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是台灣政壇常態 (陳茂雄)

陳茂雄

 

台灣政壇無是非,在野勢力鬥爭執政黨是必然的,其模式是先訂出鬥爭的對象及方向,再找理由來解釋鬥爭的正當性

立法院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於七日表態感謝美國參議員抵台,更提供七十五萬劑疫苗,以及將台灣納入新的戰略競爭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範圍。不過柯建銘話鋒一轉,指出中國國民黨黨主席江啟臣本身也屬國際外交專業,卻未能秉持專業帶領中國國民黨脫離此種毫無國際觀,且採義和團式的抗爭路線,隨波逐流,這對台灣真的是好事嗎?柯建銘指出,江啟臣要支持者關燈一分鐘來「要疫苗」?試問,敲鑼打鼓,或關燈一分鐘,就可以拿到疫苗嗎?他呼籲中國國民黨,應該放下不理性的政治操作,回到立法院,共同為全民的福祉來努力。

上述呼聲,大家應該覺得似曾相識,只是角色互易而已,以前中國國民黨執政時,也是呼籲在野勢力共體時艱,停止抗爭,為國家為社會而努力。只是在野黨希望執政黨下野,而且找很多理由表示自己的動作有正當性。二000年陳水扁執政,豬羊變色,國、親兩黨變成在野勢力,積極癱瘓政府。台灣最大的困惑是買不到武器,正好美國主動提出軍售案,這應該是令台灣振奮的信息,只是國、親兩黨硬將軍購擋下來。本來藍營表示重視監察權,國、親兩黨卻將監察院凍結三年。朝小野大的政府,總統需要很技巧的度過難關。

台灣之所以會有這種抗爭的政治生態,是因為台灣的政治環境特殊,養成各政黨、各階層抗爭的習性。綠營年輕世代或許不清楚,以前的黨外人士就是抗爭的鼻祖,中國國民黨政權佔領台灣初期,告訴台灣人說大家都是中國人,只是在台灣實施殖民統治,沒有將台灣人當作自己的同胞。蔣介石也將「民主憲政」掛在嘴巴,可是推動獨裁統治,台灣人當然要推動民主運動,擺脫獨裁統治。

一般在獨裁國家推動民主運動,常出現武裝革命,只是用革命手段打倒了獨裁政權,領導革命的領袖往往繼任獨裁者。也有革命運動採取暗殺手段,對獨裁者施以壓力,以緩和獨裁手段。然而台灣的民主運動並沒有採取這兩種手段,而推動「抗爭」,算是最溫和的民主運動。民主運動的抗爭乃兵分兩路,一項是群眾運動,另一項則是增額立委在立法院的抗爭,由於人數太少,因而不排除肢體抗爭。

由於獨裁政權壓迫人民,造成黨外人士的抗爭獲得民眾的認同,促使抗政活動如雨後春筍,到處都可以看到抗爭,所差別的是黨外人士為公益而抗爭,後來的運動卻為私利而抗爭,使台灣變成抗爭的社會,尤其是在野黨期待以抗爭的手段拉下執政黨,好讓自己取而代之。就算國家出現危難,政客還是一樣抗爭。

獨裁統治年代,抗爭是最溫和的民主運動,黨外人士為公益而抗爭,卻因此使抗爭變成台灣政壇的習性。政治民主化之後,政客卻繼續以抗爭手段獲取政治資源,它是為私利而抗爭,也可能因此拖垮國家。一樣的抗爭,卻有不同的意義。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