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與民主的未來 (松田康博)

 

新型冠狀病毒(novel coronavirus)改變了世界的遊戲規則(game changer)。不過兩個月,全世界的情景竟截然不同。起初雖屬於中國的問題,如今疫情卻以歐美為中心,全球正危機四伏。失敗和成功僅一線之隔。藉由控制疫情擴散,中國增強了自信心,還援助其他國家,開始擺出彷彿是「救世主」般的架子。

有誰預料到出現這樣大的變化呢?「後新冠病毒災難」的世界情勢,究竟會如何演變呢?

中國打的如意算盤

中國正加強對自己有利的宣傳。其宣傳文本的基本模式,可以從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一月二十八日訪問中國時所發表的言論看出。筆者認為,其要旨為:一、中國能控制疫情擴散;二、全世界現在莫不讚頌中國、感謝中國;三、由於中國制度的優越性,故全球都理應師法中國。

此後,中國即強調病毒的源頭並非中國,連是美軍夾帶到中國的這種話都說出口。最近甚至出現疫情全球大流行(pandemic),對中國反而是個「機遇」的言論。由於這些皆為具中國特色的言論,因此除非是研究中國事務的專家,恐怕無法看懂。

在中國這樣的獨裁國家,其政府並無透過選舉選出的正當性。中國的宣傳,反而強調統治者的品德端正與施政的正確無誤。因此,即使在中國發生怎樣的災難,都不是中國共產黨的責任,而是全部歸咎於個別幹部。然後,任何災難最終也會被扭轉為一個中共獲勝的故事。

中國向國外輸出此一操作輿論的方式。對外關係一旦發生問題,就全部怪罪於外國;就算處於全球性的危機中,也會得出中國的民主集中制(democratic centralism)優越、歐美的民主主義遜於中國這樣的結論。

全球同時或接二連三地發生危機之際,國際間的主流言論又會變成怎樣?中國的媒體會宣傳中國的成功及外國的失敗,另一方面,民主國家的媒體則多半會報導對於本國政府的批評。一旦兩者混為一談,中國成功、民主國家失敗,所以全球都理當效法中國的言論,就自然而然地會變成主流。但那是對的嗎?

我們應當從中國學到的教訓

千萬不要被中國的宣傳混淆視聽。我們應該而且必須從中國學到的最大教訓,就是下列三點:一、資訊公開很重要,絕對不要隱匿;二、嚴禁因國家的過度集權而扼殺了公民社會;三、只要國內爆發感染,就務必立刻禁止人民出國。以中國為例,其隱匿國內已爆發感染的消息,責罰披露疫情的「吹哨者」。接著在數百萬人次的中國旅客出國後,才終於下令禁止出國團體旅遊,於是扣下了引發疫情全球大流行的扳機。

中國的最大貢獻在於,向全球提供基於其國內大量的病例而累積的流行病學、傳染病學和臨床的資訊。中國誇耀的強制性「封城」與限制人民的行動自由等做法,均伴隨著強烈的副作用。由於防疫政策是在各國受到其本身的法律、制度制約下進行,因此中國的做法未必就能如法炮製。中國的威權主義(authoritarianism)亦未必會成為楷模。

成為世界楷模的「台灣經驗」

反觀台灣的防疫政策則是非常成功。在推行果決的出入境限制、資訊公開透明、掌握感染者及受隔離者的動向、增加口罩等醫療物資生產的機制等急待解決的難題之際,依然保持著民主主義。台灣過去一向被認為是國際社會中的弱勢者,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全球大流行,卻以卓越的領導能力、制度、資訊科技(IT),還有台灣人特有的靈活度,博得了防疫政策世界第一的地位。

當前在以口罩為主的醫療物資上,能夠對國際社會伸出援手的,大概只有中國和台灣。歐美與日本要擺脫現階段的慘況,到達開始行有餘力援助世界,或許還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在此之前,台灣可以發揮極大的作用。

台灣的防疫作為,已不只是守護台灣每個人的生命及健康等等。走向後新冠病毒災難的新時代,守護全球民主價值的重責大任,就落在台灣的肩膀上。全世界的目光,都正注視著台灣。

(作者松田康博為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自由時報041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