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首舊詩回首1990年代的台灣 (陳東榮)

2009二月與王豐明醫師夫婦拜訪姑丈、姑母,與表哥洪伯宗醫師合影

上個星期,我們去洛杉磯的 Rose Hills 墓園為逝世剛好二十週年的岳父掃墓,芬芬的姑丈,也就是岳父的妹婿及妹妹也都安息在隔鄰,過去他們老人家常說,既然在生時手足情深,死後也應該比鄰而居,所以他們就排排地葬在一起,互相伸手可及,比生前還常在一起,我常常想像在這綠茵遍地,一眼就可展望整個洛杉磯地區的山坡上,繁星滿空的夜裏,他們每天晚上就像往日一樣地,在那裏談笑風生。

昨天芬芬在抽屜裏找東西,意外地在書桌裏看到我在1990年寫給姑丈的詩,再讀之下,感慨萬千,當年活躍風趣,出口成詩的姑丈,已在2013年以近百歲高齡逝世了。

記得1990 年時代,正當威權時代結束,民主政治起始,台灣經濟相當繁榮,但相對地,也發生環境污染嚴重,治安不佳,綁架、搶殺、陳進興案等,人人自危。從這首當年寫的詩中,它一幕幕地記載了當年台灣社會的記憶,如今三十年後,台灣又變成如何了呢?

姑丈當年常常在大家聚餐時,就即時就景吟詩、歌唱,他的這個例常表演總是把每次的聚會變成又熱鬧又溫馨的回憶。

“公元一九九0年元旦,攜眷返台省親,於台北承耀南姑丈,姑母賜宴,姑丈並即席吟詩以贈。

以下就是當年我送給姑丈的那首詩,這也許可以讓我們這群海外遊子,重溫在1990年代,我們經過一番打拚,終於可以返台省親,去看看離開十幾年故鄉的轉變,當時那種近鄉情怯,對台灣陌生卻又似曾相識的 1990年代的記憶,彷如昨日吧 !!  至於今天的台灣是什麼樣的社會? 大家各有體會,我就不必多說了。

萬里流浪故鄉回,思思念念滿腹情

青梅竹馬家親園,何時重玩蕃薯窯

(洪耀南作)

我當時也正在見證台灣進入1990年經濟發展欣欣向榮 但社會秩序、環境污染的轉型時期大有所感 趁機共鳴回呈一首。

承姑父母大人多年關愛余視之如父母感恩之餘不辭淺陋亦試和詩以隨並乞斧正:

里浪跡故鄉回,鄉近情怯腹滿情  去時年少今髮盡,姪兒不識問何人

喜見爹娘猶康健,倒履相迎淚眼傾 又承姑親詩新韻,滿筵珍饈慶歸來

遊子不見舊時園,放眼華廈遍地起 車水馬龍競搶道,衝天煙塵入九霄

路人肩踵相不讓,霓虹衣彩爭奇芳 股市沸騰六合彩,錢淹腳目市儈多

驚聞島上多惡盜,鄰舍往來畏災煩 鳥雀無聲樹變色,溪流僅見翻腹鱗

祝願同鄉齊奮起,百尺竿頭再崢嶸 清污除染莫遲磨,豺狼盜賊入窮途

且待淡水河清日,相攜共築蕃薯窯

東榮 敬和詩作 1990年元旦

(作者為南加台僑)0918

Facebook Comments