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事並不寧人 – 強烈主張依法追究鄭惠中潑漆刑責!(傅佩芬)

68歲資深藝人鄭惠中

 

故總統李登輝先生的禮拜儀式遭到一婦人闖進,破壞擺設,還將裝有紅色油漆的氣球砸向李登輝的肖像。該名鬧場的婦人,就是2019年1月在「關懷演藝人員春節餐會」上,掌摑文化部長鄭麗君的68歲資深藝人鄭惠中。由於鄭惠中已是再犯,特地查看之下,發現2019年的掌摑事件之後,由於北檢認定當天鄭麗君出席活動並非公權力行使的範圍,所以無法依妨害公務罪提起公訴。而鄭惠中摑掌文化部長的侮辱、傷害等罪屬告訴乃論,而鄭麗君並未對鄭惠中提出告訴,且表達希望不要聚焦在其個人。因而亦無法追究刑責。

這次鄭惠中闖入靈堂潑漆,第一時間消息不甚明確,曾經傳出「總統府暫不提告」以及後來的「一切依法究責」的訊息,後續如何發展值得關注。

為什麼政府是否提告值得關注呢?其實應該先來談談是不是可以不去關注。

台灣的社會向來有所謂「萬事和為貴」、「過去就過去了」、「一個巴掌拍不響」、「吵架就是不對」、「不要跟那種人計較」、「我的時間太寶貴了不浪費在爭吵上」的息事寧人態度。從小我們的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充滿了這種論調。而這種「息事寧人」的態度不僅充斥在私人之間,也存在於政治之上。但是不去追究就可以息事嗎?息事就能寧人嗎?

掌摑事件發生後,鄭麗君雖然表示「個人受辱事小,但臺灣得來不易的民主不容受到傷害」。但是卻希望「不要聚焦在個人」,並且傳簡訊給先生要他這兩天先不要開電視,「希望孩子不要看到」。之後也沒有再提起告訴。鄭麗君的態度我認為多多少少和這種息事寧人的想法有關係,而且先後矛盾。既然認為這個事件不應該被聚焦在個人,而且認為個人受辱事小,台灣得來的民主不容被傷害,那麼為什麼又以個人的角度考量不願意提告呢?如果今天鄭麗君不是文化部長,不是台灣人的文化部長,不是身為台灣人的文化部長並且主張去蔣化,鄭惠中會打她嗎?鄭麗君放棄提起告訴,也不只是她個人放棄了告訴,而是主張去蔣化的台灣人的文化部長被施以肢體暴力之後放棄了告訴。

台灣政治社會上這種「息事寧人」的態度,鄭麗君並不是第一個例子。應該說早在第一次政黨輪替阿扁執政之後一直都存在著,而且以不同的面貌存在:

一個好不容易推翻威權,而且是經由民主制度選出來的政府卻好像是不小心偷吃了流氓的糖果一樣,馬上要跟人家大和解,要當全民的總統,被人批評說不可以「整碗捧走」,就馬上低頭畏縮(不整晚捧走怎麼有效執政?)。甚至全面執政了,也是馬上「謙卑謙卑再謙卑」。

這種息事寧人的想法真的會使我們的社會比較平和嗎?我認為是不會的。不去追究不會息事,息事也並非就能寧人。

如同在日常生活裡,雖然充斥著息事寧人的教育,但是我們的生活周遭卻不乏硬拗客、霸凌客。因為我們的教育只會叫我們不要吵架,卻沒有訓練我們,當利益被侵害的時候,應該要怎麼去爭取合理的權利。被硬拗的時候,要怎樣拒絕無理的要求。所以息事寧人的社會變成了拳頭大臉皮厚之強者的社會。

社會生活如此,政治情況更加嚴重。忍辱負重、謙卑再謙卑之下反而出現了許多可笑荒謬的現象:社會上瀰漫息事寧人的思維,轉型正義不僅舉步維艱,而且還是非顛倒。國民黨一邊跟著大家一天到晚唱和台灣的民主多麼珍貴得來不易,但是從來沒有想過,台灣的民主之所以這麼珍貴而且得來不易,就是因為你國民黨過去的所作所為太可惡了,而且以黨政軍的力量阻礙台灣民主發展長達50年之久!這樣的國民黨更從來沒有想過要向台灣人民道歉。甚至連追討黨產,只不過要把國家被搶走的東西拿回來還給國家,居然還會被國民黨反過來控訴「趕盡殺絕」?!以前以思想入人於罪,把主張台獨的人視為寇讎,一直到今天還不知羞慚悔過地認為向「台獨教父李登輝」潑漆是理所當然。

有人在評論的時候提到,鄭惠中到李前總統的靈堂潑紅漆,還可以沒事走出靈堂,這是見證了李前總統對台灣民主的貢獻。我認為這句話必須修正一下。鄭惠中今天「可以活著走出靈堂」,當然是因為威權統治被推倒了,但是並非是民主的貢獻。

民主的最大貢獻是在於尊重所有人民的言論自由以及思想自由。今天鄭惠中會去對李前總統的照片潑漆,是因為「李登輝主張台獨」,她從小就「被教導去討厭台獨」。她之前掌摑鄭麗君,也是因為「她主張去蔣化」。我們可以說,她今天之所以行使肢體暴力都是因為她討厭別人的想法,別人的想法跟她不一樣。所以她不是在行使民主制度賦予她的權利,而是在迫害他人行使民主制度下的權利,用肢體暴力去加害別人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

我們今天要捍衛的不是某一個人的臉孔、形象或是某一張照片,而是捍衛人人都應該有免於恐懼的言論自由。我們今天強烈主張對鄭惠中這種人必須依法究責到底,並非是不能了解一個68歲小女孩的衝動,更不是為難一個過氣藝人,而是認為台灣社會必須藉著問罪究責來釐清事理,重新建立是非。不屑追究、不敢追討不義或是沒有勇氣面對爭議,其實是放棄了與社會對話的機會。這樣的社會永遠學不會什麼是民主、自由,學不會什麼是權利義務,也不會真正得到和諧、安寧。

(現任世界台灣同鄉會會長)自由時報081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