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BNT與國產對立起來?(鄒景雯)

鄒景雯

 

德國BNT與國產疫苗,一個準備自外國進口,一個是本地公司研發產製,一個已經取得國內的緊急使用授權(EUA),一個還在送審階段,這二者之間,有一天可能都會在預約平台上成為國人施打的選項,照理應該就如現有的AZ與莫德納一樣,儘管各有偏好,然而絕不是零和關係;但是最近的現實發展卻並非如此,有股奇怪的勢力一直要把這兩種選擇對立起來,不但是矛盾關係,而且是毀滅關係,這個現象非常啟人疑竇。

莫德納與BNT同樣是mRNA的技術,為什麼莫德納與國產疫苗之間不會如此,偏偏要發生在BNT與國產之間?影響所及,從好惡對立,牽連到顏色對立,再擴及到政黨對立,現在的最新劇本是,把雙方的參與者也對立起來,例如把郭台銘與賴清德、陳建仁對立起來,編撰賴陳二人反對BNT的虛構故事,這背後究竟是什麼企圖?

種種的不尋常,說明事不單純。莫德納可與國產和平共存,BNT就不行,是不是出在BNT有個中國大股東兼代理商,還有以鬥爭為法則的中國政府?製造郭董與賴陳之間的彆扭,卻又扯不出台積電劉德音與賴陳之間的情節該如何佈局,是不是因為劉德音選總統的可能性太低,所以可以不顧合理完整性,逕行將其刪除?

稍微有點常識的人,必然可以辨識出箇中的荒誕與蹊蹺。「只有BNT才是疫苗,國產就不是疫苗」,這個概念的置入,不單只是想藉BNT的「大中華區」銷售權把台灣意淫式的收攬於中國版圖之內,更是立意在消滅台灣擁有國產疫苗的自主性。德國外長馬斯最近罕見的直陳,中國根本是在用疫苗綁政治,不是在挽救生命。德國長期與中國友好,可不能給人掛上「逢中必反」的帽子;在台灣,除非有人故意把耳朵摀起來,把頭埋進沙裡,否則一定聽得懂他講的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有人不斷要把BNT與國產疫苗搞成「勢不兩立」?恐怕不只是國內的內部矛盾,更有外部的敵我矛盾因素,後者尤其值得我們思考。

至於捏造陳建仁與賴清德兩位前後任副總統在扯郭董的後腿,還把郭董六月十八日在總統府會議上講出徐姍姍的角色,不久就見諸報端一節,做為「派系」在從事破壞的論據,則是竹竿逗菜刀,無疑是被害妄想患者。當事人自己知道,總統府會議上,賴陳二人並未出席,如何得知徐姍姍從中作梗的敘述?在實際的政治運作上,副總統是沒有聲音的人,也並未參與BNT的購買決策,卸任的副總統當然更是如此,只因為這兩人都在推動國產疫苗,所以要把他們拖下來攪和?或是把他們視為是總統競選的假想敵,因此本能式地非拉出來捉對廝殺不可?做這種鋪陳的人,是在褻瀆鴻海公司與永齡基金會捐贈疫苗的崇高性,實在劣質。

局內人都知道,台積電在這次採購BNT的功能,是無法省略的。台積電不只是郭董主動邀約的,也是蔡總統請來同席討論的,可謂是各方認可的交集。在與上海復星談判的過程中,郭董主司政治交涉,台積電負責法律文件的斟酌,雙方各有分工;政府則是公權力與授權的機構,任缺一都不足以成事。既然如此,眾多格局不夠的扈從幫閒,非要以政治剪刀裁截他人的存在,這其實也是在自我消去,傷害合作文化建立的機遇。

台灣有二三○○萬人,以一人兩劑計算,BNT疫苗簽訂了一千萬劑量,兩家國產公司也有一千萬劑的預訂購,彼此間沒理由成為對立關係,凡是要把它們對立起來的,有害台灣防疫,肯定不安好心,這個基本邏輯應該簡單明瞭。自由時報071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