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國軍,愛護國軍,對抗共匪 (林保華)

林保華

《磐石艦》導致的防疫破口引發的反響遠大於清明假期巨大人流集中到若干景點。這是因為事件發生在國軍身上,而且有了確診。前者天佑台灣,有驚無險的過去了;後者正在採取積極措施進行挽救,將損害極小化。

事件所披露出來的,仍然是國軍長期存在的問題:一個是陋習,一個是敵情觀念。

根據我比較長期的觀察,軍隊內部一旦出事,軍方回應都很快,這是軍隊的作風。然而問題是回應的是否正確,一旦有錯,小事也會變大事。由於軍隊是封閉單位,除了官僚作風造成的上下隔閡,也習慣了下級服從上級與相互隱瞞、官官相護。因此回答出來的許多問題出包就不奇怪了。一旦出包,就要認錯,一認錯就會損及領導權威,因此要認錯非常困難。

敵我意識不清鬆懈對病毒警戒

這次處理疫情的馬虎,顯然是敵情觀念還不如平民百姓,認真想也真恐怖。這問題還在於到底軍隊的將領們有多少是把中共當作自己的敵人?還是同過去自己的老領導吳斯懷之流仍有同樣想法?而吳斯懷仍然可以安坐在民意殿堂上,也會給官兵們錯覺,認為他與共產黨麻吉麻吉並沒有錯。敵我意識不清,當然不會把武肺病毒的侵襲當作一場戰爭。指揮官陳時中溫和的一再說教被當耳邊風。

蔡英文出任總統與三軍統帥以後,傾全力關注國軍,幾乎要把自己融入到國軍裡面,在加強戰力方面也做了許多工作。然而如果缺乏將領的配合,也只能事倍功半。反而那些投共將領數十年來的影響不容忽視。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的2月27日,蔡英文總統巡視軍方化學兵部隊,要求「防疫視同作戰」,保持警戒。因為台灣已經看出,不管習近平是有意還是無意,它已經是一場生化戰爭。既然是戰爭,也就涉及每個人,軍隊責任更重。然而有些將官可能認為,這只是化學兵的事情,與其他兵種無關?然而生化戰僅僅是戰爭的一種形式,作為開路而已,最後還得其他兵種的火拼肉搏。不知道軍人們有沒有這種意識?將官們有沒有不斷將這種意識向部隊灌輸而加強防疫意識?看來做得很不夠。

台灣民主化帶領軍隊國家化以來,至今20多年,相較所謂「黃埔軍魂」,大概只有四分之一的年份,要把黨國意識扭轉過來絕非易事。表面是國家化,內心還有許多的黨國化沒有徹底解決。當然隨著將領的新陳代謝,以及國內外環境的不斷變化,將領們的意識也會變化,尤其中共的邪惡表現對官兵們也會有教育作用,然而要取得更大的效果,還需全體官兵的努力。不論為誰而戰,都應該保衛我們安身立命的這塊台灣土地。這是國軍未來的改革必須面對的重任。

糾正國軍錯失切勿攻擊謾罵

1949年以前投共的國軍官兵絕大部分都沒有好下場,包括許多被送到韓戰戰場充當炮灰,這是歷史的見證。觀察中共現在的表現,正在撕去他們這些年來的改革偽裝。證明他們只是穿西裝的共匪而已。如果他們拿下台灣,所有台灣人,包括投降的官兵也絕對沒有好下場,因為「留島不留人」是他們的方針,也正在香港實行。在這個時候,國軍與台灣民眾已經成為生命共同體。因此國軍若有什麼錯失,我們也應當以自己人的過失來開導,一起糾正錯失,更好的團結再戰,不應用攻擊謾罵的方式。

蔡英文總統已經以三軍統帥的身份向全民道歉,也要求國軍城市面對這次事件。因此國軍的負責人只有釐清事實真相,才能吸取教訓。這是最重要的,任何道歉與懲處都不如真相重要,因為沒有真相,懲處不可能準確而令人信服,更無益於改進工作。

最可笑的是,現在攻擊國軍最猛烈的卻是自稱代表軍公教利益的國民黨政治人物與媒體人。這說明他們只是利用軍公教來反對台灣中華民國的民主制度而已。

現在誰最恨國軍?當然是意圖來犯的共軍,他們不斷繞行台灣,就是對國軍與台灣人民的挑釁。而從台灣內部出來攻擊國軍的人,是什麼樣人物,人們還不清楚嗎?

面對中國武肺攻擊全球,造成巨大損失而引發國際求償情況下,面對武肺激化中共黨內鬥爭情況下,面對武肺導致美國等西方國家自顧不暇情況下,很容易誘發習近平侵略台灣的孤注一擲。台灣某些親共人士的活躍,也反映出習近平親自指揮下的「戰略配合」。台灣民眾與國軍官兵更應警覺,避免被分化而更應團結起來,共同對敵。

台灣的國安部門也應該行動起來,警覺的觀察什麼人在製造混亂,圖謀不軌,並且記錄在案,不論這些人是從哪一個陣營裡出來的,因為敵人的滲透並沒有區分哪個陣營而是全面滲透。對國安部門來說,這也是難得識破第五縱隊的機會。(資深政經評論家)民報04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