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友之間 (楊淳卉)

台北市立委補選,民進黨在藍、綠、白三方混戰的局面下取勝,柯家軍陳思宇慘遭邊緣化。選舉結果再次印證,柯文哲個人光環難以轉移到其他候選人身上。這對柯組黨、布局立委、甚至挑戰總統大位的可能性都是一項挫折,也對後續白綠關係的分合走向產生影響。

民進黨九合一大敗後,曾試圖處理與柯文哲關係,包括北市立委補選在提名階段,拋出「白綠合作」可能性,蔡英文也遞出橄欖枝,上演「蔡柯會」,就連民進黨新任主席卓榮泰也公開透露對白綠關係發展保持開放。對元氣尚未恢復,並尋求二○二○年政權延續的民進黨來說,仍盼與柯維持「是友非敵」的關係。

然而,白綠在台北市長選舉的恩怨未解,柯文哲在選後對綠營想要「修補關係」的動作並不買單。柯文哲在兩岸議題提出爭議的「警察、強盜說」,踩到綠營敏感神經,對於北市長選舉,還放話要綠營「交出戰犯」,並高調派出柯家軍參與立委補選。在民進黨氣數衰弱之際,柯文哲選擇以極高姿態方式回應民進黨。

不過柯文哲祭出分化綠營的選戰手段,卻同時團結了民進黨。從北市立委補選結果來看,泛綠選民「不想讓國民黨贏」依然才是終極目標,這與二○一八年台北市長選舉棄保效應的現象一致。綠營在北市立委補選確實遭白色力量分票,但綠營也回歸基本盤,補選勝選也讓民進黨更有信心,反而擾亂了柯組黨和子弟兵進軍國會的布局。

只是,即使選舉結果對白色力量是一項打擊,但不代表白色力量就此被擊潰。望向二○二○年,只要白色力量有突進的企圖,對民進黨來說,無疑是極大的威脅。

北市立委補選結果也揭示了,若白綠都望向二○二○年選舉,只要民進黨繼續採取攻勢,柯文哲恐怕不得不放下過去的高姿態,正視白綠關係與合作的「課題」;只是,民進黨也得先想清楚,與柯之間究竟要戰或和,當柯只在意自己的政治前程時,白綠競合之路該怎麼走,答案應該呼之欲出了。自由時報012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