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頓選舉秩序 美大法官任重道遠(英夫)

7月1日美國最高法院以《6:3》票裁定,亞利桑那州禁止「第三方」收集選票和禁止選區外投票的規定,不違反聯邦《投票權利法案》(Voting Rights Act,簡寫為VRA )。這起案件被視為一個全國性的範例,將對未來全美各州「防止選舉舞弊」的立法產生正面的影響。
首先讓我們先了解,「亞利桑那州禁止第三方收集選票和禁止選區外投票的規定」的內容是什麼?
第一項是選票收集法,僅允許特定人士,如:家人、護理人員、郵遞人員將選票提前交給州競選官員,其他第三方為他人提供選票是非法的。
第二項是投票日當天在錯誤選區投下的臨時選票被視為廢票。
需要設立這二項法案,表示有人或團體組織在收集選票,而且在選舉當天隨便投入任何選舉票箱,不管是不是該選區的選票。從外人的角度來看,要避免選舉舞弊,這種立法是合情合理的。目前美國大多數的州都要求選民在自己的選區投票。另外,大約有20個州限制第三方收集選票,因此這二項法案的設立是大勢之所趨。
法律訴訟的過程
由於兩大黨對這二項法案有不同的態度,共和黨支持,民主黨反對認為這是違反聯邦《投票權利法案》(VRA ),就告上法庭。這起案件在初審法院和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反對派都贏得了勝訴。上訴法院法官在文件中寫道:「選區外選票的政策,以及將收集他人的選票定為犯罪,對亞利桑那州的美國印第安人、西班牙裔和非洲裔選民具有歧視意味,違反了VRA第2條規定」。但最終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被推翻,讓兩項法案得以完成立法程序。支持本案的大法官阿利托(Samuel Alito)在法庭意見中寫道:「第九巡迴上訴法院的法官誤解和誤用了(VRA)第2條規定」。
由於這是一個全國性的範例,對未來的選舉有很大的影響。而且這次判決的《6 : 3》比數回歸政黨的比例,6名共和黨總統提名的保守派大法官,對上3名民主黨總統提名的自由派大法官。引人想起,在去年底的選舉官司中,為什麼川普提名的大法官並沒有支持川普的官司?
德州訴訟案被駁回的內幕
回憶去年年底,總統大選開票結果顯示拜登贏得總統寶座。同時在一些搖擺州傳出有選舉舞弊的行為,一連串的選舉官司正如火如荼進行中。12月7日深夜,德州突然向聯邦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起訴書》,狀告喬治亞州、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州在大選中違反憲法。消息一出,震驚全國。阿拉巴馬州等18個州迅速響應加入德州訴訟。當時聲勢浩大,川普也寄望在德州訴訟案中翻轉選舉結果。沒想到最高法院迅速做出回應,12月11日,9名大法官以《7:2》表決駁回德州訴訟案。之後大法官們也拒絕受理,所有有關這次總統大選的訴訟案件。大法官們的行為引起眾多的質疑,為什麼川普任內提名的大法官都沒有支持川普的官司?雖然大法官是獨立判案,不受黨派影響。但是提名者與被提名人的理念應該相當接近,彼此之間的支持是可以期待的。
在德州案被駁回的數日後,有內幕消息在網上流傳:「最高法院的一位大法官助理聽到了大法官們之間的爭論。他說,大法官們和往常一樣,進入了一個專門探討、爭論案件的房間,通常大法官們在裏面爭論時都是文質彬彬的,從外面聽不到裏面的聲音。但是,在討論德州起訴案的時候,這位工作人員聽到了從墻裡穿透過來的激烈的爭吵聲,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和其他自由派法官堅持認為不要受理此案。並向主張審理案件的保守派大法官發出威脅:「如果接審此案,你們能為騷亂負責嗎?」」

顧全大局 大法官們任重道遠

如今時過境遷,大家可以冷靜的回顧當時的大環境。去年5月26日在明尼阿波尼斯市(Minneapolis)非裔男人佛洛伊德( Floyd )被員警跪壓致死,之後在黑命貴(BLM)策動下,全美國發生大暴亂。根據紐約時報的統計,6月份BLM騷亂在全美共計發生4700次、平均每天140次。各地槍擊案、暴力襲擊案、名店與中小商家被搶的傳聞不斷。到了12月少數地方依然有騷亂,在這種情況下大法官們必須考慮騷亂的因素,決策過程可以推測如下:
首席大法官羅伯茨說服3位川普提名比較資淺的保守派大法官,加上3位民主黨提名的自由派大法官,一共7位大法官投票駁回德州訴訟案,2位保守派大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 與阿利托(Samuel Alito )仍然堅持接納此案,這樣就造成《7:2》德州訴訟案被駁回。我們可以想像這4位保守派大法官心中的苦悶,他們看到這次大選發生很多選舉弊案,但是又要避免讓國家陷入動亂,只好選擇暫時不介入。他們一定已經下定決心,必須整頓選舉秩序,剷除選舉舞弊。今後我們一定會看到他們繼續為整頓選舉秩序的法案護航。
美國是一個老牌的民主國家,200多年前設定的選舉法一定有很多漏洞,跟著時間與環境的變動,法律條文必須加以修改,才能跟上時代的腳步。有公平公正的選舉,是實行民主制度的必要條件,我們期盼今後數年內各州選舉法能有大幅的改善。070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