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巴騷動看共產末路(英夫)

日前媒體報導:7月11日古巴爆發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的罕見反政府示威,成千上萬的古巴人上街高呼「打倒獨裁統治」、「我們想要自由」;當局事後大舉逮人,至少140名示威者與記者遭拘捕或失蹤;當局證實,一名男子12日在首都哈瓦那近郊身亡,是示威爆發以來首度有人命損失。
「古巴」源自泰諾語「coabana」,意為「肥沃之地」或「好地方」。古巴是加勒比海地區少數以白人為主、混血為輔的國家。人口有一千一百餘萬,大約是台灣的一半。土地十一萬餘平方公里,大約是台灣的三倍,並且大部分是平地宜於耕種。加上四面環海,漁産豐富,應該是很富饒的國家。但是古巴的人民並不富裕,問題就出在「共產主義」。
永遠懷念革命 停留在歷史中
古巴的騷動讓我回憶起4年多前,在古巴旅遊的所見所聞。當我們進入哈瓦那市區,就好像回到半世紀前的世界,陳舊的建築物,滿街都是1950年代的古董車,有如時間之神跟古巴人開玩笑,把古巴遺留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古巴人也很懷舊,一些旅遊的景點也都跟 1959年的古巴革命有關,導遊們的談話離開不了「革命與卡斯楚」,那是古巴人的驕傲。
旅遊途中,導遊說了一句很耐人尋味的話:「自從革命成功後,卡斯楚的一生就是在守護革命的成果」。1959年革命成功後,卡斯楚執行共產主義政策,沒收資本家(大部分是美國人)的資產,如房地產、工廠、農場等。全民都受顧於國家,每人都可以分配到住屋及基本生活的糧食。教育、醫療及嬰兒奶粉皆免費。人民滿足於安逸的生活,平均壽命78.3歲,幾乎達到百分之百的識字率,成為20世紀共產國家的典範。
人民工作效率低 社會失去進步的動力
但是半世紀以後的今天,共產主義的缺點已經完全暴露,人民工作效率低,社會失去了進步的動力,使古巴停留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幾乎完全沒有工業,連電燈泡都要進口。導遊抱怨旅館房間燈泡壞了,要數天才來換,常常在離開時都未換。我們最不習慣的是,五星級旅館的wifi不但貴,速度很慢,並且有一半時間完全不能用。旅遊的同伴都不能適應餐廳服務人員的態度,動作奇慢無比。我提醒同伴們:他們都是領國家薪水的公務員,不要期望太高。
工業的落後,呈現在古巴的街頭上,到處都看到五十年代的古董車,幾乎看不到新款的車子。再者,除了要賺外匯的五級旅館外,幾乎看不到新建築物。導遊説古巴沒有錢蓋新房子,革命前留下了的舊房子相繼倒塌,「住屋的缺乏」是目前古巴急須解決的問題。
年輕人渴望改革開放
哈瓦那大學是古巴人的驕傲,開創於1728是美洲最古老的學府之一。位於哈瓦那市的山上,屹立著古老壯觀的歐式建築群,是古巴學術界的領頭羊。其中醫學、藥學與藝術比較突出,有不少外籍學生來這裡取經。一位畢業生做我們的導覽,從對話中看到古巴的未來與希望。他說目前古巴非常封閉,只開放早上8點至10點可以上facebook與外界聯繫的時間,因此他每天的工作是從10點鐘開始。我們可以體會出古巴青年盼望開放及與國際接軌的心聲。古巴已經是處於不得不改革開放的歷史轉折點。
共產主義是一個失敗體系
古巴的經歷,驗證了共產主義只能達成均貧,不能帶動社會進步的事實。其他的共產政權如朝鮮、委內瑞拉也都非常貧窮,而且搖搖欲墜,只能靠極權暴力的統治,加上中共與蘇聯的支援才能生存。目前只有越南因擁抱資本主義而欣欣向榮。中共最奇特,在共產主義走不下去,不得不假裝擁抱資本主義,從自由民主世界賺取大量財富,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近幾年來終於暴露猙獰的真面目,原來中共消滅自由民主社會的決心並未動搖,而且正在積極的進行中,香港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証。覺醒後的美國正率領自由民主陣線,全面切割並圍堵共產中國。而中共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全面左轉,走回毛時代的個人極權統治,在共產末路狂奔。
這次古巴的騷動必定會驚動很多人,包括美國境內的左派人士。數十年來帶有左派思維者把持美國教育界,影響之下美國人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有過度的好感與期盼,希望這次古巴的騷動能驚醒一些人。正如日前拜登總統所說的:「共產主義是一個失敗體系,社會主義也不是一個有用的替代品」。071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