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台灣一票才對(鄒景雯)

鄒景雯

 

不少人分析,這次台灣總統大選的本質,不再是投給哪個候選人的選擇,而是投給美國、或是投給中國的關鍵抉擇。從美中大戰的大局觀來看,這樣的說法當然有其堅實的立論基礎,鮮有人會加以否定;但是值得提醒的是,基於主體論,所有從政者都必須思考如何爭取選民投台灣一票,誰都不能因憑藉外力,即恃寵而驕、忘卻進化。 

之所以做此強調,在於這不是什麼了不得的罕例。自一九九六年台灣有總統直選以來,哪一次沒有美中勢力介入的影子?美國歷任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從未讓川普專美於前;中國的江澤民、胡錦濤,也沒比習近平文明到哪裡去。每逢台灣政治權力交迭之際,不論是「戰略夥伴」或是「戰略對手」時代,兩個大國就沒有在台灣缺席過,二○二○又怎麼可能例外?

只是,這回美國對中國的壓制已至最後關頭,兩強進入台灣的方式,也從過往的「練兵」提升到更為白熱化的「駁火」地步。它至少反映在兩個方面,首先是美中都派人為屬意的參選人清除路障,甚至包括出面警告有可能瓜分特定對象票源的潛在出賽者。例如中國早在密切注意郭台銘與王金平的動向,美國也已對柯文哲直話直說,毫不含糊;其次就是透過公開政策為支持人選助選,或是打擊要拉下的對象。例如美國可望將出售六十六架F-16V戰機給台灣,協助台灣空軍增設一個新聯隊,就被視為是力挺蔡英文;例如中國驟然宣布暫停自由行等一系列緊縮措施,也被認為是瞄準蔡英文而來。

只要看透這是台灣地位的核心問題,藍綠參選人不論是取得了美國的祝福或是中國的青睞,都不必歡樂過頭,畢竟他國有他國一時的利益,台灣的永久利益,以及如何促成共同的利益,才是台灣總統的責任,也才是台灣選民投票的目的所在。馬英九是最佳的反證,二○○八與二○一二年兩次大選,他是美國與中國一致認同的天之驕子,當時有意挑戰的蔡英文訪美溝通之際,居然還曾慘遭美國安高層放話英國金融時報加以修理,然多年後客觀檢視,八年執政的馬英九對於台灣的貢獻是什麼?恐怕連毀譽參半都不夠格。個中三昧,只有回到二三○○萬人的感受上,才能拍板作準。

相同的道理,蔡總統現在爭取連任,以及一籮筐的在野黨人物正躍躍欲試,如果大家只是為了權力的延續或奪取,那麼格局就太低了;如果是為了手上握有更宏遠的治國計畫要做,請盡早向選民說清楚,才能改善各黨裂解、民調纏鬥、普遍低迷的現象,否則這個國家怎麼會有士氣?

舉例來說,這陣子一直在場邊說三道四的柯文哲,不必以人廢言,不妨有效回答他的質問。柯說蔡英文如果再做,可以想像會怎樣,意味已無新局、願景可言,面對這麼殺傷力強大的言語,蔡陣營若是執政經驗老到,就不該始終沒有對策;柯又說韓國瑜若當選則完全不可測,韓陣營就此若束手無策,如何熄滅「換瑜」的期待?

民主國家的選舉,是從政者向選民討令符的重要過程,不能團結國家,也要做到激勵民氣;台灣人實在沒道理去投美國一票,或投中國一票,但一定要投台灣一票,這應該是主權國家的共識。自由時報081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