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及現實的生活 (陳茂雄)

陳茂雄

 

政壇是一個舞台,政治人物就是在舞台上的戲子,選民則扮演觀眾。讓觀眾喜歡的戲班就能生存,而觀眾常將戲劇的劇本當作真實的生活,例如五十年前的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由凌波反串梁山伯,以演技來評論,凌波的演技不如演祝英台的樂蒂,凌波也承認很多地方她得請教於樂蒂。然而很多女性觀眾對梁山伯寄以同情及喜愛,因而移情於凌波,台灣因而興起凌波旋風,連國際巨星都感到驚訝,台灣為何會有那麼多的「凌波迷」?

早期中國國民黨獨裁政權在台灣推動殖民統治,台灣人扮演被統治者,因而出現黨外的政治運動,一方面宣揚黨外思想,一方面投入選戰,以擴張政治版圖,黨外人士在檯面上演的就是真實的生活,台灣人被外來的獨裁政權殖民統治,若不願意被壓迫,就要抵抗,若沒有那份勇氣抵抗,至少可以暗中支持浮出檯面的黨外人士,當時一般民眾所看到的就是黨外人士的生活。

後來黨外人士組了民進黨,初期是繼承黨外人士真實的「生活」,後來台灣的政治民主化,不只去掉獨裁,更因各族群平等參政,殖民統治也自然終結,原來的運動團體也轉型為民主政黨。兩者的區別是前者屬真實的生活,後者在演戲,運動團體是要帶領民眾擺脫獨裁的殖民統治,民主政黨是要凝聚選票,擴張政治版圖,分贓政治資源,當然,要獲得選票就要演一齣觀眾喜歡的戲。

多數選民需要養家活口,沒那份時間去了解政壇上的公共事務,要獲得這些選票就需要「騙」,一般通例就是告訴選民自己為國家為社會投入選戰,永遠不會告訴選民他們投入政壇是為自己而奮鬥。一個人若是為他人而活,就不可能投入政壇。也因為以「騙」的手段投入政壇,就不可能顯現自己真正的生活,而是編一齣精采的戲碼來吸引觀眾。

近來頻出現青年才俊,廣受選民的喜愛,並委以重任,讓筆者感到十分慚愧,筆者在那年紀時,並沒有能力擔當重任,年輕時代雖然也投入反對運動,只因為看到台灣人與中國人不平等而反中國國民黨而已,並未具備擔當重任的知識與常識,現代的年輕人卻有這種能力,且受到國家主人的信任。不過當年輕人挑起重任時,才發現他們並沒有擔當重任的知識與常識,只是國家主人為何會委以重任,原來觀眾看到的是演戲的劇情,不是演員真正的生活,就像五十年前觀眾將凌波當作梁山伯一樣。

太陽花學運時,與論界感嘆的表示,「今日關心社會的青年乃百倍於昔日」,事實上真相未必如此,以前的年輕人關心社會是真正的「生活」,現代有很多人是在「演戲」,意圖吸引很多觀眾以建立版圖。有人進不了大戲班(大黨),先在小戲班發展,並指責大戲班的不是,可是當大戲班招手時,立刻跳槽。當然,以前有人也是在演戲,表示不認同外來的中國國民黨,可是在綠營爭不到自己所要的,立即投到敵營,只是這種人比較少而已。

有一些小黨成員感嘆的表示,自己很賣力的工作,卻吸引不到選民,為何有些政黨會有那麼多的選民?真是笨蛋,人家是在舞台上演戲,有精彩的劇本,當然會有很多觀眾,笨蛋將自己的生活搬上舞台當然沒有觀眾,誰願意觀賞那些無味的生活寫照?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