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信仰及政治神棍 (陳茂雄)

陳茂雄

 

台灣是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由立法單位訂定政策及立法,由行政單位執行,憲政體制又授予立法單位監督權,以免行政單位陽奉陰違,有了監督權的立法單位手中握有寶劍可除弊,因而變成除弊單位,常看到立委聲色俱厲的拷問行政官員,立委也以揭弊者自居,選民若受到冤屈,也會請立委申冤。

扮演正義守護神的立委,日前出了讓人震驚的消息,在立法院休會期間,檢調單位全面出動搜索數位立委的住家及辦公場所,獲得不少證據,現任或已卸任立委有五人被聲押,一個交保。檢調單位選在立法院休會期間大陣仗動作,代表不是突發事件,弊案已經偵查一段時間,而選在立法院休會期間收網。

表面上看只有六位立委(包括卸任立委)以及相關人士涉案,事實上是包括所有立院黨團,也就是所有立院黨團都中槍,等同立法院出問題。依立法院的遊戲規則,很多政策或法案通過立院黨團協商後,就等同在立法院過關,所以要通過政策或法案就要向擁有立院黨團的政黨下功夫,所以這次收賄案大小政黨都有分,只要有立院黨團的政黨都有人參與弊案。

這一次收賄案促使掌控立法權的立委對行政單位施壓,變更遊戲規則以圖利特定人選,非常諷刺的是除弊單位產生大弊端,抓賊的人自己做賊,選民難免感到驚訝,政治人物到底出了甚麼問題?與黨外年代的政治人物比起來真的有天壤之別。

權力與腐化是一體兩面,民進黨還未建黨以前的黨外時代,貪腐乃集中在獨裁政權身上,黨外人士可說是乾乾淨淨,當時監委選舉的賄選是公開的,而且有行情價,一票一千萬元,合目前的幣值在一億元以上,當時尤清開創了台灣新紀錄,他選上監委沒花任何金錢,因為有黨外的省議員及院轄市市議員不願意賺一千萬元,而將選票投給尤清。

台灣的變化太大了,以前有機會賺大錢的黨外人士為了正義,放棄發財的機會。現代的政治人物滿口仁義道德,向選民表示為國家為社會而奮鬥,私底下卻是「能撈就撈」,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變化?這些「能撈就撈」的政治人物,其品德連盜賊都不如,盜賊的行為可議,可是他們不會滿口仁義道德。

黨外時代,台灣人面對獨裁政權的壓迫,更缺乏資源,因而產生解除壓迫的政治信仰,更形成一股力量,多數人不為私利,為理想而奮鬥。政治民主化之後,人民解除被壓迫的悲情,追求政治信仰的團體轉型為民主政黨,並形成利益共同體,大家忙著建立政治版圖,分贓政治利益。

昔日追求政治信仰的人,能獲得利益者形成利益共同體,很多沒有機會獲得政治利益者,還是繼續捍衛政治信仰,利益共同體成員為了吸收這些信徒,只好扮演政治神棍,宣揚政治信仰,事實上他們心中只有利益,沒有信仰,只是一般信徒還是被騙了。台灣的政治神棍會以改革著的身分騙取選票,卻積極謀取利益,沒有牽涉到利益的信徒被騙得團團轉。

以前台灣人不只缺乏資源,還面對獨裁政權的壓迫,因而產生政治信仰,更產生力量。政治民主化之後台灣人失去被壓迫的悲情,更獲得資源,因而形成很多利益共同體,大家積極凝聚力量,建立政治版圖,分贓資源。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