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後的共振(王健椎)

今年情人節前一天(2/13/2022),星期日,和兒子到東京中央超市,買了些鮮美的生魚壽司,滿足對日本料理的渴望。和往常一樣,超市生意興隆,付帳時處處排長龍,稍微巡迴看一下,選了一個隊伍較短的,正要往前進一步時,左側突然爆出一輛推車,一個亞洲女人,像是嫁給美國白人,面無表情,向我們瞄了一眼,一句話也沒說,快速將她的推車,硬塞入我們前方,一副理所當然,看了令人不爽,硬忍了下來。遇到美式程咬金,只有自嘆倒霉,幸虧當時心情不錯,沒有不悅臉色,但怕等在他們後頭,看久會有不良反應,萬一忍不住,去質詢她的插隊行為,場面可能難堪。所以默默地挪向另一個櫃台,雖然隊伍長了些,但遠離是非地,眼不見為淨,博得心神安寧,也是良策。

半路美式程咬金 勉強忍下不滿心

默默遠離是非地 君子風度又文彬

推車穩定下來,長龍許久都未前進,往櫃台遙望,有對年輕東方人夫婦,帶著一個小孩,在等著結帳,服務櫃台上已一大堆物品,但是,他們推車內還有另一大堆。我和兒子邊等邊聊天,看到那對程咬金,早已結帳完畢,覺得當時應該忍耐一下,不該換櫃台,然而為時已晚,只好再耐心地等,遇到了,就只有接受。好不容易,那對年輕夫婦付完帳,將櫃台上的食品取走,再等了約五位顧客,換我們結帳時,輕聲地問那店員,前面那對夫婦買了多少,他面帶微笑地說,“五百多元”,我也笑著“難怪要那麼久”,想藉機表達我久等的不耐煩,誰知他接著說,“我曾算過一千多元的”,似乎在暗示我,別小巫見大巫,等五百多元的結帳算什麼,當時心底只有讚嘆,向他說了“真的啊,不簡單”。沒見過世面,有時候會以為很大不了,看多了,見怪不怪。

耐心櫃台結帳員 認真工作微笑臉

久等心煩是難免 看多之後不棄嫌

結完帳走出店門,已將近下午一點,停車場仍然滿滿的,和剛到超市的時候沒有兩樣,走到停在邊遠的車,將食品放到車內,坐到駕駛位上,換了太陽眼鏡,車子要往後退時,忽然覺得車子往右傾斜,以為輪胎漏風,請兒子下車檢查一下,“沒有問題”,放心了一些,慢慢地開動,還是覺得車子往右傾,出了停車場,過一個紅綠燈,感覺很不對勁,將車子開離馬路,轉到右邊的停車場,車子停穩熄火,打開車門走出來,天空好像在旋轉,知道身體出狀況,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趕緊坐下來,血糖過低?耳朵出問題?或是其他更嚴重的?腦袋似乎還清楚,但是找不到答案。兒子問是否要叫救護車,認為沒有必要,將頭放低,繼續休息,看後續狀況再決定,陣陣雜念上心頭,無限的恐怖,因為無知。

車子沒有往右傾 只是自己失平衡

幸虧腦袋尚清醒 懷疑血糖耳朵病

拿出剛買的薯,大口的吃,兒子到對面的便利超市,買一瓶礦泉水和飲料,喝了一些,過了大約半小時,感覺比較正常些,慢慢地站起來,在附近走了兩三圈,頭不再暈,決定開車回家,二十多分鐘後,順利回到家。一個從未有的經驗,如今回想起來,還是有點恐怖,尤其那莫名的感覺,更是心驚惶惶。是老了?還是本來就如此脆弱?當天晚上,上網和醫生約診,最快也要等到星期二,電話看診。隔天星期一,學校有課,四十分鐘的車程,兒子不放心我自己開車,陪我到學校,上完課後,再一起回家。星期二早上,醫生聽了我的描述,認為應該是內耳出問題,不必吃藥,醫學上不知道原因,也沒有防範的方法,萬一再發生時,再和醫生聯絡。聽來好像不是大問題,兒子仍然不放心,星期二繼續陪我到學校,連續兩天,開車上班有人陪,感覺溫馨。

休息之後頭不暈 車子到家人平順

兒子相陪上班去 感覺溫馨又貼心

一星期後,和另一科的醫生例行看診,她問我最近如何,本來只是聊天性質,順口告訴她頭暈的事,她皺起眉頭,看我數年來的體檢報告,膽固醇及血糖都還好,也認為應該不是大問題,但為了確定腦部健全,幫我訂了腦部核磁共振掃描,而且要儘快執行。這期間,每天服用微劑的阿斯匹靈,隨後的數天,整個腦袋就想著腦袋。檢查當天,清晨六點半到醫院,報到,換好衣服,室內冷氣特強,渾身嘶嘶駿,好不容易輪到我,進掃描室前,技術人員問我,是否要先上廁所,去了,清空膀胱。進到掃描室,他先細心說明,頭部四周儀器擺定,再將我推進掃描筒,閉上眼睛,告訴自己要冷靜,但是,那敲打撞碰的吵雜聲,對耳朵不停地疲勞轟炸,欲將噪音當交響樂享受,談何容易,前後一個小時,誰說心境決定處境?現實的處境,基本上就是現實,只有接受,幸虧有先上廁所,否則可能鳥(較,台語發音)難耐。

核磁共振掃腦袋 噪音冷氣不斷來

上完廁所尿不在 否則緊逼鳥難耐

好不容易,吵雜聲不再,一切回歸平靜,躺著的圓筒,慢慢地從掃描筒出來,鬆了一口氣,但是,苦了無辜的雙耳。回家後數小時,檢驗報告出爐,腦部正常,頭殼無歹,頸部的兩條動脈,一條流動正常,另一條有點怪,可能是儀器干擾,或是其他因素,掃描片無法確定。超小心的醫生,再訂了一個超音波掃描,因為狀況不再緊急,要等一個多月。那天(4/13/2022) 的超音波掃描,和核磁共振掃描相比,輕鬆多了,不用換衣服,鞋子不必脫,只要平躺下來,頭稍微傾斜就可以。聽到超音波偵測器,在脖子滑動時,發出類似細水流聲,節奏分明,悅耳動聽,前後約二十分鐘,真快。當天下午,報告出來,一切正常,鬆了兩口氣,兩個月來的擔憂,頓時消失。但是,仍然不知道為什麼,那天會突然頭暈,莫非這就是人生,不是所有的問題,都找得到答案。一陣緊張之後,沒事,希望台灣的疫情,也是沒事。歸零?共存?政策會小轉彎嗎?兩個月,不算長,但不好受;兩年疫情的騷擾,不算短,很不好受。台語結尾不囉嗦。

失去平衡人煩惱 醫生小心無潦草

歸零共存啥結果 合理政策眾人好

(作者為南加台僑)041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