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巴武肺疫苗看臺灣(呂勝春)

古巴

 

古巴人口一千一百萬,面積約為台灣的三倍。因為受到美國六十年的經濟制裁,民眾生活困苦,但政府的公衛體系和對人民的醫療照顧,卻是舉世矚目!他們研究生產自己所需的疫苗,舉凡孩童接種必用的三合一、B型肝炎、B型腦膜炎及流感等等。B型腦膜炎疫苗更是古巴領先全球先研發出來的!另外一個例子是非小細胞肺癌疫苗CimaVax-EGF(由該國分子免疫學研究所/Institute of Molecul&r Immunology研發)。該疫苗除了古巴外,已有哥倫比亞、秘魯、巴拉圭、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納等國採用。日本、美國及多個歐洲國家都進入最後試驗階段。

打從武漢肺炎病毒蔓延全球時,古巴的芬萊疫苗研究所(Finlay Institute of Vaccines)和遺傳工程和生物技術研究中⼼(Center for Genetic Engineering and Biotechnology) 便著手開發疫苗!前後兩機構分別研發出Soberana2 和Abdala兩種次單元棗蛋白疫苗,Soberana2由S棗蛋白RBD片段和破傷風類毒素(Tetanus toxoid)結合之複合蛋白製成。兩種疫苗皆經過二期臨床試驗後開始一邊接種一邊做三期臨床試驗。據六月廿二日發表之三期Abdala結果顯示,每隔兩個星期打一劑共打三劑對原始COVID-19 病毒株及alpha, beta和gamma變種病毒株保護效果達92.28%。Soberana2 打三劑之三期試驗結果則尚未出爐。對這兩種疫苗大規模的介入性研究(intervention study),即比較接種群體和未接種疫苗族群的感染、重症及死亡率正在進行中!

比起台灣,古巴取得國際供應的疫苗更加困難!美國的制裁加上經濟的因素,只好走向自立更生的道路,要不是她厎蘊深厚、幾個研究機構的研究人員基礎好、有創意及努力不懈,不可能在短時間就完成了其他國家難以達成的目標!

看看台灣的處境,一年多的防疫成績有目共睹!疫苗的取得受限於少數幾種疫苗供不應求和「某國」的阻撓而異常艱辛。國產二種蛋白質次單元疫苗分別從美國NIH(高端)及UBI(聯亞藥)取得技術授權在台研發生產,並做到加強版的二期臨床試驗。

比照古巴的前例,若取得EUA,不妨一邊接種一邊做三期臨床試驗,或是進行介入性研究!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在武漢肺炎病毒肆虐的處境中,徹底檢討我們喊了幾十年的發展生技產業政策及成果,為何落後古巴何止千里?希望在危機中找到轉機!古巴的例子告訴我們:找對的領導⼈,雖經費拮据也足以成事;反之,雖經費充裕亦可能一事無成。

此外,這次的疫病大流行造成眾多的病患,病毒的「足跡」在康復者可能留下不同樣態的後遺症,這些後遺症隨著患者年齡的增長會逐漸浮現,例如神經退化疾病、癌症、心血管及血液疾病、新陳代謝和免疫系統等可能的影響。尤為特別的是,這次使用兩類全新的疫苗技術:mRNA 和基因重組的腺病毒DNA,這些新技術是否對健康有影響,也是值得關注的課題!對公衛和生物醫學研究者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是青壯年學子值得投入並且當成一生志業的新領域!

(作者為台大醫學院名譽教授)自由時報070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