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台灣人(陳財能)

 

李登輝總統曾公開說「新台灣人」,一直是他整體治國思想非常重要的一環。一九九八年八月,在太平洋戰爭終戰日前夕,他提出「新台灣人」,就是要凝聚「新台灣人」的共識,發揮不認輸、不怕苦的台灣精神,為後代子孫創造光明的遠景。然而,公元二○○○年政黨輪替後,中國國民黨仍然堅持中華法統的意識,並利用朝小野大的政治結構與台灣意識尚未全面覺醒的認同分歧,使台灣陷入「民主內戰」之中。因此,李登輝總統在二○○○年退出中國國民黨後,便在二○○五年時,正式提出「新時代台灣人」,來取代被中國國民黨馬英九以中華民族主義窄化的「新台灣人」。

從歷史事實的理解,可以清晰地看見,李登輝先生擔任總統職務的十二年間,在於扭轉且打破幾千年來中華封建思想及政治社會體制,讓來自中國的、不同地域的人,可以在台灣凝聚一個堅強的生命共同體,共同開創一個歷史的新開端。

一九九三年四月,李登輝總統在一篇題為「這是一個歷史的開端」的演講中宣告:今天,在台灣的二千萬同胞,已經形成一個新的生命共同體。意即,自一九九三年開始至今,李登輝總統默默地透過心靈改革、社區總體營造、總統直選、認識台灣、提出新台灣人的概念、特殊國與國關係到新時代台灣人等具體政策與運動的實踐,都是圍繞在以「公民意識和社區共同為基礎的民主主義」建構「台灣是台灣人的」的意志與認同。

總結而言,李登輝總統實踐的核心與目標,就是建構「新時代台灣人」的身分認同的意識、心靈與走向世界的實踐能力。

首先,從身分認同的意識而言,主要有兩個核心要素:

一是,在移民、殖民及威權歷史過程,台灣意識與認同的建立。

一是,以民主的公民意識與社區意識,取代民族主義的舊思維。

其次,從身分認同的心靈而言,蘊含著兩層意義:

一是,台灣國民意志的自覺。自覺擺脫他人所設定,把台灣附屬化的虛構,確立台灣作為主體的自我肯定。

一是,創造新的社會、新的人。地理上,認知台灣在陸海交叉地帶;歷史上,認識台灣經歷殖民、獨裁及民主的轉化;人種上,認清不同階段、來自不同地域的移民融合,這都是認同台灣創造新的社會,新的人的自然資源,這就是李登輝總統「新時代台灣人」的根源所在。

最後,從走向世界的實踐能力來說,有三個恆久堅持的方向:

一是,誠實自然地堅持「脫古改新」,建立以民主主義為中心的自由國家。

二是,堅持「台灣是台灣人的」,來建立民主人的公民社會與生命共同體。

三是,以「我,是不是我的我」的心靈與哲思,追求永遠肯定的生命意義。

從人類追求良善政治文明的歷史來看,李登輝總統以「主權在民」脫離中華獨裁法統的過程,其成就遠勝於日本「明治維新」所高舉的「王政復古」與「大政奉還」。從變革主體來看,李登輝總統以「台灣人為主體」對抗「中華威權幽靈」,將「國家權力奉還台灣人民」的民主化過程,本質上足以與十八世紀末的法國大革命,巴黎市民高舉「自由、平等、博愛」的自由主義瓦解絕對王權及封建制度,以及十九世紀六○年代美國林肯總統解放黑奴運動,並列為人類的文明成就。

一生經歷兩次外來政權的李登輝,從「身為台灣人悲哀」的心靈,自我實踐一切價值轉換的價值,並轉換為實現「身為台灣人幸福」的行動,建構新時代台灣人的心靈與認同。本質上,李登輝就是新時代台灣人的典範。雖然,李登輝的生命停止運作,但是,他留給台灣人「新時代台灣人」的心靈與意志、留給世界民主文明「寧靜革命」的資產,無疑是日久彌新、影響深遠的價值與典範。

(作者為李登輝口述歷史策畫暨訪談人)自由時報073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