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普篩黨到九二黨(鄒景雯)

鄒景雯

二○二○年,不只是東方的庚子年,而且是全球都歷經動盪的一年,因此這一年,已經確定將列入史冊。對於各國乃至各領域的領導菁英,在這一年究竟都幹了什麼事?當事人應該盤點一下,看看有什麼不足之處,可以在剩餘的幾個月裡做最後的補強改進,才好讓後輩們將來翻閱到這個篇章時,能有一個起碼的交代。

在台灣,回顧過去八個月,最值得挑出來講的,就是國民黨。當世界秩序劇烈重整的關鍵時刻,這個黨到底都在忙些什麼?似乎可以歸結出幾個深刻的印象,當全民在緊張防疫的頭幾個月,國民黨鬧得最兇的議題是小明的回台問題,或可稱為「小明黨」;後來疫情在嚴格的隔離政策下獲得控制時,這個黨開始大鬧要社區普篩,成了「普篩黨」,不料彰化的萬人血清檢測出爐,吵得昏天暗地的普篩頓時一日消音,竟然不必解釋為何不再主張。

八月底,蔡總統宣布美豬美牛進口鬆綁,國民黨忘了二○一二年自己開放美萊牛輸台,直指萊克多巴胺有毒,從而強烈反對美萊豬的解禁,這時成了「毒藥黨」;甚至提議要發起美豬公投,重施二○一八年日本核食公投的阻擋手段。於是,被問起到底是反美豬、還是反美?由於黨主席取消與AIT的會面,懷疑其變身「反美黨」,好像也說得過去。反霸權,其實沒什麼不對,可以正義凜然,但就在這個時候,國民黨全代會召開,通過了「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二○二○年拿不出新願景,只能緬懷二十八年前的舊曖昧,這個「九二黨」在怕什麼?十足是戰敗滅國的破落戶心態。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把以上這些黨名串接起來,正是國民黨一路走來的成績單,這種政黨,提它,實在是抬舉了。之所以需要揭開其真面,在於未來幾個月,執政黨如果盡責,仍有幾個重大政務需要推動,例如對外的經貿談判,內部的健保改革,甚至一再被推上檯面的勞保問題,這些棘手的課題,必須在健康的政策環境中理性思辨,才可能匯集出可長可久的共識。但是,以國民黨這一年來擺出來毫無建設性的惡整架式,如果真無自覺的可能,全民就得認識它、唾棄它,鞭數十,驅之別院,可矣!自由時報090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