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鄰 餓虎 (李彥禎)

李彥禎

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推動人民公社丶大躍進,動員全國紅衛兵,在各地展開大規模的階級鬥爭。可能由於興奮過頭,心血來潮,竟異想天開「愛屋及鳥」把淡忘數十年的海外台灣,納入統戰。於是,於1972年,一聲令下,平地起雷,幾乎所有的報紙、電台、群體大事大力齊唱:

「台灣同胞我骨肉兄弟」:

我站在海岸上
把祖國的台灣省遙望
日月潭碧波在心中蕩漾
阿里山林濤在耳邊震響

台灣同胞 我骨肉兄弟
我們日日夜夜把你們
掛在心上

全國人民團結一致
朝著一個方向
解放台灣 統一祖國
讓那太陽的
照耀在台灣島上
革命洪流不可阻擋

台灣同胞必將和我們
歡聚一堂
我們一定要解放台灣
讓那太陽的光輝
照耀在台灣島上

毛澤東於1976年9月9日死亡,而文化大革命也於隨之不到一個月後的10月6日壽終正寢,結束了中國歷史上最荒謬、死傷逾千萬人的慘劇。

1981年6月27日,中共於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通過對文革採取否定的態度,認為文化大革命是「由於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隨即四人幫,江青丶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被逮捕,成為文革禍害的代罪羔羊,充分顯示一向爭功諉過,沒有擔當的作風。

當年把「台灣同胞我骨肉兄弟」一歌竄起的推動者及作辭丶製曲或歌唱演奏者,有誰到過台灣、真正瞭解台灣?居然能憑空編出、唱出如此哀艶熱情、動人的歌劇實在太虛假、肉麻了。台灣人一眼識破,反諷台灣亞熱帶的太陽已夠大夠炙熱了,為什麼還需要勞神隔海的對岸拚命要送來更熱的太陽,何必脱褲子放屁,多此一舉?幸好,文革結束後,全國陷入療傷止痛、自顧不暇,以致把轟動一時的「台灣之歌」淡忘掉,任其銷聲匿跡了,白費中共深情熱意的一番表演。從此,兩岸暫相安無事,和平沈靜了一段時期。

中共經一段慘淡經營,經濟漸興、國力增強,自以爲非常了不起,而開始目中無人囂張起來。想起昔日一窮二白時,對台灣的笑容攻勢竟遭白眼相對甚感沒面子。如今,老子發了,有錢有勢,昔日花言巧語的「文攻」既不能妳順服,就乾脆改換「武攻」, 看妳到底能硬撐多久。於是「孤立、圍堵、阻撓、斷絶、打壓、拆台⋯」等毒招惡計無所不用其極,使用出來,要讓台灣在國際間完全孤苦無援,全無立足之地。接著再在沿海佈署數千枚飛彈相對著,並且把各式艦艇駛出來示威,及戰鬥機一天到晚,侵門踏戶圍繞著威嚇,看看台灣會不會嚇得半死,早日自動來投懷送抱。

有句俗語:「人窮愛相命,國難拜神明」,即「人命受乎天」,半㸃不由人。今年災疫、苦難特多,似乎超越人力有所不逮,搞得焦頭爛額。中共雖是無神論,卻切望出現奇績來幫解除困境,於是如唐朝李淳風的「推背圖」等等預言家紛紛粉墨登場,斷定今年庚子苦難難解。中共聞之「龍心大喜」終於找到推諉轉向的借口。當全球各國正努力為除弊振興,忙得頭昏腦脹之時,中共竟然罔顧蒼難,為爭世界霸權,而打腫臉巴充胖子,繼續拚命「一帶一路」,到處以不正當的手段,逞強、爭奪、樹敵,除了台灣,也挑釁了鄰國如印度、越南、日本、俄羅斯及美歐澳諸國;對內壓擠蒙藏、新疆、香港,且對由捷克國會議長領銜千哩來台親善訪問團,惡臉惡言大駡,並威脅聽不話的捷克付出嚴重的代價,而激起歐盟諸國義憤丶抗議,使中共頓時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中共太狂妄了,太自大了!「一人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中共真的自取其滅!

2012年,習及其黨羽攬權以來,便不斷藉「戒貪腐」之名而翦除異己,厚植權利,表面高唱全民共產共享共榮,但實際上許多高幹、富豪不斷把「不明」數千兆的錢財及子女移送往國外,並準備隨時腳底抺油逃亡。譬如,在彈丸小島塞浦魯斯,短期內便有超越五百多中國人擠取新國籍。中國如自誇那麼好,那麼強,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沒信心想遛?中共已臻外強中乾、衆叛親離、搖搖欲墜的地步了。

自古以來,自視為世界的中心,而自大取名為中國;數千年來,皇帝也自命為「天子」,對外視周邊鄰國為蠻夷之邦,需定期來「天朝」朝拜丶進貢,對內專制跋滬,視百姓子民為草芥而任意踐踏、驅使,而毫無言行的自由。近代全球已興起民主自由法治的新潮流,但中共自建國七十年以來,老態未變,祇表面換湯而不換藥,甚至加油加醬更變本加厲。以前民智未萌,交通不便,訊息難通,人民對猛虎苛政祇能逆來順受,以求平安無事。而今,貪婪丶自私的野心家把先進的科技變操縦成箝制、打壓思想、言論、行動最厲害的工具,遠近弗至,鉅細靡遺,人人自危,互不信任,任憑宰割,導致民怨沸騰、痛苦無狀、民不聊生,終致流血反抗丶死傷無數。前有慘絶人寰的「文化大革命」,後有「天安門」血腥案件。如今,三十年已過,災情、疫情不斷、內憂外患不絶,民心思變。火藥味又開始瀰漫。中國人的苦難,難道將又重現,歷史又將重演乎?真令人惶恐不安。

不久前,在電視上演出一場別開生面的「國術vs西洋拳」的對抗賽轟動一時。 參賽是一位年齡不太年輕,號稱拳打天下無敵手的中國國術大師,另一位名是不經傳的年輕丶肌肉結實的西洋拳擊手。開場時,態度優雅的國術大師自信滿滿地慢渡方步,擺出架勢,而粗壯的拳擊手則雜亂無章,緊張不停地跳躍,無數好奇的觀眾正屏息靜氣地等待一場精彩、旗鼓相當的世紀大廝殺。豈知鈴聲響,交手不到一分鐘,觀眾尚搞不清楚怎麼一回事,國術大師便莫名奇妙被擊倒在地上。裁判員俯身檢驗確定國術大師無大礙可以再戰。於是,重啟戰端。此次,國術師不敢大意,而小心翼翼應戰。豈料,不到幾秒,國術大師又被出拳如迅雷,重如鉄錘,打倒扒在地,滿臉驚訝地躺在那裡一時站不起來。裁判慢慢數到10後,才舉起年輕者的右手,宣布賽程結束,創下世上最短的爭霸賽,留下不少觀眾的嘲駡吼叫聲:「沒本事的濫傢伙,竟恬不知恥、不謙虛,裝模作樣、自吹自擂,到處裝腔作勢,不可一世,到頭來原形畢露,原來祗是一隻紙老虎不堪一擊。真是他媽的,丟死臉人!」

個人如此,國家亦然也!(作者為南加台僑)091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