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衛武營和兩廳院的不同談起 (林子堯)

衛武營開幕戶外劇場「眾人的派對」,湧進逾2萬人。

 

「我家旁邊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終於開幕了!

衛武營文化中心占地十公頃,旁邊有遼闊的都會公園達四十七公頃,有亞洲最大的管風琴、全國唯一「環形葡萄園型態」音樂廳,更富有象徵民主、開放的戶外階梯式表演區。主建築本體更是「與周圍環境巧妙結合,來自各方的民眾都能恣意進出,展現劇場與生活零距離的態度」,這和圍牆圍繞的台北兩廳院(國家音樂廳、國家戲劇院)外型屬威嚴封閉的中國宮廷建築,且原始設計理念就是象徵、紀念威權(「附建」於中正紀念堂),恰巧形成強烈對比。

筆者住在衛武營旁邊,從國小時看它還是大門深鎖,國中剛好在籌備處對面,每天看著它漸漸轉變,慢慢成了大家休閒的去處,不再是過去威嚴的營區。到了高中時正式動工,念了研究所,終於完工、開幕。歷經八年工期,成為台灣最大的國家級音樂廳。這是鳳山人的驕傲,也是高雄人揚眉吐氣的時刻,更是台灣邁向區域均衡發展的重要關鍵。

打從文化中心籌備處成立以來,我的爸媽就是第一代的志工,我也因為長輩之便,偶有機會到籌備處的接待中心參觀,印象最深刻的是,文化中心前三名的設計圖,當年的模擬作品都相當有特色,且結合高雄的海洋城市意象,極富創意。雖然當時年紀尚小,但對於住家附近能有一個如此驚人的文化中心,早已深有期待。

衛武營文化中心落成,北部人可能難以理解高雄人的歡欣、雀躍心情。高雄長期被人稱為「文化沙漠」,我們雖然有高雄市區的文化中心,但至德堂、至善廳仍無法與台北的國家兩廳院相提並論,更別說大多數的國際級藝文表演都只在台北,南下高雄的機會微乎其微。這是高雄長年位居台灣第二升格的直轄市,各種資源卻都遠遜於台北市,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

年底碰上地方大選,我們也希望各方有意參選的從政人士,應該要善待高雄這塊土地,更應疼惜高雄人,疼惜整個南方長年成就北部發展所受的委屈。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落成,希望是打破南北失衡的起點,也希望高雄能徹底擺脫文化沙漠的陰霾!

(作者為高雄鳳山人,台大國發所碩士生)自由時報101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