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學生涯(陳春帆)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

從小學、中學到大學,我的學業表現平平凡凡,從未名列前茅,但也未曾吊車尾,總在中上。有幸考上台灣最好的大學-台灣大學,是我生涯的轉捩點,才有機會遠赴美國名校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 榮獲博士學位(Ph.D.),從此一帆風順。經二年在德國的超博士工作後,受聘於佛州國際大學(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傳授神經科學、人體生理學及動物生理學三科,一做就四十年。雖然不敢說有傑出成就,但是也有數萬名學生修過我的課。雖然不敢說是桃李滿天下,但是有時遇到以前的學生來打招呼並致謝,是我人生喜樂之事。我也有幸榮獲全校最佳指導教授獎、最佳服務教授獎、最佳教學獎與佛州教學激勵獎。 人生如此,真可滿足,衷心感謝上天。

我從台灣大學動物學系畢業後,當了二年助教,就前往密西根大學攻讀博士學位,跟隨魚嗅覺生理教授做研究。在他介紹給我他的各種鯰魚實驗室後,就說:「你自己找個有關魚嗅覺的題目做研究吧! 」當時,我悚然心驚,毫無主意,無從著手。這豈不是要我自生自滅嗎? 同系研究生安慰我說: 「這就是教授的”Swim or Sink” 的指導方式,好好多讀參考文獻,選擇非常有創意的研究題目以游上,否則只有沉死!」。

我誠惶誠恐,非常認真地讀了不少參考文獻。鯰魚有二個鼻孔,各有一入水口與出水口。孔內有嗅覺神經,當水流過鼻孔時,鯰魚就會感到嗅物,從而推判食物、友伴或敵人方位,以便採取行動。二個月後,我設計出可直接測量鼻孔流水速度之方法,並測量各種嗅物對鼻孔水流速之影響,這是直接測量魚鼻孔水流首創方法。教授甚為滿意,到處演講時,經常介紹我的研究。之後,他特別推薦我給生理系研究「巨大神經元」之教授,讓我有幸參與當時很熱門的海蝸牛巨大神經元(Aplysia Giant Neurons)電位研究。海蝸牛內臟神經節有十餘個巨大神經元,可用其位置、大小、形狀及顏色來識別個別神經元,再以極細電極,測量其電位特性與生理功能. 極大多動物神經組織均由極小又眾多的神經元,以複雜的通路來執行功能,所以無法測量單一神經元之功能。我計劃研究起搏器神經元(Pacemaker Neurons)之功能,這些神經元都會發出規律動作電位。為了探討這些電位是否發自神經元本身或其他神經元,我創出完全分離出個別神經元之方法,以研究在不受其他神經元干擾之下的自發性功能。我以此成果做為我的博士論文並發表於聲譽最佳的科學雜誌”Nature”。

畢業後,我到德國梅因斯(Mainz)大學生理系繼續研究。一年後,深感我的德語不宜在德國久留創業,乃積極探問美國大學的職位。可是當年正逢大學不景氣,甚少招新教授。求職時必要面試並演講,沒有學校願付我由德到美的旅費. 我只好利用參加美國實驗生物科學年會的機會,發表論文並求職。1972年,佛州州立國際大學(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 FIU) 創立於邁阿密(Miami),第一年就招收到5000名學生。該校有極佳的計劃,以建立優質大學.目前(2017) FIU已成為全美第十大公立大學。當FIU生物系系主任在年會中找我去面試時,又邀我去校園參觀,我就決定於1973年,開始任教於FIU生物系,傳授動物生理學、人體生理學及神經科學。 起初我致力於推廣教學,不少大學部學生想進醫學院、牙醫學院、獸醫學院及藥學院等, 我就自願擔任他們的指導教授,成立學生榮譽預醫會及榮譽預牙醫會等。我又與幾個醫學院及牙醫學院做交流,協助入學,又爭取到設立預醫學生室,學生受惠不小。

FIU有個教授評選會,每年選出最佳教授,在教授年會表揚。有一年,我被選為「全校最佳指導教授」。除了服務於系、院以及校際各種委員會之外,我曾任佛州教育廳課程號數審查會的招集人多年,也為牙醫學院入學考試提供試題,又曾擔任過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儀器獎助金的評選委員. 這個委員會成員都是全國知名學者,只有我是個默默無聞者,能與這些名人共審儀器補助金,實在是我一生的大榮幸。台灣學生到FIU留學,有很多年都超過一百多名,我協助FIU台灣同學們成立「台灣同學會」,並擔任FIU台灣同學會的指導教授,從第一屆到我退休。這些服務也讓我被選為「全校最佳服務教授」。我開的課,一班常有數百名學生,我的教課生產率(Teaching Productivity) 是全系最高。我的學生實驗室儀器,大多由我從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申請到的儀器補助金購買。由於我的美語帶著濃重的台灣口音,為防聽誤,所以我每一科都準備很完善的課程筆記,由FIU大學書店編印出售。幾百頁之書,售價都不超過US$10,學生們能買到資料精確、豐富又廉價的課程筆記都很高興。我每年都增加一些新資料,讓學生們都可收到最先進資訊. 有一位修過我的人體生理學的學生,後來在其他大學教授此課,打電話來致謝。他說:「我用您的課程筆記,學生們都很歡迎。 」我對教學供獻不小,因而讓我榮獲「全校最佳教學獎」。有幾年,佛州政府撥款以獎勵對教學特別有貢獻之教授,我也有幸拿到「佛州教學激勵獎」。此獎最實惠,獎金US$5000是加在底薪,也就是每年可多拿US$5000。因為退休金是按底薪計算,所以,此獎可讓我退休後,還一直繼續領,真是「領到死」。

退休後,我還很想念我那四十年豐富的教學生涯。有些學生很可愛,甚有機智,令我回味無窮。我的課因為學生太多,我只好限制每一學生只能發問二題。有一學生,問了一題之後,接著問第二題說:「我這個第二問題較複雜,除了主題之外,還有相關的八小問題 」我只好一一全部回答,學生的機智真的有時超過教授的聰明智慧。

文取自台美人史料中心 (wwwtaiwaneseamericanhistory.org)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