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勾結我,破除黨史百年迷思(林保華)

林保華

香港壹傳媒集團已有十三人被捕,即使蘋果日報已被迫關門,還有兩人被捕,他們是具體的編採人員,而且都是主筆,也參與約稿,罪名都是「勾結外國勢力」,顯然是為文字獄製造罪名。我是住在外國的作者之一,也是外國勢力。然而我又是香港永久居民,是香港本國勢力,因此出現「我勾結我」的尷尬場面。如今中共建黨一百年要大肆慶祝宣傳,七十多年前的我是熱烈擁護中共的中國人,現在的我是堅決反對中共的台灣人。兩個我相互勾結,何去何從?

二○○一年中共慶祝建黨八十週年,我寫了一篇《你是一個流氓》,二○○四年拜訪台灣,應張清溪教授之邀出席論壇,我發表的講話是《中國的流氓經濟》。「流氓」的定論,是我想起少年時代在印尼唱過紅歌《你是燈塔》。經過在中國二十一年的貼身接觸;再經過在香港、美國的從旁觀察,既不會當局者迷,也不是遙不可及,得出了這個結論。尤其是看了中共第二位總書記瞿秋白被槍斃前寫的《多餘的話》,其中講到他參加革命是「歷史的誤會」,深有同感焉。

中共創黨總書記、並且連任五屆的陳獨秀與瞿秋白,都是中共創黨時候的「初心」,現在習近平講的初心,是毛澤東到井岡山落草的初心。陳獨秀反對農民革命主張議會鬥爭;毛澤東則認為貧農是「革命元勳」,讚賞他們造反而「到少奶奶的床上滾一滾」。其實這是好吃懶做、好勇鬥狠的亡命之徒。創黨初期的知識份子要嘛被他們排擠出黨,要嘛屈服在他們的淫威之下逐漸被同化。周恩來怕被鞭屍而把骨灰撒到海裡。因為友好接納知識份子正確意見而改變自己的胡耀邦與趙紫陽,都沒有好下場。

陳獨秀因為在中蘇武裝衝突中反對「保衛蘇聯」口號被開除出黨淪為「托洛茨基陳獨秀匪幫」,抗戰爆發更被延安斥責為「漢奸」。因為他痛斥史達林式的一黨專政不是他們初心的馬克思主義,「殘暴、貪污、虛偽、欺騙、腐化、墮落,絕不能創造什麼社會主義」。劉少奇把毛澤東思想總結為「馬列主義中國化」,就是史達林主義與中國封建文化,尤其是帝王術的結合。

今年早些時候,我構思了一下要如何突破中共的框框來介紹百年黨史,我沒有精力來寫,只能口述。這個願望得到華人民主書院的支持,派人幫我攝錄(https://youtu.be/nmiBguJGhKM)。我把一百年分成十個十年,每十年講三個主題。所幸在新疫情爆發前已經完成攝錄而進入後製。不過我也發現歲月不饒人,記憶力、表達能力都退化,嘴巴講的與心裡想的居然會有不同,所幸還有字幕補救。感謝上蒼給我讀中共黨史系,也感謝上蒼給我活到現在,我可以與我勾結向台灣、中國與香港民眾做一個交代。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自由時報0630

Facebook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雙北持平 高雄升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