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擊中國的川普們 (洪博學)

洪博學

他們買下你的想法,你的選票,最後買下一個國家。——珍梅爾《美國金權》

千萬不要以為,美國只有川普一個人和中國共產黨孤軍獨鬥,事實上,美國的反共保守派一直存在,而且日漸壯大。即便這幾年因為中國崛起,以金錢收買了不少具有政治影響力的保守派智庫,但是保守派長期建立的反共灘頭堡,已經從察覺而走向醒悟,因此這場美中貿易戰爭,其實就是共產中國和民主美國的戰爭。

2月初,川普發表國情咨文之後民調快速上升10 %,可以證實川普總統打擊中國行動正在做正確的事,他的手段或許粗糙,但是和歐巴馬執政時代的只出一張嘴相比,川普確實是一位實踐主義者,也因此持續迎來保守派和多數民意的信任。

正確解讀美中貿易戰爭的發展,不能忽略的是,這不只是一場兩國貿易數字逆差的戰爭,而是沉潛多年的美國保守派面對逐漸被中國赤化的美國社會,所發動的反共勢力大集結,這場集結不分政黨,2月14日,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魯比歐(Marco Rubio)和民主黨參議員凱薩琳·馬斯特(Catherine Masto),兩人聯署一個法案「反制中國政府共產黨政治影響美國政府法案」,證明了兩黨聯手制裁中國的趨勢至為明顯。

珍梅爾是《紐約客》記者,也是《美國金權》一書的作者,這本書對美國保守派插手政治有詳實分析,書中也諷刺了美國民主政治的金權幕後,但,利用金錢操縱政治,用傳媒行銷影響選民思考,現在卻被中國共產黨所廣泛利用,正在顛覆美國民主的生活方式。因此美國已經引用1938年通過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把環球時報、央視、新華社列為中國在美國的代理機構,而非簡單的傳播媒體腳色。

農曆年前,中國副總理劉鶴帶了習近平口信到華府,盼望達成貿易戰爭協議,卻被川普拆穿,老共只是虛晃一招拖延戰術,這一場貿易談判,兩個重要議題,有關智產權保護和中國經濟架構改革,仍然無法達成共識,兩國談判不歡而散。2月12日,美國財長率團出訪中國,再度後續談判,但是各界觀察家都認為美中雙方達成協議可能性不高,所以3月1日美國停止關稅制裁的最後期限已經來到,新一輪25% 的懲罰關稅即將落下,許多傳聞說川普將延後實施制裁,目前尚無法證實,《紐約時報》的佛利曼說,「中國經濟發展終於撞牆,算總帳的時間到了」。

美保守派對紅色中國絕地大反攻

許多觀察家認為,中國一開始就輕忽了這場戰爭,以為只要川普下台或者阻擋川普連任,甚至讓川普遭受醜聞纏身,以及司法彈劾,中國就可以從貿易戰爭的陷阱出逃。但是事與願違,殊不知川普並非一個人,而是數個反共團體,即便今年6月美國就要進入總統大選的初選忙碌狀態,但是貿易戰爭恐怕還是無法善了。中國的真正對手,不是一個川普而已,而是一群美國川普們,簡單說,是一群反共的美國保守派,這群保守派,又稱為美國的愛國主義者,在累積數十年對共產黨的不滿之後,美國保守派終於可以團結在川普號角下,高舉對紅色中國的反攻旗幟。

美國保守派的形塑,有其宗教和歷史軌跡,寫《自由主義:從理念到實踐》一書的佛賽特(Edmund Fawcett)說,「如果沒有自由主義,就不會有社會主義,更不會產生馬克斯主義」。美國在二戰後的「恐共麥卡錫主義」中,逐漸形成一股影響美國政治的勢力團體,稱為保守派團體,雖然很多保守派各有不同政治或商業動機,但是反共立場相當一致。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寇氏兄弟,寇氏兄弟是查爾斯寇克(Charles Koch)和大衛寇克(David Koch),這兩人是美國第二大的私人企業「寇克工業」的繼承人,資產2000億美元,在富比士排名第8名。川普雖然也是保守派健將,但是資產31億美元排名776名,遠遠落後寇克集團,因此川普說起話來口無遮攔又有點酸,2016年川普說,「那些跑去加州向寇克家族要錢的共和黨人,我真的祝福他們幸運,你想要當傀儡嗎?」很顯然,選舉需要金錢後援者不少,畢竟並非所有共和黨人都像川普有錢,但是至少共和黨人後面有保守派金主當靠山,也因此美國社會習慣把保守派和共和黨連接在一起。

美國最有名的保守派金主就是寇克兄弟,「寇克工業集團」擁有美國許多煉油廠,這兩位兄弟的反共立場來自基因遺傳,1960年大衛寇克的父親佛雷德寇克(Fred Koch)出版一本書《企業家看共產主義》,書中說,「共產黨在美國社會到處滲透,從學校、教會、政府部門甚至進入聯合國組織及世界銀行」,現在看來,這本書的預言確實是無比準確,如今紅色中國四處擴張,正在美國社會印驗。

佛雷德一輩子奔走在極右的反共道路上,順理成章也成為共和黨的支柱,1964年佛雷德支持高華德(Barry Goldwater)對戰民主黨的詹森(Lyndon Johnson)卻沒有成功,從此佛雷德就轉為幕後的思想啟迪工作,佛雷德以金錢支持數十個民間社團傳達保守派的思潮,一直到現在寇克兄弟仍然扮演保守派的守護者,雖然理念和共和黨並不完全相同,但是兩者反共立場卻極為一致。

