系是台灣很特殊的派系,歷久不衰,在政壇獨領風騷,台灣沒有出現過像新潮流這種派系那麼長壽。以前許信良領導的美麗島系也雄霸民進黨,然而其他派系結盟形成反美麗島聯盟,立即讓美麗島系崩解。後來由新潮流獨霸民進黨,雖然其他派系也形成反新潮流聯盟,然而完全不能撼動新潮流。

若以個人的聰明才智來說,新潮流並不突出,可是團隊的力量,新潮流卻是一枝獨秀。以個人的力量來論述,謝長廷極為傑出,在膽識及聰明方面,比他強的人少之又少。新北市長選舉時,藍營宣傳侯友宜是勇者,進入南非武官的官邸勸降陳進興,事實上是掠奪謝長廷的功勞。

綁架白曉燕並撕票的陳進興全國流竄,姦殺案層出不窮,威脅全國人民的安全,後來流竄到南非武官官邸,變成極為棘手的問題,陳進興殺人就像踩死螞蟻那麼簡單,台灣政府不能不面對,然而為了人質的安全,也不能攻堅,最後是謝長廷進去現場,並成功的勸降,將陳進興帶出來交給警方,有這種膽識的人相當少,這是謝長廷的勇。

謝長廷低空飛行當選高雄市長,只是中國國民黨掌控議會,有議會掣肘,好的政策沒有辦法推動。當時謝長廷任命中國國民黨籍議員陳村雄的兄長擔任消防局長,綠營人士群起圍攻,謝長廷也不在意。後來陳村雄帶了幾個死黨支持謝長廷,而且人越滾越多,最後挺謝的議員竟然超過反謝的議員,裂解中國國民黨在高雄市議會的勢力,謝長廷才有機會再造高雄,這是智。

謝長廷的智與勇在政壇上少有人出其右,他也跟其他政治人物一樣,有了派系,氣勢也不低,可是在他出使日本之後,派系就崩解,很快的被林崑海吸收。新潮流系就沒有這種問題,不會因為有哪一個人離開選舉圈,就使派系崩解。在高雄謝系就被新潮流系殲滅,還延燒到屏東。

謝系與民進黨其他派系一樣,都有一個領袖,派系成員雖然與領袖之間關係密切,可是成員彼此之間關係薄弱,沒有領袖領導,派系就崩解。新潮流的派系則呈網狀關係,任何人退休,都不會使派系崩解。一般派系成員往往單兵作戰,新潮流則打群架,為了團隊的目標,可以放下私人恩怨,這是相當可怕的事。陳菊與楊秋興競選市長時,黃昭展是挺楊秋興,反陳菊,依陳菊的個性,不會那麼輕易放過黃昭展,可是黃昭展辦喜事時,陳菊卻是首席貴賓,讓大家嚇一跳。

之所以會有這種戲劇性的變化,是謝系的莊瑞雄到屏東南區選立委,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新潮流乃支持黃昭展到屏東南區戰莊瑞雄,卻不願意吸收黃昭展為新潮流成員。只是此戰沒有成功的將莊瑞雄拉下,因為黃昭展缺乏選戰經驗,過度依賴重量級政治人物的招牌,事實上重量級政治人物的名號對全民調的初選完全無效。

沒有將莊瑞雄拉下來,潘孟安的縣長任期屆滿後,新潮流有可能保不住這個百里侯。剛好屏東縣的立委少一席,變成北區英系(蘇系)的蘇震清與新潮流的鍾佳濱要淘汰一個。而這段期間蘇嘉全家族與蔡英文之間的關係有一點緊張,蘇震清乃表態要脫黨參選,被九合一選舉嚇破膽的蔡英文還是讓步,但做了奇怪的安排,蘇震清到南區選區域立委,而原來南區已經提名的莊瑞雄轉到不分區。

英系的蘇震清及新潮流的鍾佳濱都是北區,若要讓蘇震清選區域立委,而將原來已經提名的區域立委擠到不分區,也應該將一樣在北區的鍾佳賓擠到不分區才對,怎麼會擠到南區的莊瑞雄?奇妙的是高雄與屏東都少了一席立委,而謝系在高雄的管碧玲及在屏東的莊瑞雄都被擠到不分區,新潮流還是選區域立委。

內行人都很清楚,在選戰要更上一層樓的人最怕被擠到不分區,因為選舉時,自己沒有操兵,樁腳及親密支持者會被選區域立委的候選人吸走,因而很難更上一層樓,謝系的管碧玲及莊瑞雄都遇到這種命運,新潮流則沒有這種問題,高明。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