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片「計程車司機」回顧一段台灣的現代史(陳新輝)

如果韓國電影「計程車司機」可拿 90 分;台美人拍的「被出賣的台灣」這是一個不及格的電影,我只給 40 分或更低!不能補考!光電影名字「被出賣的台灣」就不對題,這是喬治柯爾(George H. Kerr.) 的名著的書名,其有特殊的歷史意義和背景還有其特殊的政治發展!這個電影起頭就莫名其妙,江南案表現的是國民黨的內鬥,狙殺的對象也不是台灣人,跟台灣人追求的民主獨立運動無關的人。通篇不連貫,沒有主題,背景用的是泰國的 China town 和沒有歷史記憶的火車站。最後那一幕簡直是大笑話,電影院一陣 funny laughing (太可笑) What the hack this is (到底是甚麼東西)! 編導的人對台灣人半世紀的抗爭非常陌生,背後指導的台美人,對這段歷史也不深入,文學電影編劇素養甚低。一個好的歷史小說或戲劇一般要以一個主題人物或事件去貫穿這半世紀流血流涙的歴史!比如說,日本名劇「坂上之雲」(司馬遼太郎)以四國松山的三個歷史人物從明治初期的小孩到 1904 年日俄戰爭近 30 多年的經歷貫穿日本的堀起從濱臨被殖民的弱國成為列強!⋯,我寫此文源自FB (臉書)有一女子,因為我寫了挑戰蔡英文背離臺灣值的文章,真不知斤兩竟然拿「被出賣的台灣」來敎我投蔡,無知的訓我!就是不懂作菜也至少應有個品味!

這部電影對我是相當震撼的!

我不喜歡韓劇,因為韓劇,劇情過份複雜誇大,人性描述的太權謀!俊男美女長得一個味道。不過「出租車司機」(A taxi Driver)。這是根據發生在 1980 年 5 月的韓國光州,陸軍少將全斗煥在南韓獨裁者朴正熙遇刺後發動政變,引發青年學生示威抗議,全以軍隊武力鎮壓,非常殘暴!不過後來從資料對當時的了解是,美軍不旦默許,而且派部隊暫替全斗煥的防區,其實就是共犯!為自己國家的利益為最優先考慮乃天經地義之事,如果認為政變獨裁暴力統治是美國的權謀,那就太欠缺自省能力!不過以「人權」著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的前總統卡特,在這重大事件隻字不提,未免「浪得虛名」或許也不遇是政治上的建制派的一員而已!

電影是以一位單身扶養女兒的計程車司機為了優厚的報酬接下了一位載送德國記者冒險設法進入軍管區,這個德國記者本來是派駐日本,覺得日本社會進步而穩定覺得無聊,而受同業建議而設法進入險區。歷史的大事可以描述的角度很多,不過 此劇以此計程車司機的冒險行動帶著德國記者貫穿全劇,在衝出軍管區時,同業計程車司機以車和血肉之軀擋在軍車讓主角和記者逃出軍管區,實在令人動容!真的有「人生自始誰無死留取丹青照汗清」,回到首爾(當時漢城)。劇情最後以這位德國在 20 幾年後回到南韓在電視受訪演說中欲尋找當時的司機未果而結束,事實上那位司機已過世,而給觀眾留下了太多遺憾,這就劇情的張力!
另外我感受甚深的是,電影所表現的威權體制下,在教育和媒體的洗腦下,南韓跟蔣家的台灣太像了,「要安定,不要亂,學生運動是受外國勢力和共產黨的挑撥」「創造經濟奇蹟才是最重要的」⋯,英國哲學家羅素有言「人生而無知但不愚蠢,愚蠢是教出來的」 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 Bertrand Russell回頭看那段所謂的經濟奇蹟:在我 1979 年出國前臺灣仍然存在所謂的「黑手」,黑手就是免費的徒工,老闆只提供住吃,黑手一般集中在汽車修理,水電,油漆和重機械建築操作!出師後才給薪水,絕大部分是小學畢業生很多人是希望有一天獨當一面,我小學同學,當黑手的很多都活不過五十歳,大部分是死於肝腎肺之疾病。先母在父親的小卡車貨運工作式微加上父親年歳已老,筋骨長期勞苦已不易負荷太多的工作,為了生計,每日作美國嬰兒毛衣的繡花,一件台幣五元,因為工藝水準較高,在每匹貨到時仲介人請先母作 Sample, 給其他人作樣本,一件則是 $15 元,這就是小蔣的「家庭即工廠」的例子,隔壁家在作木材加工,除了晚上睡覺時間外噪音灰塵不斷。這就是經濟奇蹟的一部分!是典型的第三世界的經濟發展模式! 實在無須跨大成「豐功偉業」這是忠實的歷史,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 公平對待歷史才知如何自省!
記得事件發生時我在美國就讀電機研究所畢業前,當時美國新聞只報軍人發射催淚瓦斯,而不知那位德國記者記錄下屠殺學生和反對份子,非常血腥。事實跟美國的新聞報導如此不同,是讓我非常震驚! 去年另一部韓片「南山的部長」描述南韓朴正熙從軍事政變堀起到到其被情報頭子當面射殺,情報頭子被誘捕槍決,首都衛戍司令全斗煥,盜取朴正熙的財務和瑞士存款資料,掀起了他對權力帶來的財力的誘惑興起了政變的念頭告終。
韓國人敢於忠實拍了一部如同歷史禁忌的現代史,特別是許多當事人和其部屬和家屬仍然在世甚或有影響力的時候,其魄力是令人欣佩的!很可惜,這部電影在提名奧斯卡最佳外片獎並未獲奬,或許是政治的考量。(留美從事科技和藝術的台灣人)052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