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襲達人連喊冤都抄襲(林晚靜)

 

近來熱火朝天的競選活動,讓我們無比驚訝地發現原來無恥候選人這麼多,無恥的程度這麼嚴重。

光看論文、報告抄襲之風的猖獗,就知道學術、研究界的腐敗與墮落;而政界候選人尤為其中翹楚,辱及柏拉圖以來把政治視為人類崇高事業的願望。

社會上現在露面的抄襲者絕不止這些出醜的政客,學界以及各種需要做研究的機構,其抄襲的作者及作品一定多如恆河沙數。一個連寫論文都抄襲的傢伙選上官職之後怎能期待他們不貪贓枉法?

筆者在美國南加大讀研究所時,教授對學生嚴肅宣告:「本校嚴格規定,凡有五個字以上與其他書籍、刊物、他人報告論文雷同者即視同抄襲剽竊」,犯此戒條者交付學校抄襲處理委員會議處。

五個字就成為抄襲剽竊,我們的政客、學者一大段、一大段地剪貼複製,還理屈氣壯,哇啦哇啦喊冤,簡直無恥之尤。其實不必費事耗時拿放大鏡看,僅僅用常識做比對檢視,即可輕易看出抄襲之處。

為什麼斥責他們無恥「之尤」呢?因為抄襲形同偷盜、欺詐、偽造文書,是刑事罪犯,犯案者遭揭發後理應內疚神明,外慚清議,一邊靜默地低頭反省;但台灣的抄襲小偷反而大聲硬拗,敲鑼打鼓,唯恐天下不知。這不是「之尤」什麼是「之尤」?

可笑的是,他們喊冤並沒有什麼創新,連喊冤的語詞都抄襲他人,讓人對這些平庸低端的傢伙啼笑皆非。他們多數是知識分子,很多還是高學歷者,都是「高抄襲知識分子」。

他們的喊冤用詞千篇一律是:「國家機器(或執政黨、政府)全面啟動打壓他(或抹黑)」、「遭受到潑髒水的泥巴戰」、「政治迫害(或X色恐怖)」;然後色厲內荏地嚴正宣告他將誓死捍衛人格司法必將還他清白」云云。

人格正派其他都不重要,人格不正派其他也不重要。

(作者為中國問題觀察者)自由時報093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