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白色恐怖時代選舉奧步 (施明雄)

日前民視「新聞最前線」主播許仲江專訪韓國瑜黑鷹事件,韓卻說參謀總長沈一鳴將軍和七名軍官殉職五名受傷,是台灣國運不昌隆、台灣中邪、台灣生病了,絲毫沒有傷痛哀悼的神態,幾乎在殉職國軍的家屬傷口上再次撒鹽傷害,韓依舊不道歉,還扯民進黨會在近日或開票日施出奧步,轉移焦點。

今日台灣的民主選舉,是許多民主前輩和台灣人民犧牲奉獻的成果:一九七六年筆者同案受害者顏明聖參加高雄縣市、屏東縣、澎湖縣的增額立法委員選舉,聲勢十分良好,但在開票時,偏遠鄉鎮市外投票所,先後熄燈,K黨的選務人員把蓋好K黨人的整個票箱,換走人民選好的票箱,離譜的是好多票箱,顏明聖連一張票都沒有,更可惡的是同年五月三十一日,顏明聖和競選總部總幹事楊金海被多個特務逮走,嚴刑拷打,最後軍法官以懲治叛亂條例二條一判楊金海無期徒刑、顏十二年有期徒刑。

年輕朋友不知中壢事件吧,一九七七年許信良脫離國民黨和K黨推出的歐憲瑜競選桃園縣長,因中壢國小投票站有位老盲人去投票,由主任管理員范姜校長指引圈選,但范姜校長未依投票人意願投許信良,擅作主張投歐憲瑜,引發旁觀者不滿,群眾包圍投票所,警察將校長帶到中壢分局保護,也沒有作出明確判斷,更引發群眾不滿,終於爆發一萬多人民抗議,推倒警車,警察朝群眾發射催淚彈,又開槍射殺群眾,造成二名學生重傷不治,當天半夜三點多群眾才散去,開票結果,許信良以二十二萬票對十三萬票勝出。

一九九二年家弟施明德回台南祖籍地參選立法委員,我返台助選,家母也是台南人,有好幾位阿姨都住台南,有天二姨的兒子阿全拿了三千元和一張K黨候選人的競選單,興沖沖地跑到總部,邊喊著:「抓到了!抓到了!」原來阿全聽鄰居說他們家有里長來買票,一票五百,問里長有來你家買沒?里長知道他家是施明德的親戚,當然不會來,阿全一氣上里長家興師問罪,終於逼出那三千元和候選人名單,可是身為律師的競選主任還是勸告阿全不要聲張,因為靠那三千元和名單也告不倒那候選人,沒有錄音錄影加人證,無法勝訴,何必勞師動眾。

那次家弟全台南市最高票當選。

國民黨的奧步,隨著白色恐怖的逝去,將跟著民主自由的到來,逐漸消失。

(作者為政治受難者)自由時報010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