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挺的是信念 不是個人 (李席舟)

李席舟

民進黨初選時,我們在美國的朋友私下都支持賴清德,當時我們想安排賴清德在五月底去美國,在64三十周年時,在DC有一個民主基金會主辦的活動,會中安排美國現任副總統麥可彭斯(Michael Pence)發表演說,譴責中共不尊重人權,並頒獎給受到迫害的幾位代表。我想嘗試邀請當時卸任行政院長、屬民間人士的賴清德出席,繼彭斯之後接續以英文發表演講,我判斷像這樣與國際接軌、揭露中國現況的場合,在國內必然有助於加溫賴清德本人競選總統與民進黨明年大選的選情。於是我託友人返臺協助遊說,又請民進黨立委林俊憲居中安排,賴清德滿口答應,我自己跟賴本人也經常透過手機通訊軟體越洋溝通。

殊不知後來黨內初選選情「豬羊變色」,黨中央對初選民調一事採取拖延戰術,與此同時,小英陣營卻發動網軍攻勢操弄選情,包括大肆批判「賴清德缺乏誠信」……等,反觀賴陣營絕口不惡言相向。我心知肚明賴清德方面缺乏人力、財力等資源,遑論培養網軍,我跟美國多位友人有意聯合募資助他打贏初選,然而賴清德後來對我許多提議通通拒絕了——包括像是我找到班農(Stephen Bannon,前美國總統顧問),邀請他訪臺甚至為賴清德站臺,賴清德竟說為了顧全大局、不傷害到小英,要求這種種安排都延至初選結束後再來發動,我開玩笑地回說「初選都不一定能過關了!」果不其然,我發現小英在同一時間點不停發起與各種網紅同臺的造勢活動,例如「博恩夜夜秀」,順利拉抬起聲勢。我朋友來訊告知我,表示有管道來安排賴清德上同一節目,大概要廿萬臺幣經費,我跟友人自是樂意出資支持;但賴清德再次拒絕,說他只願意參加簽書會或類似「肥皂箱演講」的下鄉行程,都是些相當傳統的競選方式。加上黨中央後來採納對小英陣營明顯有利的手機民調,讓賴營全面潰敗。

我現在回想起來,賴清德不願在初選前赴美造勢其實有其意義,一來避免到場的臺僑同胞們選邊站、傷了和氣;二者,小英陣營必然發動外交體系打壓賴清德訪美行程,讓他見不到太多美國官方人士。在這邊附帶提醒,小英其實從沒講過「萬一我初選落敗,我會退出總統大選」的承諾,她只回答她一定會贏。這場初選確實難打,小英不但有執政優勢,整個民進黨也沒幾個人願意站出來挺賴清德。初選後我數度跟賴清德聊及此事,他只表達想休息一陣子。

政壇充斥氾濫、偏鋒的造神思想

說實話,走到這種局面,我自己也曾私下跟蘇貞昌院長和小英身邊的人講過,我說光會喊口號要整個綠營的人團結是沒有用的,我請他們仔細想想,當初賴清德為什麼會出來挑戰小英?只要他們能找出何以深綠人士多半挺賴清德,反省跟改善,我想為時不晚。聖經說:沒有義人,我是信仰上帝的,我挺的是相同的信念、不挺任何人。我無法接受目前在國內氾濫的、走偏鋒的造神思想,把某些政治人物當成偶像來崇拜,從以前的扁迷到現在的英粉、韓粉,還有柯粉跟柯黑……其實我們都是凡人,只要是人,誰沒有缺點?今天我們把一個政客捧上天,將來他當選之後出問題,這些粉絲又該何以自處?愛之、恨之,整個社會都要為無謂的動盪付出代價。

民進黨初選我是支持賴清德的,但說起來我跟小英的交情還比跟賴清德來得久,反而當初賴清德是透過小英介紹才認識我的。我觀察賴清德很久了,有其可取之處,像是他競選時不插旗也不辦流水席,連宣傳車都沒有,照樣可以在臺南高票當選;當選後,他鐵腕取消了市府對地方議員的補助款,讓議員們大肆反彈,他為了原則硬是不肯妥協,更別提後來李全教的買票風波。(長老、休士頓)民報100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