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劉文義)

昨天一場雨,引來今晨大量的霧氣,聚集在居家鄰近山坡下方山谷間,飄蕩在野湖的湖面上。眷戀凡間的「小」月,依然高懸天際。參雜不齊大樹落葉枯枝,少許牧場的木條柵欄,也散出了淳淳的美州鄉間野氣。何似在人間?

清晨雨天,雨勢不大,沒有路人甲,也沒有車輛乙,窗外滴答答不停的雨聲,清晰可聞。

我的「天」,雨天,真好!

在書房裡,靜靜坐著,邊享受擺放在書桌上的早餐,邊眺望窗外,雨中的樹景,近丘,顯得「格外」清麗,又是居家避疫期間,舒坦一天的開始。

自煮的日式蒸蛋,中碗的Oat meal (麥片)加入紫地瓜,小魚乾,胡蘿蔔,洋菇,蔥花及一大杯咖啡, 這是我退休多年來,家裡「制式」的早餐,平淡無奇,習慣啦。

早餐過後,在書房座椅上,又呆坐好一會;窗外的「落雨聲」,摻和著漂浮的思緒,今景舊憶,不知不覺,交錯地湧入心頭。

加州的雨天,並不多見,多數集中在冬季一、二月份裡,對我這「九份仔郎」而言,是相當偏少。

塵封腦𥚃多時,幅幅九份雨景的「舊」記憶,而今又崩然破繭而出,浮上心頭,徬彿就在眼前。

故鄉九份,大雨磅礡日子;常見層層的雨霧水氣,四面八方飄浮,掩掩遮遮了大半「雞籠山」(九份基隆山的古名)以及緊鄰起伏的山丘,部分山容,時隠時現,羞羞答答,真是迷人。

遠處海邊偏西的群山,以及孤懸海上的基隆嶼,也常隠入翻騰的雨霧𥚃,偶爾只剩下一座又一座孤零零的山頭,散落在白茫茫的雨霧中,如此煙雨濛濛、空靈的景緻,真讓人心醉。

「古」今雨景,現時正在腦海裡糾纒交織,但此刻心境及感覺,卻是出奇的讚,真妙!

上小學時,雨天清晨,戴上竹葉、竹片編的超大斗笠,光著腳板,從不平整水泥路面的「輕便路」,轉入上坡的「豎崎路」,沿着雨淋的光滑石階上行,到達九份國小時,常是衣褲半濕,相當辛苦。

然而上、下學路上,常常因目睹雨中秀麗多姿山景而喜悅;當時「歡喜」雨景的心情,卻沖昏了小腦袋,讓我「不怨」而忘掉,雨天帶來的種種不便與辛苦,真是不簡單。

童年歲月,因多雨的九份,成就了我喜愛「落雨天」雨景的情懷,伴我至今。

唉!雨天𥚃,這些美好九份雨景的回憶,又勾起出我縷縷不絕的鄉愁!奈何?Laguna Woods CA  0201

註一: https://zh.wikipedia.org/wiki/九份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