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待裴洛西的歷史感與啟示(蔡其昌)

蔡其昌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後,中國用最大規模的軍演壓迫台灣,宣示武統的決心,台灣人民非但毫無驚慌,生活如常,全球民主國家也逐漸聚攏成天下圍中的態勢,國際情勢彷彿又回到冷戰時期民主與集權的兩極對抗。而最令人詫異的,不在於許多國家逐漸從中國市場的強大召喚中醒來,而是台灣最大反對黨的副主席夏立言竟然在面臨中國軍事侵略最危急的關頭,赴中訪問。

反對黨對中國的政治順從,不只將形成犧牲台灣的主體性而接受一國兩制的主張;也間接表明服膺北京的再教育的政策。一旦,出此下策的國民黨放棄政治學上忠誠反對黨的角色,而淪為中國的應聲蟲,台灣的民主體制、文化與生活也將面臨崩壞的危機。

我因立法院游錫堃院長染疫而無法接待的情況下臨危受命,負責接待裴洛西,這是一項難得經驗,充滿著承先啟後的歷史感,以及未來從政路向的啟示。

裴洛西在一九九一年親赴天安門前拉布條聲援六四青年,隻身對抗共黨威權統治的行動,充分表示厭惡威權主義與反抗精神。

一九九○年三月,我參與野百合學運,來自全國各地學生佔領中正紀念堂,一起用青春的吶喊來對抗腐朽的政治體制,用堅定的行動來衝撞專制的威權政權。

當年躁動的台灣對比著肅殺的中國,同樣都是嘗試衝破威權統治的努力,卻有著反向的結局。台灣繼續向民主的亮光前行,中國則往後退向更威權的統治收斂。一水之隔,兩種不同治理,反映兩種社會文化,最終成為兩個無法交集的國度。

裴洛西在立法院致詞時,特別提到,安全穩定、經濟繁榮,以及良善的治理是國家長治久安的基礎。對照台灣走過三十多年來的民主路,尤其具有警示的作用。

我接待裴洛西女士的當時,正進行台中市長的競選活動,許多人問我,是否會因裴洛西而被中國列為「台獨頑固份子」進而影響選舉?

每次選舉,中國以高分貝的嗆聲震懾選民,用霸凌者的高姿態來打壓民進黨,逼迫選民棄綠投藍的策略已經證明效用遞減。

入圍中國官方的「制裁」名單,對我是一種肯定與榮耀,也是一枚勳章,肯定我從年輕時代,不畏強權,追求民主,挺身抗中的勇氣與意志。

裴洛西與我都有對抗威權體制的經驗與標記,也都相信對於霸凌者的暴力,無法以默不作聲來做為同意的承認;也深信唯有團結全世界憂慮被霸凌的國家,才能遏止中國得寸進尺的挑釁。

裴洛西的來訪讓台灣成為國際安全的焦點,台灣的經濟實力及美國的政治聯防,開啟台美雙方走向國際政經舞台的新篇章。我們應該更有自信,讓台灣成為屹立東亞的自由國家。

(作者現任立法院副院長)自由時報081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