繼承寇克工業的查爾斯寇克,是經濟大師海耶克的信奉者,一生致力於自由主義的宣揚,1966年查爾斯寇克創辦了「蘭帕學院」Rampart College,這所學校專門傳達自由主義意志哲學。

另一個保守派陣地是「迦太基基金會」,迦太基基金會成立於1964年,創辦人是理查史凱菲(Richard Scaife),1999年《華盛頓郵報》稱史凱菲為「保守派最大的金主」,談起他的祖先更是無人不曉,史凱菲的曾祖父是梅隆史凱菲,曾經擔任過法官,也是家族財富的奠基者,這個家族是梅隆銀行、美國鋁業、松灣石油的擁有者,只要走進史凱菲在匹茲堡的豪宅,客廳前面巨大的大象雕塑,就可以知道這個家族很明顯的共和黨色彩。史凱菲成立「迦太基基金會」,動支數十億美元,參與美國公共事務。取名迦太基的原因是因為這段歷史,迦太基漢尼拔將軍大軍已經來到羅馬,但是卻沒有受到國內富人和貴族的支持,最後漢尼拔的軍事行動失敗了,迦太基走向滅亡。史凱菲在2004年一本回憶錄《富有的保守派人生》一書中說,「共產黨滾開吧,我們不能走上迦太基之路,我們必須在這一場時代的鬥爭中獲勝」。

多數學者媒體認為,美國保守派的起源幾乎和守護財富有關,史凱菲在回憶錄中說,「我的政治保守主義啟蒙是1944年」,當年史凱菲才12歲,跟著父親艾倫史凱菲到紐約,用餐時,父親說了一段話,讓他印象深刻,父親說,「共產主義的禍害不僅在國外,而且也在美國本土」。

因為長期支持共和黨選舉,所以民主黨的希拉蕊‧柯林頓稱呼史凱菲是「右派大陰謀背後的惡棍」。

進入70年代之後,美國智庫如雨後春荀般建立,這些智庫已經是政客另外隱藏的武器。1975年,美國保守派最重要的智庫「傳統基金會」成立,理查史凱菲是最大金主,一直到1998年,史凱菲捐贈了2300萬美金,另一個相同性質的「美國企業研究院」的最大金主,也是理查‧史凱菲。根據統計,美國華府有400多個重要智庫中,史凱菲捐贈了130個智庫,形成保守派的聯合陣地。

史凱菲不只是支持智庫,冷戰時代也支持美國中情局的反共工作。設在倫敦的「世界論壇特報」,這家報社由史凱菲支持,屬於中情局的外圍組織。

研究美國政治的英國學者安東尼費雪,畢業自劍橋大學,老師就是海耶克,有一次海耶克告訴他,「建立學術機構,進行思想戰爭,才能改變政治人物的想法」。這句話一直是美國智庫成立的信條,利用偽裝的思想訊息,慢慢影響政治,而美國的智庫從1910年卡內基基金會成立到現在,已經百年之久,全美數千個智庫,也成了中國共產黨企圖操控的對象。例如布魯金斯研究院,立場比較偏向左派,去年才被媒體揭露長期接受中國華為公司的補助,而戰略及國家研究中心CSIS,就屬於保守派的陣營,長期接受史凱菲支柱,從他們的論文觀點,就可以看出不同的立場了。

1994年共和黨拿下參眾兩院一席,史凱菲登台演說時說,「赤裸裸的意識型態戰爭已經爆發了,我們國家的共和基礎遭受威脅,大家最好要留意」。

1980年,史凱菲的「傳統基金會」是雷根參選最大支柱,果然雷根當選總統後,白宮對「傳統基金會」的政策接受了60%,並且立即對富人降稅,最後雷根瓦解了蘇聯,被美國保守派視為重大勝利。很顯然,對川普的抗擊中共,保守派也有相同的期待。

美國高等學校,以康乃爾大學的保守色彩最出名,該校是常春藤盟校之一,這個學校曾經不甩老共抗議,迎接李登輝先生回母校演講。康乃爾大學校園有四棟建築物,包括圖書館,建築物上面都有歐林家族的名字。歐林企業在1892年由富蘭克林‧歐林(Franklin Olin)創立,起初是經營製造煤礦挖掘的炸藥,後來變成小型軍火和槍枝製造商以及化學工廠ㄡ歐林企業曾經因為DDT製造,引發一場美國的環保議題,並且和美國自然主義者瑞秋卡森(Rachel Carson)對簿公堂。瑞秋卡森是《寂靜春天》作者」。傳到這一代的負責人約翰歐林,也是歐林基金會負責人,他說,「二戰之後,社會主義已經在美國蔓延,到處壓制我們,我們必須覺醒」。歐林基金會專門捐贈高等學校,他說,「防止左派思想霸佔校園,這個工作至關重要」。

1982年約翰歐林去世,但是基金會由太太接棒負責,仍然持續運作,目前執行長賽門按照約翰歐林所留下遺願,繼續在高等學府活動,支持法律政治講座,或對右派學者和報紙提供金援,包括杭丁頓和哈佛大學曼斯菲爾德,都接受過歐林基金會的支持。根據統計,歐林基金會花在大學校園的金錢已經超過3億美金,如果你到美國校園聽取法律或政治講座,都會看到贊助者歐林大名。

1989年雷根總統瓦解了蘇聯,使這個國際共產黨故鄉走進歷史,蘇聯共黨垮台被視為美國保守派一大勝利,現在美國保守派正在面對比蘇聯更邪惡的紅色中國,而這場從貿易衝突開始的戰爭,已經全面化,最終誰勝?誰負?勢將影響人類世界未來發展。(自由作家)民報030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