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木馬屠城看通姦除罪 (莊榮宏)

 

特洛伊王子帕里斯拜訪斯巴達國王,卻與王后海倫發生不倫戀,美麗的海倫拋棄丈夫和女兒,選擇了帕里斯,兩人寫下史上最著名的「婚外情」,也就是…「通姦」。

關於「通姦」,大法官最近釋憲將它除罪化,今後台灣的出軌男女將不必背負刑責。

帕里斯和海倫的時代沒有通姦這條罪,身為感情與婚姻的受害者,斯巴達國王只能自力救濟,找哥哥阿伽曼農王幫忙,召集希臘城邦,起兵十萬,攻打特洛伊。

用台灣話說,就是他找了「親戚五十」加上「撂兄弟」,要向「姦夫淫婦」算總帳,於是發生史上最大規模的「洗門風」:特洛伊戰爭。

這門風一洗就是十年,烽火連天,人民苦難,特洛伊城最終慘遭血洗;這場沒有贏家的悲劇始於「男歡女愛」,繼之以「討公道」,結局是「兩造」都付出慘痛代價。

倘若當時有一條律法叫作「通姦罪」,斯巴達國王就可訴諸司法,讓背叛他的海倫和帕里斯王子得到刑罰制裁,避免一場不必要的自力救濟,畢竟,打官司總比打仗好。

台灣原有通姦罪,可透過法律手段尋求正義,既不必撂兄弟,也不必找親戚五十;本屆大法官做出不同於以往的釋憲,今後通姦無罪,令人擔心衍生其他社會問題。

特洛伊戰爭被拍成好萊塢電影「木馬屠城記」,有一幕是特洛伊王子和斯巴達國王的生死對決,用白話說,就是偷人妻的和戴綠帽的「釘孤枝」。

片中的斯巴達國王是大老粗,孔武有力,帕里斯王子則英俊瀟灑,但武藝普通;明明行為不端的是王子,但每當他險象環生,觀眾席總會傳出驚呼,生怕他有所不測;反觀斯巴達國王,明明是婚姻感情的受害者,但他最後倒下斷氣,觀眾反而鬆了一口氣。

銀幕照映出觀眾的臉龐,多數只在乎英俊王子的安危,所謂忠貞廝守的婚姻道德和責任早已拋諸腦後,難道人們內心的幽暗深處都潛伏著一個帕里斯或海倫?只是有的人隱而不顯,不受罣礙;有的人卻時時作祟,全靠外力約制。

婚姻的協奏譜出琴瑟和鳴,樂曲的和諧則靠共同努力;若說公權力不宜介入婚姻感情,那麼公權力為何就長驅直入家庭暴力案?未涉肢體傷害的精神虐待也被視同家暴的一環,則外遇難道不是對另一半的精神虐待?

甩脫公義的旋律,任情慾自然流瀉,則婚姻中的弱勢者會不會淪為通姦除罪後的弱肉?而婚姻中的強者卻能隨時化身帕里斯或海倫,遊走於家庭與外遇之間,台灣目前的社會氛圍民意趨向,是否足夠支撐大法官這樣的「進步」釋憲?

「判決不受當日晴雨影響,卻不能自外於社會氛圍」,大法官釋憲亦復如此。自由時報060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