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堡殘牆 看台灣從不屬於中國(林逸民)

 

台南「安平古堡」園區充滿歷史的矛盾,整體建築大部分並非古堡,多層平台上洋樓,是一九三○年日本時代所興建的海關宿舍,其中最突出的瞭望塔,則是一九七五年國民黨政府所興建,真正屬於熱蘭遮城堡僅有片段殘牆。這樣有如科學怪人般的怪異組合,正是台灣歷史的斑斑鐵證,道盡台灣歷史上不斷遭到外力入侵的滄桑。

「安平」名稱同樣是外來入侵證據。荷蘭人建立堡壘之處,原名「大員」,來自西拉雅族大員社,大員也是整個台灣名稱的由來。鄭成功接手之後,改名安平,名字源自於自己的第二故鄉,福建泉州府晉江縣的安平鎮。

十七世紀初,荷蘭獨立戰爭的後半場,荷蘭為了阻截西班牙貿易,兩次嘗試佔領澎湖失敗,明朝官員透過大海盜李旦向荷蘭人勸說「大員非大明版圖」,鼓勵荷蘭人前往台灣。荷蘭長官宋克因而於一六二四年拆除澎湖城寨,將建材運來台灣,建立熱蘭遮城。

鄭成功接手之後作為王城,一六八三年鄭氏滅亡,城堡荒廢傾頹,一八六八年清英樟腦戰爭中,遭到英國戰艦砲擊,命中城內軍火庫炸毀成為廢墟,一八七四年牡丹社事件後,滿清加強台灣防務,沈葆楨逕自搬走廢墟磚材,用以興建二鯤鯓砲台(即億載金城);日本時代進一步剷平城垣,改建為如今的紅磚平台與洋房。

猶太人有著名的哭牆,是波斯帝國時代猶太人重建聖殿古牆的殘餘,殘牆象徵猶太人歷經顛沛流離,加上聖殿的信仰意義,成為祈禱朝聖之處。熱蘭遮城僅剩殘牆,是台灣一再遭到外來入侵留下的傷痕,卻也意外成為台灣獨立於世的明證。

熱蘭遮建城,正因明朝認為台灣在版圖以外。鄭成功計畫攻打台灣,部下張煌言《上延平郡王書》反對,稱「自古未聞以輜重、眷屬置於外夷,而後經營中原者。」認為台灣是「外夷」,不屬於「中原」。施琅率清軍攻台後,於《靖海紀事》中稱「此地自天地開闢以來,未入版圖」。

滿清於甲午戰爭後割讓台灣,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成立時,領土沒有台灣,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領土也沒有台灣。

去年底,川普政府國務卿龐皮歐公開表明「台灣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過去卅五年來美國民主、共和兩黨政府所遵循的政策都承認此事。」美國政黨輪替後,新任國務卿布林肯這個月十日出席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聽證會時,公開稱呼台灣是「國家」,美國國防部官網日前再度明確指出「台灣從來都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自天地開闢以來,台灣都不屬於中國,是歷史事實,台灣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共識,但這樣的事實讓美國人幫我們講,實在難為情,熱蘭遮城殘牆佇立至今,台灣人憑弔之餘,也應大聲說出:台灣是台灣,從來不屬於中國。

(作者是福和會理事長、醫學博士)自由時報032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