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哪個亂? (鄒景雯)

鄒景雯

 

撥亂反正、重返執政,是這次國民黨迎戰總統大選的訴求,要撥什麼亂?言下之意想必是民進黨之亂。亂者,改變既有的秩序,卻未建立新的秩序,是謂也。國民黨這順口溜能否引發足以致勝的選民共鳴,作為對照組的自己,很關鍵。 

民進黨在亂什麼?設身處地幫國民黨及其支持者細數,這些年鬧得比較大的前三位,應該包括黨產被充公、年金改革,再外加一個同婚。如果二○一六年是國民黨執政,這三件事相信不會發生。但是這三個改變是改革,還是亂?社會上的保守勢力與求新的力量,肯定是不同感受,這是文明世界的常態。如果以上是亂,那麼要反成什麼樣的正?國民黨必須進行充分的詮釋,才能促成選票轉移。

現在率領國民黨在為大家描繪未來願景的是韓國瑜。韓總去年十一月地方選舉透過得票證明多數的高雄市民希望改變,也就是國民黨所謂的成功撥亂,如果在明年一月十一日之前,高雄市的治理讓全國民眾看到了反正的曙光,國民黨可以大聲說「同理可證」,全國也要隨著高雄的腳步擴大規模撥亂反正,確實有助於其重返執政。

然而,八個多月過去了,高雄建設的方向似乎並不是這麼回事,撥亂之後,似乎更亂,韓國瑜這三個字居然從專有名詞變成代名詞。例如最近發生的諸事,段宜康說柯文哲是「會讀書的韓國瑜」,沒有一個壞字,柯P立即為之大怒,會讀書有什麼不好?顯然重點在韓國瑜,他甚至進而採取株連他人的反擊,不論是「不會讀書的韓國瑜」,或「比較肥的韓國瑜」,雖然前面都使用了負面形容詞來加重程度,但他本人與不少閱聽大眾聽來,顯然認為後面的代名詞,貶損意圖同樣具有報復的「快感」。這是怎麼一回事?

撥亂之後沒有反正,還有更大一段鬧劇,那就是事後強調等了日本訪客廿五分鐘的事件,被迫要澄清不是遲到的日本學者的臉書,由於受到上萬韓粉的留言攻擊,昨天已遭到關版,失去使用功能,成了雙重的受害者。第一次的加害若是無心,第二次的加害則是有意,這說明韓流是亂流、還是大家期待的主流?

撥亂反亂,如何說服大家提早政黨輪替?其實不只外界納悶,國民黨內自己都無法全黨內化,榮譽黨員郭台銘已經表態他正準備參選二○二○,倘使現在韓總的聲勢繼續如日中天,郭董是不可能這麼乾脆,九月就掀牌,認為彼可取而代之的。

韓總今天要到新北市舉辦撥亂反正造勢大會,事態發展到這個地步,國民黨爆發韓郭內亂,確定亂上加亂,論輕重緩急,可得想清楚說明白,現在究竟要先撥哪個亂?自由時報090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